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不是每个人都是小王子,也不是每个人都是玫瑰,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是彼此的唯一。

小王子梗。Venom(应该)是玫瑰花的样子但我可能没画出来。

埃迪的动作参考@次元镜像 太太,太太原画更好看

【毒液/埃毒】家有儿女(低智商小段子合集,设定杂糅)

搬新家

 

“看看,我们现在有了一个新家!”埃迪把信箱敲进门口的土地里,根据毒液的要求,它被漆成了黑色,而埃迪往上画了个金色的对勾。每个人都知道那本应是什么,但是每个人都不能控制自己觉得那很像耐克的标志。

 

毒液伸出一只触手接过陈太太按照中国礼仪送来的“暖房礼”——满满一大箱巧克力棒和炸薯球,埃迪让嚎叫和极痛跟她答谢,她们不仅彬彬有礼,还别出心裁地用了中文。这让老太太很高兴,狠狠夸赞姑娘们的同时不忘磕碜埃迪两句。

 

另一边的吞噬与皮鞭跟着暴乱上楼,“这次每个人都有一间独立卧室,隔音很好,以后大家可以放心地玩耍,不必担心吵到父母和小觉觉。”暴乱褪下去一点,露出里面棕色皮肤的大眼睛人类,“卡尔顿,跟大家问好。”

 

“爹不会喜欢他的,他害得爹失去了工作。”

 

毒液从楼下爬上来:“这点你们不用担心,毕竟德雷克给我们买了房子,埃迪能够勉为其难地接受他。”他狭长的眼睛打出充满笑意的弧度。

 

“那是我辛辛苦苦要来的赔偿!”埃迪叫道。

 

你答应我别让暴乱生气的,想想屠杀,亲爱的。暴乱至少没有跟着居无定所的野男人乱跑还怀孕了。

 

毒液安抚着他的寄主,而此时埃迪怀里的觉觉也醒了。小东西伸出两根触角,揉了揉爸爸的脸脸,“爱你呀。”





安妮阿姨和丹叔叔的来访

 

我不喜欢丹,两次遇到他都很不舒服。

 

这次是毒液有些不快,一直在埃迪耳朵边碎碎念。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丹是个好人,我只是觉得他对你太好了。”

 

狭小破烂的沙发上,毒液从埃迪的左肩探出头来,细细的触须捧起足量奶油烤出来的爆米花一个一个的吃。他乖得有点儿过头了,埃迪牵住一条黑色小触须放在唇边:“你是不是吃醋了,吾爱?”

 

毒液纠集起四个孩子捶打埃迪,皮鞭果然没辜负自己的名字,出了最多的力。直打得埃迪告饶:“好啦,他们两个要做婚前的环球旅行,明天来看看我们,想问问孩子们想要什么礼物。”

 

然后他们看了许多老掉牙的黑白爱情电影,一起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安妮和丹如约前来。小共生体们都很高兴,扭来扭去。丹面对毒液还是有点害怕,不过跟孩子们聊天倒很舒适,孩子们也没有专门吓唬他,他们在这位医生的手上吃枫糖煎饼,发出很大的噪音,让丹抚摸他们。

 

告诉安妮我很喜欢她,真诚地祝福她和丹。毒液对埃迪的前女友倒没有很大的醋意,只是依偎着埃迪看着她。

 

“安妮,我们祝你俩幸福美满。”埃迪有些不好意思。

 

金发女郎没理前男友,反倒递给毒液一块巧克力:“埃迪是个很正直的人,而我只是个普通人,也许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分开的原因。”她碰了碰毒液的额头,“好好照顾他吧。”

 

“替你照顾他吗?”

 

“不,是替你们的幸福。”安妮笑起来,眉眼弯弯。



获取知识

 

“陈太太!”结账的时候,埃迪阻止吞噬和极痛提出无礼的问题:“你下次进货可以进一些胡建人吗?”

 

“把头和身体分开,我喜欢内脏,上次您送给我们家的肝脏和肾脏好吃极了!”

 

埃迪让毒液出来把小共生体镇压了:“不,不可以,陈太太是人类,她不会吃人类。”

 

“但是百度说广东人吃福建人——”

 

“天哪,你们生在美国,虽然有个智障想废除你们的落地国籍的合法权利,但不,你们就是彻彻底底的美国人,”心累的埃迪回答,“所以不许用那个诈骗网站,用谷歌。”

 

“你自己还用QQ跟朵拉博士聊天!”吞噬抗议,“有本事卸载。”

 

陈太太没听到这些,只是按惯例多给他们打包一袋心肝脾肺,另外又多送了三条鱼。在美国很多东西都会被当做垃圾处理,自从有了这群热心的朋友,她经常在收冷鲜肉的时候多要一些新鲜的内脏。

 

埃迪,你没有付鱼的钱。

 

“陈太太,我们付不起鱼的钱。”埃迪叹口气,把鱼推回去,“可能是那两个倒霉孩子多拿了,给您添麻烦。”

 

“但是你上次来这里,说你的……伴侣怀孕了。”老太太说,“这个也是送你们的,别客气,这比威士忌便宜多了。”

 

埃迪,她真是个好人,我们应该吃掉所有来这里抢劫的罪犯。

 

“当然,吾爱。但是下次不要吓到她。”埃迪让毒液在自己手里蹭一蹭,拎起来东西准备告辞。陈太太提醒他,“记得不要让怀孕的人受风。”

 

埃迪对这个词组感到了茫然。陈太太掏出手机,“你回去注册微信,这篇公众号文章说的很好,我给你转过去,你一定得看。”

 

“……”

 

埃迪,你为什么想让我吃人?


看完毒液的感想233333
德雷克可爱!你看看洗了把脸就是不一样!
求大家去看侠盗一号!很友好的!

女朋友没有数学思维,不得不用这个办法讲排列组合:Vader、Tarkin、Krennic三个人的CP,在AO3上多少Tag,在Lofter上多少tag? ​​​

中秋快乐!
洛塔猫猫索龙元帅伪装成玉兔来发死星月饼~
喂,边上的两小只在干什么!

星战史记·军官列传

塔金·索龙·克伦尼克篇。

新文风尝试。

PS微博有一段肉食者曰。

胸胸和肉肉的恋爱故事~夏天胸胸肉肉V一家三口睡觉姿势汇总 ​​​@lengfeilee 

【帝国军官】阿卡尼斯的夏秋之交

阿卡尼斯的夏秋之交是一个专门的季节:它持续时间大约一个月之久,此时天空不同于夏日艳阳也非秋高气爽,而是长久地被阴云笼罩,如同一块灰色的粗毡布,落下玻璃珠一样大,也一样透明的雨。雨停的时间似乎永远是黄昏,然后青苔开始沿着墙肆意生长成不同的形状。这是颗沼泽星球,却没有纳布一样的美景,只有永远散发着潮湿气味的土地。

自从赫克斯准将陷入帝国的流言纠葛,被停职调查,禁足在他的母星上已经有一个月了。他的厨娘每天忧心忡忡地前来送饭,生怕自己的主人产生什么可怕的念头,不过对方倒是安闲自适,甚至有闲心关心一下大宅的园艺。

“我们将这土彻底烧一遍,”他指挥着厨娘趁着雨停,带着几个同样高大的园丁在花园里翻土,一寸一寸仔细灼烧过,反正他现在有的是时间。

灼烧过的土壤呈现出一种别样的黑色,散发着某种焦糊味,从人们的指间落回地面。赫克斯对此十分满意,他说:“我要种一些兰花,这是清除杂草残留根的最好形式。”

劳作的间隙,厨娘起身在赫克斯身边的土垄上坐下,“将军,”这个脸上带着雀斑的女人有些胆怯地开口,“我听来这里的几位长官说,您好像与什么天行者将军的泄密事件有关?真的吗?如果是真的,我们要不要去找一下高级星区总督塔金?我记得他非常赏识您……”

“你越界了。”赫克斯淡淡地警告她。“做好你手头的活儿,这些事不是你该多嘴的。”

这几天连着出门让他终年不见天日的苍白都有了一丝血色,手腕上青蓝的血管也不那么明显。厨娘迅速安静下来,给单薄的男人披上一件大衣以抵御逐渐上来的夜风。

忽然一架穿梭机带着巨大的气浪缓缓降落在不远处的空地上。那些在赫克斯大宅里工作的农民们好奇地打量着黑盔黑甲的死亡士兵和他们护送的白衣上校——帝国安全局局长尤拉伦。

赫克斯对厨娘说:“你留在这里监督这些家伙继续干活,这位长官找我有事,我们回屋去稍作商议。”深色头发的女人恭敬地答应了下来,尽职尽责地督促着其他人继续烧完了剩下的土。

她简单地洗了洗,换上回厨房工作的干净制服前去向她的主人汇报。走到门口时却听到赫克斯的声音,“恕我多问,尤拉伦上校,我很好奇是谁让我蒙受不白之冤?”

“是索龙元帅。”另一个声音答道,“之前安纳金·天行者未死,而是变成了达斯·维达的流言来自外环您的辖区,所以我们不得不对您严加盘查。而现在情况清楚了,是吐火兽号的舰长在度假时随口说出来自索龙元帅一个未证明的猜想所致。”

她被吓了一跳,天选之子的故事,即使在这种穷乡僻壤也流传甚广。传播这种谣言,比一般的泄密危害更甚。如果不是赫克斯准将沉得住气,而是像她的想法那样草率地四处求人,以他毫无背景和战功的身份,很容易就会被定罪。

“我听说索龙元帅最近还与维达大人一同有个任务。”赫克斯的轻笑声在屋里回响,就好像刚刚在悬崖边上走了一遭的不是他那样。

尤拉伦的语气似乎有一丝惋惜:“他正是在这次任务中否决了自己的猜想,十分肯定地告诉我安纳金已经死了。对误伤了您,他十分抱歉,并提出保荐您担任将军来弥补对您的损害。”他顿了顿,忽然问,“但我想问一个问题,你真的相信安纳金已经死了吗?”

“我对此毫无想法,一切以塔金总督的意见为准,”赫克斯声音冰冷,“从分离势力的少尉一步步走到今天,我很清楚不去冒犯不该冒犯的人。”他坚定地回答道,“原力在上,如果赫克斯这个姓氏同天行者发生什么瓜葛,就让我死无全尸。”

一时所有声音仿佛都被吞没了,许久,又或者也没那么久,她听到尤拉伦将告辞才反应过来,装作刚跑进来的样子气喘吁吁地汇报,“整个花园的土已经都烧过一遍了,确定不会有任何过去的残留。”

“很好,”赫克斯微微点头,又转身向尤拉伦微微弯腰,“我不送您了。”

穿梭机蓝色的尾焰消失在暗红色的天空中,厨娘还是忍不住问道,“主人,您认为天行者……”

“你今天做的很好。”赫克斯打断了她,只是眺望着窗外,半分感情都没有地命令道,“赶在秋天到来之前,把新的兰花都种上吧。”

羊毛毡索猫猫教程

受到B站无脸猫教程启发,也可以直接看那个去,视频实拍更清楚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