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情景喜剧】科洛桑合租指南(1-3,Vadarkin,Galennic)

科洛桑合租指南



一.

“你好,请问是威尔赫夫•塔金先生吗?”
塔金坐在自己的穿梭机里处理着皮尔大师交下来的文书任务,眼睛也不抬一下:“是我,你是奥森•克伦尼克?”他在操作台上划出来控制面板,打开另一边的门让年轻人上来,在他的左手边坐好。
“多谢,还麻烦你来接我。”奥森扣上安全带,偷偷歪着头打量着旁边的人。对方相当消瘦,有着狭长的鼻子和明亮的浅色眼睛,严厉的面容给人一种无法亲近的感觉。他觉得这样的沉默有些尴尬,于是找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安全的话题:“塔金先生,没想到咱们顺路,你在哪儿工作呢?”
这句话终于让对方正眼看他:“克伦尼克先生,”塔金说:“很显然我隶属于司法部队,在广义上和你一样为共和国效命。当我没有外勤任务的时候,我们的办公地点在同一座建筑物里。”
年轻人呆了呆:“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奥森•克伦尼克,上尉军衔,隶属于工程兵团,曾就读于共和国工程学院建筑系,是未来计划的一员。今年毕业。”塔金的目光又回到了前方:“看你穿着常服,你现在应该还在学校宿舍住着。我接触过优秀的工程兵团科研专家往往对社交不太热衷,倾向于独自一人熬夜研究——后者我倒不太介意,但你参加聚会和彻夜狂欢的事迹闻名遐迩,我可不想在休息的时候被吵到。”意识到自己说了太多,塔金咬了咬下嘴唇,收了话头。
奥森翻个白眼,他这才留意到对方穿的是海军的烟灰色制服。是盖伦最不喜欢的一类人,他撇撇嘴,这个塔金看起来就对科学技术一窍不通,交流起来会非常费事。
况且在他的审美里,灰色是一个相当平庸的颜色。如果奥森选择,他一定不会选择这种颜色作为制服主色,黑色或者白色永远是他的首选。青年打个呵欠,刚想靠在椅背上小憩片刻,就被一个急刹差点甩了出去。
“你怎么开飞行器的——”奥森大叫道:“是不是昨天才刚通过驾照考试!”
“我十六岁就在重力阱里接受太空战训练了。”塔金打开门,“下车,我们到了。”
奥森环顾四周:“真的?”他一下子就沮丧起来:“也太荒凉了吧!”
“房租便宜,而且停飞船方便。”年长的军官从另一面下来,在公寓楼前站定:“同等价钱在科洛桑市中心大约只能租两平方米,而且住在市中心对我来说没有意义,上班的话,我每天稍微早起一点儿就可以了。”
“可是这边什么也没有,多不方便啊。”奥森一边跟着塔金进屋一边抱怨着:“尤其是娱乐设施。”
“那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塔金淡淡地说,弯腰换上一双白色带耳朵的毛拖鞋,顺便抱怨了一句靴子不舒服,又给奥森拿了一双粉红色的。
他租住的公寓在一楼,内部分为两层:一层是客厅,厨房和卫生间,而二层是两间卧室,一间书房以及一间浴室。浴室里除了淋浴外,还有一个圆形的浴缸。
“我可以用那个浴缸泡澡吗?”奥森指着问。
“可以。”塔金回答,“不过我认为浸泡比起淋浴从时间和资源利用率上来说都相当效率低下。”
奥森耸了耸肩:“人生总不能什么都追求效率。”他反驳:“偶尔也需要休息和享受。”
塔金对此不置可否,继续介绍道:“我在主卧,你可以看看次卧是不是符合你的要求。现在只有单人床,不过剩余空间不小。”他给奥森开了门,青年探头进去,皱着眉头出来:“真够乱的,跟外面一点儿都不一样。”
“因为公共空间都是我负责收拾。”塔金皱起眉头,“我的前任室友非常懒,做饭和打扫卫生都是我和机器人做。”
“……那他为什么要搬走。”奥森嘀咕一句。
年长的军官咬着下嘴唇,歪头想了想:“因为他被效忠分裂势力的宇宙海盗斩首了?那段视频在全息网上已经找不到了。”他看了一眼奥森:“我刚搬来时没有经验,而现在则没有那么好骗了。如果你要跟我合租,必须负担起一半的家务。”
奥森还在害怕,斩首这件事真是太可怕了,他想,不过做家务不算什么,反正他在学院宿舍的时候为了避免盖伦的时间被无意义地浪费,所以特意买了一只有五对负重轮的家务机器人,到时候可以带过来。
不过塔金谈论起斩首就像谈论买菜一样的语气也让青年感觉相当毛骨悚然。不管怎么说,他还没真的见过死人呢。奥森安慰自己也许塔金只是太讨厌他的舍友了,所以对他的死亡才会这样轻描淡写。
“他总不能一炮把我轰成渣渣吧。”奥森自我安慰道。
塔金打开自己的门,奥森看到里面有一张双人床,“我进去找一下租房合同,一会儿我们协商一下分担比例。你饿了么?”
“还好?”青年眨眨眼睛。
塔金在屋里说:“冰箱里有三明治和昨天剩下的鱼,你可以吃。”他抱着一套被子枕头出来放到次卧的单人床上,“现在很晚,独自出去不很安全。你今晚要不先住在这里,明天跟我一起去上班。”
临睡前奥森趴在床上一边玩着通讯器一边盘算:五百到一千信用点的价格相当便宜,关键是作为上尉他的基础津贴也不算很高,还要交各种社会保障金。虽然远了点,但他上班可以蹭塔金的穿梭机,尽管室友看起来不像是好相处的人,不过又没有各种毛病,还爱干净。
就租这里了,他想,翻了个身睡觉。



二.

“你要签?真的不再确认一下?”塔金煎好了蛋,转身把两个人的蓝牛奶拿到桌子上,看着在室友协议和租房合同上毫不犹豫地签了字,现在正摩拳擦掌等着吃早饭的奥森皱起来眉头。
但后者完全没有意识,吃掉了牛角面包和培根,一叉子戳进蛋里,黄澄澄的蛋液流了一盘子:“你居然只煎到半生!”他夸张地张大了嘴,“要不全生,要不全熟,半生究竟是什么种族的吃法?”
“按照室友协议,明天你就可以做早餐了。”塔金吃掉了自己的那份,“我不介意吃全熟的,洗碗机坏了,今天你洗盘子和杯子。”他提醒:“快一点,你还有五分钟时间。”
奥森把牛奶倒进嘴里,腮帮子鼓了起来。他就保持着这个状态把盘子和杯子都丢进了洗碗机。费力地咽下食物后他解释:“没事,今晚我回来修。”
“那也先把盘子泡到水里去。”塔金指挥他:“再把洗涤灵倒进去。”
奥森尖叫起来:“什么?你竟然让我徒手接触洗涤灵这种高腐蚀性的东西!”
“洗涤灵算是高腐蚀性?”塔金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对手算是了。”奥森回答。
“就你那小胖手。”塔金瞥了一眼奥森的手说,然后把瞬间爆炸了的青年拎出门,扔上穿梭机:“扣好你的安全带。”约等于两倍重力加速度的惯性力让奥森鬼哭狼嚎起来,塔金不作理会,径自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共和国军部的大楼。
在停机坪停下的时候奥森呻吟道:“我们只是来上班,不是上战场,对吧?”他给塔金看自己的通讯器,“还有九分钟才上班呢!”
“如果你不满意我的驾驶技术,大可以自己学习如何驾驶穿梭艇,克伦尼克先生。”塔金几乎是咬牙切齿了:“否则就给我闭嘴。”
“室友协议里有这一条!水费和电费都由我出,但是你要负责接送我!”奥森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撞来撞去以示抗议。
塔金深深吸了一口气,才能尽量心平气和地开口:“每个月五十信用点的司机有我这个技术已经很好了好吗?”
“你自己也要上班嘛!”奥森不开心地解开安全带跳下穿梭机,让塔金吓了一跳:“喂!我还在倒车,你不要命了!”他瞪着在停机坪上嗷嗷叫着到处乱跑躲来躲去躲开机翼的奥森,“撞死你算了。”
“你好坏啊!居然要撞死你的室友!”奥森在下面跳来跳去。
塔金停好了穿梭机,从上面下来,“放心,撞死你才不能解气。”他说:“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会给你选择一种最适合你的死法的。”
当天所有大厦里的工作人员都目睹了这样一幕:高个子的军官在前面走,步伐沉稳,脊背挺得直直的,相当优雅而挺拔;而稍微矮一点的工程学院新毕业生在他旁边跳来跳去,冲他咆哮,而对方置若罔闻。
“我的新室友好讨厌啊盖伦……”气咻咻的奥森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开始给他的上一任室友——在工程学院的宿舍里——兼同学发送全息通讯:“他开穿梭机跟赶着去投胎一样,我坐着都快吐了,做煎蛋只煎到半熟,有特别奇怪的味道。他还……他还让我洗盘子!”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而且他给我粉红色的毛毛拖鞋,自己穿白色的那双!我喜欢白色的!”
桌子上蓝色的人影无奈地笑笑:“奥森,你总不能让别人都像我一样迁就你。”他伸手给了奥森一个虚拟的摸头,“如果你实在不行,我给你打包行李送过去的时候把那个家务机器人一起带过去,让它帮帮你。现在好好工作吧,乖。”
奥森吸了吸鼻子,笑了起来:“就知道还是你好。”他眨巴眨巴眼睛,“顺便给我买点速食罐头和面,明天轮到我做饭了。”
下午奥森忙着设计深空建筑以及跟科雷利亚的甲方扯皮,加了一会儿班,不过幸运的是塔金似乎加班更久,两人一起回到公寓,发现一个仿佛刚从实验室出来,头发乱糟糟的青年等在门口,脚下堆着两个行李箱,身边还跟着一只挂了好几个包的机器人。
“盖伦!”奥森高兴地扑了过来,直接跳到了他的身上:“你把我的抱枕带过来了?”
“带过来了。”盖伦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微笑着跟塔金打招呼:“您就是他的新室友吗?我叫盖伦•厄索,在学校跟他住一间宿舍。奥森年龄比较小,所以有点淘气,这四年没少让我头疼。”
“盖伦!”奥森喊道。
塔金翻了个白眼:“看得出来。”他伸出手,“厄索先生你好,我是威尔赫夫•塔金。”
奥森抢先一步开了门,穿上了那双带耳朵的白拖鞋,相当得意。塔金很快换掉靴子,对于他来说,下班后舒适才是第一要务,所以没有跟奥森多计较。盖伦看了看,穿了给客人的塑料拖鞋,这个季节有点冷。
“你们在客厅里坐一会儿,我去洗点水果。”塔金下了命令后进了厨房,“把克伦尼克的东西就放那儿,让他自己收拾。”
这次翻白眼的换成了奥森,他拖出来自己软趴趴的懒人沙发躺在上面,看着坐在硬邦邦的椅子上手脚都不知道哪儿放的盖伦,“你不要那么拘谨嘛。”
“我……你不去帮帮人家塔金先生吗?”盖伦有点不安。
刚说完这话,公寓的门就被推开了,一个年轻的绝地武士学徒冲进来:“塔金先生!塔金先生你在吗?”他环顾四周,看到了奥森和盖伦,与这两人面面相觑了几秒钟,这个绝地学徒又大呼小叫起来:“塔金先生!他为什么穿了我的耳朵拖鞋!”




三.

塔金收拾好梨子来到客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东西乱七八糟的洒了一地,那个有着五对负重轮的机器人正在茫然地转来转去;盖伦挂在鼻梁上的眼镜歪歪斜斜的,表情无辜又惊恐;安纳金倒还好,只是衣服被撕了不少口子,头发也变成了一团乱麻。
当然,最狼狈的要属奥森,他趴在地上,双手扣着自己的喉咙喘不上气。塔金看了一眼安纳金:“小心你师父过来找你。”后者不情不愿地收了手,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奥森立刻哭了起来,指着安纳金控诉道:“他欺负我!”
“他穿了我的拖鞋!”安纳金反唇相讥,还运用了重复的修辞手法:“他穿了我的拖鞋还打我!他先动的手!”也许是考虑到自己脸上相当干净,绝地学徒还补充了一句:“他主要是拽我的头发,但……但也很疼!”
奥森哭得更响了。塔金叹了口气,转向安纳金:“你把这里收拾一下,安尼。我会再给克伦尼克买一双拖鞋的。”然后又转向盖伦:“厄索先生,你会做饭吗?”
“那个,会……吧?”戴着眼镜的青年犹犹豫豫地回答,在面对塔金严厉的眼神时声音都飘了起来:“我……我做的可能不怎么好吃……也可能是奥森一直都挺挑剔的,不过,不过一般的菜我还是会做……”
“好的,那么你去做饭。”塔金命令道,转头发现奥森一边哭一边吃光了所有的梨。他在心里还没想好应对措施,正准备带着那个蠢笨的五对负重轮机器人乖乖去扫地的安纳金立刻扯着嗓子嚎起来:“没有兔子梨了!”
奥森的脖子再一次被原力扼住,被吃光水果的安纳金愤怒程度显然更上一个档次,不仅用原力,还亲自动手把白衬衫的青年摁在地上打。塔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绝地学徒的眼睛看起来都不对劲了。奥森喘不上气,当然也就没有闲工夫哭,但还是挥着自己的小胖手去拽安纳金的学徒辫。
“塔金先生,非常抱歉……”盖伦战战兢兢地凑在塔金的身边,他明显感觉到整个屋子内在形成一个以这位年长军官为中心的低压气旋,下一步很可能就会发展成狂风暴雨:“可是奥森……好像快被掐死了,您能不能帮忙制止一下那位绝地武士?”
“安纳金从五岁的时候就在这儿住,克伦尼克先生的到来改变了他的很多习惯。”塔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在他不算单调的人生经历里,还从没有任何一刻向现在这样充满挑战,从来没有,包括对付维尔莫克猿们,或者在海盗卡阿娜最猖獗自己却找不到半点头绪的时候,都没有过。
奥森的眼圈青了一个,在塔金费力地把安纳金拖走的时候,还不忘把自己的鼻涕擦在他的袍子上。盖伦乖乖地进了厨房,不用塔金过多指挥,就老老实实利用现有材料做出了厨艺可以和科洛桑大部分餐厅媲美的食物。
不炫耀自己的才华和能力,却能够完成交付的任务,塔金在一旁沉吟着,多年的经验让他很容易就判断出这个盖伦•厄索在求学生涯中也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优秀学生,同时还具备相当的科研实力——尤其是在哭闹不停的克伦尼克中尉衬托下,就显得他更加稳重而值得信赖了。
至于同样哭闹的安纳金,塔金认为这很显然是由于他年纪尚小。毕竟还是绝地学徒,而且没什么绝地圣殿外的经历,你很难要求一个孩子瞬间成熟。
他拍拍安纳金的头:“别闹了,你会原力,欺负克伦尼克这样一个普通人多没意思啊。”安纳金这才不情不愿地重新开始和那个蠢蠢的机器人(“它是我亲手改装的!”奥森一边擦眼泪一边说。“看得出来,和你一样蠢,还总是发出超级大的噪音。”安纳金嘲笑道,“我制作的机器人就不这样。”)打扫卫生。
塔金从壁柜上拿出来应急药箱,往奥森脸上糊了一团含巴克塔液的药膏:“手别动。”他一句话就吓住了对方:“否则会破相。”
晚餐结束后奥森又因为安纳金要留下来在生气,盖伦很怕他又惹什么事,而塔金看了看天色,让奥森去抱一床被子出来,留盖伦睡在沙发上。
“他可以跟我挤一张床!”奥森估计是脸上的伤不疼了,高兴地像是在唱歌:“我们一起去伊冷考察的时候我忘记带睡袋,盖伦还跟我挤一个睡袋呢!”
“……我给你请明天一天的假,够你养伤吗?”塔金嘴角抽了一下,还是问。得到奥森的一个耸肩:“大概够了,不过我们工程兵团请假很麻烦的。”
“哦,我说一声就行。”塔金弄好了这边,转身吩咐安纳金:“自己去刷牙洗脸准备睡觉吧,你的洗漱用品在洗脸池上面的柜子里,被子我收到床柜里了。”
奥森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年轻的绝地几乎一蹦一跳地跑进浴室,推着盖伦进了次卧:“完全想不到他看起来很正经,却是这样的人!”青年兴奋地跟他的同学说。
“让我睡觉,奥森。”盖伦没有理他,钻进了被子里。
而安纳金在像小时候那样躺好后,跟换了睡衣打呵欠的塔金抱怨:“我想看克伦尼克原地爆炸。”
“好啦,现在睡觉。”塔金摸摸他,“头发现在还疼不疼?”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