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xjb打的草稿,小蝶视角,诡王的渣男倒霉四哥前男友情节有。
受你之托翻遍史册寻找那个陷害你的奸臣,可其实真相早已不言自明。
只是再遇到你,却不知如何开口告诉你真相。
“你恨你四哥吗?”
“我不恨他,我知道他肯定是被奸臣蒙蔽,所以才会这么做……”
“我真的不恨他,我恨那些上奏的奴才,恨那些行刑的宦官,可是我真的真的不恨他……我只希望他江山永固,平安顺遂。”


然后猛蝶就可以安慰一下小王爷了~

兔兔造球球组~克胖胖喜欢圆滚滚!

不知道有些人怎么想的,前脚歪曲事实挂过我后脚来给我点赞,看样子您的传统服务业经营的不错,准备建立标志性建筑了?

“我常因不够变态,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Grand Admiral Thrawn

#灵魂筹码##哥坑组#图片参考自魔法少女小圆-晓美焰

诡王的剧情好小受啊23333
“你不要哭了好不好?……对不起把你的纸面具撕下来,但是你自己也有问题的吧……那么吓人。”
小蝶相当无奈地哄着诡王,不得不说诡王还是有点清秀的,隔着眼镜看都不错。对方一边哭一边还不忘纠正:“无礼民女!本王脸上那叫贴加官,不是纸面具!四哥哥非要说我谋反……”
“啊,原来你也是被哥哥坑了啊。”小蝶想了想,安慰他:“你看,我也是被我哥哥坑了,所以不止你一个那么倒霉,给我个面子,不哭了?”

【Vader(Anakin)/Thrawn】故约

负却故年故约书。

安尼哥哥坑了宝宝黏的故事,建议BGM:小小-容祖儿

我在等那个故事里的人,你是不能缺少的部分,小小的手牵小小的人,守着小小的永恒。



2.

“我不想回奇斯领!我还没教会你叫我名字呢安纳金!”

“你乖乖回去,等你长大了再见到我,我就会叫你名字了好不好?”

“好吧……一言为定哦,我们奇斯人可是特别遵守约定的。”

“一言为定,放心吧奇斯小鬼,我也一定会遵守约定。”

3.

“维达大人,您听说过安纳金吗?”

高级中尉索龙在跟着一群军官到501部队参观学习的时候,兴致勃勃地拉着维达的披风问道:“您跟他一样是原力敏感者,肯定听说过他的吧!”

高大的男人扯回来自己的披风,十分不耐烦地回答:“认识,他死了。”

“不可能的!”索龙十分笃定地摇头:“他叫不出来我的全名,我们说好的,等我长大了再来,他就会叫我的名字了,到时候用全名称呼我。我们奇斯人许下约定就会用生命兑现,所以我回来了呀。”

“这很愚蠢,高级中尉。”维达停顿了一下,说。

“这不愚蠢,这是我们的传统。”索龙不满地反驳,“安纳金也接受的!我去找他。”


4.

“维达大人,您了解安纳金吗?克隆人战争中的天行者将军。”

维达的“蹂躏者号”来到了这片辖区,普莱斯向塔金反馈说帝国存在为争功阻挠索龙的舰船得到妥善维修,塔金请他帮自己看看。

面对着这个奇斯人热切期盼的目光,维达都要怀疑塔金是故意给自己找麻烦了:“还行吧。”

“安纳金·天行者既然跟奇斯人订立了约定,那他就应该遵守奇斯人的习俗。即使现在不会说,他也不能躲起来,我可以教他,也可以让别人教他的……”

“上校,安纳金死了。”维达不得不又重复了一遍。

“其实我可以再等一等的,我知道对人类来说发音很困难的。”索龙十分坚持,“反正我已经等到长大了,不介意多等一等。”


5.

索龙晋升将军的仪式是塔金授衔,之后他们聊了很久。维达觉得有点别扭,不用原力,他的直觉就能够让他感到一会儿将要面临棘手的问题。

果然,索龙大步流星地朝着他走来,他从面罩里传出机械的声音:“将军,我还以为塔金总督已经完成了你的授衔仪式。”

“维达大人,我只有一个问题,问完我就再也不问了。”

索龙对他讲话十分大胆放肆,不过出乎意料,维达并没有暴怒,“你问吧。”

“你是不是安纳金·天行者?”

“不是。”维达回答得很干脆。

“那他说过……”索龙有些不可置信,死死盯着黑色的面罩,像要看出什么变化似的。

“也许他只觉得你是个小孩,对奇斯的习俗也没有了解,只是随口说说的。”


6.

就任元帅后,索龙又见到了维达。

“索龙元帅,你年纪轻轻,前途无量。”为了避免尴尬,维达先开了口。

索龙却停住了脚步,低着头不再看前方。维达使用了一点原力才听清楚他说什么。

“人类太坏了,”索龙小声说,就像还是当初的那个少年,“明明都已经说好了的约定,怎么可以不遵守呢。”


1.

“你好呀,你是天行者将军吗?”

“那是他们的叫法,你可以叫我安纳金。”

“好的呀,安纳金,我叫米特索龙奴罗多,人类发不出这个音,所以都叫我索龙,你也可以这么叫的哦。”

“米特索龙罗罗多……”

“不对!是米特索龙奴罗多!”

“米特索龙挪挪多……”

“我说了很难叫啦!”

……

给@SSABRIEL大佬配的图,请大家都来品一品这个Dryden。
必须承认动作的草稿是用一篇肉为代价请别人帮我画的。

一个草图。
交给帝国反贪局的证据
偷拍到Dryden Vos向Grand Admiral Thrawn行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