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帝国全员喵化】大家都是毛绒绒

大家都是毛绒绒



一.

Galactic Empire Yard里,几只猫正好奇地围着一个篮子里的猫窝打转转。

“我可以看看吗?”洛塔猫Thrawn好奇地睁大红眼睛朝里面探头,被橘黄色的波斯猫Brendol Hux拍了一下头:“不可以!元帅!”

“我看到了!你的窝里有个小毛球!”Thrawn喵喵地叫了起来,“让我摸摸他嘛!就摸一下!”而Brendol迅速地把刚出生的儿子圈进了自己的怀里,只把后背朝向洛塔猫,不停地用尾巴抽打着对方的小细腿驱赶着他。

刚出生的Armitage Hux还没睁开眼睛,小小的耳朵贴着脑袋,尾巴卷在身后。他跟Brendol的毛色相差不远,也许是由于是幼体绒毛的缘故,Armie身上的深色条纹还不明显,看上去通体呈现出黄澄澄的色泽。他的叫声很细弱,而Brendol卷过来幼猫专用的奶粉冲调好的奶,一点点慢慢喂给自己的小猫。

差不多三天以后Brendol才带着Armie出来,Rae趁机拿出来沾了血的旧垫子,给他们的猫窝换了块新的。Armie脑袋大大的,眼睛也大大的,湖绿色里有星星点点的金色光斑。他紧紧地跟着Brendol,活像自己父亲的尾巴成了精。

灰色的Tarkin一只爪子摁住雪白的Krennic,后者不断地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声,然后低下头看看正在努力想要拍上自己铭牌的Armie,又转向Brendol:“很可爱,但是有可能像了亲本的另一方,他太淘气了,举止比较缺乏教养。”

说这话的时候Armie放弃了金属铭牌,转而去抓Tarkin泛着银光的尾巴尖儿。对方眯起天蓝色透明的大眼睛,轻轻地把尾巴甩到另一边,矜持地舔了舔爪子:“Hux将军,你会非常辛苦。”

Krennic借机从Tarkin的爪子下挣脱,咆哮着刚要挠上来,又被Tarkin一爪拍了下去,顺便把毛球吐在了他的脸上。Brendol低低的“喵”了一声作为回答,鼻尖拱了拱Armie,把他推到了食盆边。

每只猫都有固定的食盆,在Armie还没出窝的时候,Phasma也给他准备了一只。不过现在他还太小,当Brendol没空的时候,浅金色头发的女孩子还得把滴了鱼油的冲调奶温好倒在注射器里一滴一滴喂给Armie。

自己的儿子记牢了味道之后Brendol终于允许Thrawn来“摸摸他”,得寸进尺的洛塔猫心情愉悦地把小奶猫圈了起来。外星猫咪的绒毛更细也更致密,贴在身上滑溜溜的,像宝蓝的绸缎,反射着流离的光彩。他舔了舔Armie的耳朵根,见小猫舒服地闭起来眼睛,又舔了舔他的鼻尖,然后惊慌失措地喵喵喊起来。

“Hux将军!你的儿子化掉了!”Thrawn从篮子里跳出来:“他是不是要死了……”

Brendol飞快地窜过来,像一团橘黄色的毛线球,先是恶狠狠地瞪了洛塔猫一眼(后者圆锥形的尾巴拍了拍地面,“我只是舔了舔他……”Thrawn委屈地说)然后看向篮子里,Armie歪着脑袋正在睡觉,不由得长出一口气:“没事,他变成了液体而已,大家都会变成液体的,像这样。”

橘色的猫猫让自己慢慢融化成一滩趴在地上,抬起眼睛看着Thrawn。

洛塔猫的眼睛都看直了,自己瘫了半天却还是化不开,于是跑去找正在吐毛球的Tarkin:“总督,Hux一家都会变成液体!你会吗?”

Tarkin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轻盈地从柜子上跳下来,慢慢在桌子上化开。

Thrawn又去找了Krennic,Veers,Piett和Yularen,结果发现,不论是喜马拉雅,折耳,安哥拉还是街边捡回来洗干净的普通小白猫,都能轻而易举地变成液体。最后他从水池里拖出来体型巨大的黑色缅因猫Vader,会原力的西斯猫也很快地化开了。

所以只有我不会,洛塔猫不高兴地吃掉了一整盆的妙鲜包——其实没有一整盆,Armie过来叼走了一个。

Palpatine缓缓地踱步过来:“元帅,我看你心情不是很好。”

“我不会变成液体。”Thrawn的尾巴不开心地卷起来。

“那有什么,我也不会。”无毛西斯猫Palpatine施施然地推着自己的食盆回到暗处,继续修炼着原力,而与他同族的Snoke则恭敬地让对方从自己的食盆中叼走小鱼干。

“我们无毛猫注定会统治一切生物的。”Palpatine舔着爪子,而Snoke附和道,“是的,您不仅是后院猫咪和那些雌性两脚兽的皇帝,还会统治外面的野猫。”

“还有蠢狗们。”Palpatine说。

“没错,还有蠢狗们。”Snoke讨好地转了转耳朵。




二.

小橘长得都很快的样子,三个月后Armie就不再跟着Brendol跑来跑去,也不再需要喝奶粉了。Phasma给他做了碗猫饭,用处理好的小鱼干拌了猫粮,Armie叼着小鱼干去找自己的朋友。

“Thrawn!”小猫的叫声还是奶声奶气的,“Thrawn,出来一起吃小鱼干!特别好吃的!”

洛塔猫探出来半个头:“我在吃车厘子。”他嘴边的毛被染成了紫红色:“洛塔猫不吃海鲜,我们只吃水果和肉类,谢谢你啦。”他把紫黑色的车厘子推出来喵喵叫了两声:“你要吃吗?这个可以补充维生素的。”

Armie咬了一口,觉得并不好吃,还被核硌了牙。小猫晃了晃尾巴:“那好可惜哦,”他说,“我去找Tarkin总督看他要不要。”

找到Tarkin的时候,对方正在和Vader一起作弄耗子玩。他们围坐起来,两只猫的尾巴环成一个圈,每每耗子们要跑出圈的时候,Tarkin就亮出尖牙吓得耗子们跑向另一边,而耗子刚一跑过去,Vader就会猛地拍他们一巴掌再把他们撵到Tarkin一边。就这样一唱一和,他们把耗子们玩得筋疲力尽。

看Armie过来了,Tarkin卷了卷尾巴,丢给Vader一个眼神,咬死了那些耗子丢出去,再从墙头跳下来,踱着步子:“什么事,小将军?”

“总督你要吃小鱼干吗?”Armie歪着脑袋问。

“我有自己的,”Tarkin微微侧了侧头:“谢谢,你留着和你的父亲一起享用吧。”

“等等,”Vader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叫住了Armie:“你有空吗?”

小猫不知所以地歪过了头喵了一声:“当然有呀,Vader大人。”

“那你吃过饭后去找Snoke吧。”Vader用厚厚的爪子拍了拍Armie的脑袋:“我的外孙跑来了,刚刚两脚兽们带他去打了疫苗,除了虫,现在在Snoke那里趴着呢。”

“他可以吃小鱼干吗?”Armie好奇地问,他是整个后院最小的猫,完全没有同龄的玩伴,所以又期待又忐忑。

Vader摇摇头:“应该不行,他现在还小呢。”

Armie的眼睛亮了起来:“有多小?比我还小吗?”

“比你还小。”

小小的橘黄色猫咪飞快地冲向了无毛猫那里,果然看到有一小团黑黑的小东西趴在地上,像个小葫芦。Armie趁着Snoke不注意,伸出爪子动了一下他的小尾巴,小东西哼哼了两声,抬起了脑袋来。

天哪他好可爱。

Armie喵地一声窜上了柜子,小黑猫像没睡醒一样眨巴着圆滚滚的大眼睛,身子轻轻晃动,然后又一头栽倒开始睡觉了。

天哪他怎么能这么可爱!

橘黄色的小猫小心翼翼地下来,蹑手蹑脚地用自己蓬松的尾巴裹上小黑猫的后背,看他没醒,又换上了小肉垫。他跟Vader一样也是只缅因猫,虽然不是纯种的,却不妨碍摸上去软绵绵毛乎乎。Armie很快就整只猫都被那种触感酥得骨头都化了,把小黑猫包了起来。

“Hux小将军。”Snoke突然出现:“你很喜欢Vader尊主之孙Kylo Ren。”

Armie兴高采烈地喵喵叫着点着头,小小的小黑猫爬了起来,抱着他的爪子,开始舔着Armie的毛。橘黄色的小猫被舔的痒痒,拿小肉垫拍了拍小黑猫。

“他叫Kylo Ren吗?我可以带他去玩?”

Snoke点了点头,Armie用鼻尖拱着Kylo把他推走。小黑猫的腿很短,走路也不稳,叫起来的声音相当奇怪,是“汪汪”的。

“你怎么能像蠢狗们一样地叫呢?”Armie停下了脚步,不满意地对Kylo说。

小黑猫“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因为……因为我昨天才知道自己是猫!”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昨天才知道,我是猫!我崇拜了好久的外公也是猫!所有的动物都一直在骗我!哇……”

小橘眨了眨眼睛,舔了舔Kylo的耳朵:“没关系的,既然你来到了后院,那很快就会学会像猫一样生活!”

“可,可Obi-汪大师说……”Kylo犹犹豫豫的。

“你是要听别人的还是我的啦!”Armie甩了甩尾巴,小小的黑色毛线球立刻就跟在了他的身后:“我要听你的!你的颜色好漂亮,所以你说的话肯定都对!”

Armie满意地发出了咕噜声,他温柔地推了推Kylo:“如果你能学会喵喵叫,可以问我随便要一个奖励,好不好?”




三.

没几天Kylo Ren的六个黑色的原力小伙伴也来了,比他稍大一点儿,但也没褪去幼体绒毛。他们有的有白爪子,有的两只眼睛一黄一蓝,有的尾巴尖还是金色的,各不一样,Kylo把他们叫做伦武士,他们走起来一个咬着一个的尾巴,跟着Kylo,生怕走丢了似的。

鉴于Phasma又抱回来了一些小奶猫,吃喝上都要单独准备,所以这些小东西被专门跟大猫们分开,搬去了她的卧室。Armie很喜欢他的这些新朋友,于是跟Brendol分窝的难过都少了很多。

Snoke被丢到了小猫堆里,大概因为他看起来最闲,适合带小猫。当然没人知道这些姑娘是怎么从那些猫里面区分出谁比较闲的。无毛猫在小奶猫们中间走来走去,监督着他们低头喝着加了维生素和DHA的冲调奶粉。

黑色的伦武士们整齐划一地低下头,舔干净自己的食盆,然后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小猫。一只小布偶猫被小黑猫盯着,害羞地躲到了Armie的背后,只偷偷露出来脑袋瞄一眼。

“没有关系的,”Armie很和气地跟他说:“他们是喜欢你才会盯着你看,因为你跟他们毛色一样。”他歪了歪脑袋,“你要是很害怕的话,以后跟在我后面就行。”在小布偶猫蹭上来的时候,Armie问道:“你叫什么?”

“Mitaka,Hux将军,您可以叫我Dophie。”小布偶猫怯生生地缩成了一小团,把脸埋进了自己的毛毛里。

另一只叫Thanisson的小折耳猫则很落落大方——换句话说有点过分活泼了,他学着Armie把Kylo圈起来给他舔嘴边冲调奶的样子,圈住了一只小黑猫照模照样地做起来,把小黑猫吓跑了。

Mitaka作为布偶猫,即使一天一梳毛,仍然免不了长毛打结的苦恼。于是Armie和Thanisson每天帮助他把长毛梳开就要一上午。然后他会带着Kylo到处去玩,有时候小黑猫想要找他的外公,Armie就会顺便看看他的大猫朋友们和他的父亲。

Brendol总是安安静静的,吃完东西就在窝里趴下,即使有人动他的毛,他也只是打个呵欠,这导致他愈发地朝着一只球的方向发展了,把他们的主人迷到每天看到他就尖叫。而Motti就比较悲惨,每天都会被修炼原力的Vader拿来练练手。

“够了,Vader,放开他吧。”Tarkin一边梳理着自己的毛一边说:“你已经够可爱了,不需要再练习。”

“如你所愿。”Vader放开了Motti,后者马上跑去吐毛球。

“好好玩!”Kylo小声地跟Armie说:“我回去也要用Mitaka练习原力!”他高兴地摇起了尾巴——蠢狗的动作,被Armie拍了一巴掌:“不许欺负Mitaka……也不许摇尾巴!”

Kylo“汪”的一声哭了起来,Armie还在继续教育他:“你看你,一点儿也不像一只猫猫!你在可爱原力上的造诣永远比不上你外公!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Armie去找Thrawn玩了。蓝色的洛塔猫现在正在瞪着Daala让她给他削菠萝。处理这种多刺又有着坚硬外壳的水果并不容易,但Thrawn又不能吃水果罐头,所以只能好好地把菠萝削掉皮,剩下的交给Thrawn自己啃。

小橘猫跟自己的朋友把金黄的菠萝推来推去,玩的正高兴,Thrawn突然发现他的身后多了一只眼泪汪汪的小黑猫:“这就是Vader大人的外孙Kylo Ren吧?他好像想和你一起玩,看起来好难过。”

“不管他,我想跟你玩。”Armie说。

“元帅,我带你去看一个很有趣的东西。”Kylo突然奶声奶气地开口了:“你跟我过来。”

Thrawn简直没法抗拒这么小的小猫咪,放下吃到一半的菠萝跟着Kylo钻进了院中堆放的箱子缝隙,然后被小黑猫使用原力推动的两个大箱子卡在了里面,挥着细胳膊细腿没法挣脱。

“咦,Thrawn呢?”见到只有Kylo回来的时候,Armie非常奇怪。

小黑猫上来舔了舔他的毛:“他去找别的猫,不跟你玩啦。”然后软软地靠上来:“Hux哥哥,我努力不当蠢狗,当一只乖乖的猫猫,你只跟我玩好不好?”




四.

Thrawn被卡了差不多一天才被Palpatine发现,无毛猫用原力移开了箱子,把瑟瑟发抖的洛塔猫拽出来。几乎在离开的第一刻,Thrawn就飞快地跑回了自己的猫窝,并且把自己缩成一个标准的球,只露出两只耳朵在外面。

“元帅,出来吃东西。”Tarkin叼着一碟车厘子,踮着脚尖优雅地走到了他的吐火兽篮子前。

“我不出去。”Thrawn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我就在这里呆着挺好的。”

Tarkin歪了歪脑袋,泛着银光的毛如同丝绸:“出来,元帅,我向你保证没有人要搬家,也没人打算遗弃你这么贵重的蓝色洛塔猫。”

洛塔猫眨巴着红红的眼睛探出来头,飞快地把车厘子叼回了窝,然后又不动了。大家都拿他没办法,也只能由着他去,等想通了就好。

无毛猫们由于没有毛,不喜欢在后院晒太阳也不喜欢多活动,所以管理后院猫猫的大部分工作都落在Tarkin和Vader身上。而小猫猫们则一直跟着Kylo和Armie,尤其是六只原力小黑猫,一只接一只地咬着尾巴串成一串,最后挂在Kylo的尾巴上。

“烦死啦!我都没有办法跟Hux哥哥玩啦!”Kylo冲他们发脾气,小黑猫们委屈地喵喵哭了起来:“你们自己去练习可爱原力嘛!不要跟着我!”

Tarkin管理着所有趴在死星垫子上的猫咪,对于这个安排最不满意的就是Krennic,“死星是我铺的!”他冲着Tarkin咆哮着,弓起来背:“我们趴在我的成就上!不是你的!”

Tarkin把他摁在了地上,冲着他吐了一个毛球:“Vader大人,”他转向巨大的黑色缅因猫,“你可以用他来练习可爱原力。”

缅因猫懒懒地喵了一声,抬起来爪子把刚要爬起来的Krennic锁喉了。

Krennic被两只猫从死星猫窝里赶走,委委屈屈地跳上了院墙。一只灰色的脏兮兮野猫从另一边上来,他低低地叫唤了两声安慰Krennic:“你又被赶出来了吗?早就跟你说了,别在帝国后院呆着了,跟我来义军吧。”

“不要,我讨厌仓鼠。”Krennic甩了甩尾巴,“也讨厌兔子。上次那只叫Cassian的兔子装成了猫和Jane一起混进后院偷水果和罐头,害得我被Vader大人掐了,大家还都嘲笑我。”

“……她叫Jyn,Orson。”Galen无奈地说。

“好吧好吧,但你真的只吃伟嘉妙鲜包吗?”Krennic歪过头,蓝水晶一样的眼睛直勾勾盯着Galen:“真的不吃喜跃的金枪鱼罐头?特别好吃的。”

“不用了,Orson,谢谢你。”灰猫从墙头一跃而下,很快走远了。而Krennic不甘心地在后面冲着他的背影喵喵叫着:“Galen,如果你想吃金枪鱼罐头了,不管什么时候来找我都可以!”
下来的时候,Krennic被Tarkin抓了个正着:“你又去找野猫了?”

“我没有!”Krennic梗着脖子瞪着他,Tarkin打了他一巴掌,把驱虫药塞进了他的嘴里。而Vader适时地用原力把除跳蚤喷雾拿起来对着他一通猛喷。

处理完了白猫,巨大的黑色缅因猫把自己的外孙叼起来送到Thrawn面前,摁着他的头让他给洛塔猫道歉。Armie在后面惴惴不安地跟着,生怕Kylo说出来什么让Thrawn更加生气的话。

煤球一样的小家伙长大了点,但还是很可爱:“元帅,对不起。”他的黑眼睛圆滚滚湿漉漉的,谁看了都能原谅:“我不知道你以前是被其他猫猫嫉妒骗到小缝缝里夹起来丢掉的……我以后不会这样啦,但你不许抢走Hux哥哥!”

Thrawn吃完了面前的白兰瓜,摆弄了一下自己脖子上挂着的伊拉米尔蜥护身符:“不过我在奇怪另外一件事。”他说:“伊拉米尔蜥可以抵抗原力的光明面和黑暗面,不管是绝地还是西斯都不能在我的周围使用原力,为什么你却可以呢?”

“我也可以啊。”Vader说道,“愚蠢的两脚兽只能学会光明面和黑暗面,但原力的可爱面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缅因猫舔了舔爪子又把外孙叼走了,Armie跳上Thrawn的猫窝,揉了揉他的毛:“Kylo还是小猫呢,以后他也会喜欢你的。”

“才不会,他最喜欢你啦。”洛塔猫又趴了回去。




五.

随着春去夏至,Kylo很快就长到了和Armie一样大,不对,还要再多一拳头的长度。现在Armie已经圈不起来他了,但还是喜欢跟他呆在一起。

对季节变化最敏感的猫猫莫过于Thrawn,在Brendol仍旧毫无悬念地朝着篮球发展,Motti仍旧被Vader没事干就拿来练习可爱原力,对于气温变化并没有什么想法的时候,他已经感觉不舒服了:“好热……”

Tarkin已经开始换夏季的毛。也许因为更短,看着略微有几分发蓝:“怎么了,元帅?看你好像生病了的样子。”

“好热……”Thrawn把在自己跟前跳来跳去的Mitaka和伦武士两只小猫推走,然后恹恹地摆了摆尾巴。

这种症状在一只伪装成猫的狗Kallus再次混进来,而Thrawn没有像以前那样迅速起身把他们咬出去的时候愈加明显。洛塔猫跑起来,然后软趴趴地瘫在了地上。

Vader及时赶来,把混进后院里的狗都用原力丢了出去,然后戳了戳地上蓝色中隐隐发绿的洛塔猫:“元帅,起来,你都化掉了。”

Thrawn软趴趴地一路趴回了屋子,正在跟Kylo互相舔毛的Armie很惊喜地带着小黑猫过来戳他:“Thrawn!Thrawn!你学会融化了!”

“真的诶!”洛塔猫这才意识到。

整个夏天Armie一直都在舔舔舔舔自己的毛,终于到了秋天,他完全换掉了最后一根幼体绒毛,成了一只成年猫,而倒霉的Kylo还在为了一身的细毛毛郁闷:“Hux,不许嘲笑我!”他愤怒地咆哮着。

小黑猫发出的“Mua”声咆哮让Snoke无奈地摇摇头:“Kylo Ren,你的叫声还是像极了绝地的蠢狗们。”

“……哇!”

“听起来像汪。”Armie舔了舔爪子,施施然补了一刀。

而Thrawn也终于在秋天到来时重新恢复了固态。夏天的时候,所有猫猫只能见到他的两个状态:细胳膊细腿抱着半个西瓜吃或者在稍凉的石板地上化作泛着孔雀石绿光芒的蓝莹莹一滩,连眼睛都不睁开。

如今秋高气爽,蓝天白云,猫猫们一字排开,在阳光中变成液体,而Thrawn还是保持蓝色的一小坨。

“你怎么又不能变成液体了。”Kylo戳戳他,“不过这样我就又可以把你卡进小缝里了!”

Thrawn“啪”地在他的头上狠狠地拍了一下:“你不可爱了!我不会上当的。”

冬天最难熬的时候莫过于温度降下来而供暖还没跟上的时候,Tarkin终于放弃了自己的矜持,拖着Krennic钻到Vader的旁边。Motti和Tagge则霸占巨型缅因猫的另一边,而Armie和Kylo则被溺爱外孙的西斯猫藏到了肚子底下,暖洋洋的。

只有Thrawn还在高高兴兴地蹦来蹦去吃罐头。

晚上天黑的越来越早了,冬季大三角成为了现在夜空中最醒目的星座。风从后院经过,带来外面的嚎叫声,听着有点凄厉。

“好像是Obi。”Vader突然说道。

“我觉得也好像Luke,还有Leia。”Kylo在底下说,“也许还有Han。”

两只猫安静了一会儿,小黑猫的声音细细的,有点哭腔:“外公,我想他们了。”




六.

暖气终于来了,后院里的猫猫们都转移去了室内,在温暖的环境里,大家全都丧失了运动的兴趣,趴在窗户边上,把雾气抹开一层就可以看到室外的景象。在新年的时候,大家期待了很久的雪终于纷纷扬扬地下了起来。那些洁白的,像羽毛一样的雪花悄无声息地降落下来,然后猫猫们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就变得银装素裹,粉雕玉砌。

“原来这就是下雪呀!”今年才出生的小猫咪们都是第一次见到雪,各个都兴奋得不行,在屋子里跳来跳去。

“雪是不是像天鹅绒一样软?”Armie连珠炮一样地问道,“尝起来是不是甜丝丝的?”他的左边是完全不懂的Kylo,而右边是他的父亲。

“不是,雪尝起来凉冰冰的,吃多了会闹肚子。”Brendol温柔地舔舔他的毛。“不过它们确实很软,还会像我们一样融化。”

“雪化掉后也能变回来吗?”Armie又问。

Brendol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见过雪变回来。你可以问问Krennic主管?他对这些固体的知识很了解。”

“当然会变回来!固体可以融化成液体,液体也能凝固成固体!”白猫很是不屑一顾:“而且雪是晶体,晶体都有固定的熔点,就像Thrawn那样。”接着他又咕噜了起来:“Galen对晶体知道的更多……”

“我要去滑冰!”被提到的Thrawn高兴地喵喵叫着,圆锥形尾巴翘了起来,“我还要去玩雪!有谁跟我一起去吗?”

“不要。”大家整齐划一地摇了摇头。

洛塔猫在结冰的水池上跑来跑去,穿过悬挂着美丽冰凌的瀑布和喷泉,却撞上了一只棕褐色的野猫。这只野猫他不认识,但他左右站着的一白一黄两只汪汪叫的猫他还是很清楚是谁的:Luke和Leia,Vader的一对双胞胎。

Thrawn眯起了眼睛:“你们是要烧后院的死星猫窝吗?我回去告诉总督,略略略。”他吐出舌头。

“不是的,只是……只是Anakin和Ben,”Luke汪汪了两声,“呃……Vader和Ren。”他换成了猫咪们的叫法,“我们有些礼物想送给他们。”他们示意了一下身后的千年隼雪橇。

“我回去跟他们说。”Thrawn谨慎地后退,他知道双胞胎也都有原力,虽然他们的呆萌是蠢狗教的,一定不如猫咪可爱,但也不得不警惕起来。直到确认自己在安全范围之内,不会被卡进小缝缝了,他才掉头飞快地跑起来。

一会儿巨大的黑色缅因猫顶着小一些的黑色缅因猫出来了,小黑猫还咬着一个鼓囊囊的小书包,丢到这些汪汪叫的猫面前,甩出来一堆猫罐头。

“给你们的。”Kylo扔完罐头后就躲进了外公的毛毛里,而Vader相对来讲稳重多了,他对自己的儿子和女儿说:“你们不想一起来统治整个猫咪后院,每天都吃猫罐头吗?”

当然,统治后院没野猫Han Solo什么事。Kylo逃家的时候咬了一口他爸爸的尾巴,Vader认为他干得好。

Luke汪汪地把千年隼上冻着的新鲜鱼虾拨进Kylo的小书包,Leia说话还有点僵硬:“这个……我们在河里用原力捞的,回去赶快吃。”

这时一只巨大的大狗兴高采烈地扑过来,“Anakin!Kylo!”Qui-Gon把他们两个舔了一遍,染上去的黑色都有些褪了,露出三花的毛来:“Kylo胖了不少!我上次见这小家伙还皮包骨头,Anakin看来带孩子水平不错。”

两只缅因猫羞涩地跑掉了。

新鲜的鱼虾腥味很重,除了安安静静扒橙子和柚子吃的Thrawn,大家都吃的相当开心。Palpatine又找到了墨水,把Vader的毛染回黑色。

“学着点,你可能也要给Ren染色。”他对另一只无毛猫说。

“是的,陛下远见卓识。”Snoke恭敬地回答。

情人节的时候,天上五光十色的烟火让猫咪们都很兴奋,Kylo圈着Armie,从两脚兽们插在花瓶里的月季里挑了最香的一枝给他:“Hux哥哥,你喜欢吗?”他在话末加上了一声“喵”的尾音。

“Kylo,你学会喵喵叫了!”Armie惊喜极了。

“真的喵!”体型已经不小的小黑猫上窜下跳活生生毛线团成精:“Hux哥哥,那我的奖励是什么呢?”

Armie叼出来一对项圈,Kylo的是一个发红色光的十字,而他的是一个弑星者基地形状的铃铛。

“我喜欢你,从见你第一眼起就喜欢你。”橘猫蹭了蹭他的小黑猫,两只的尾巴圈成了心形。



尾声.
“真不知道为什么蠢狗总是要跟我们作对!”Palpatine愤怒地咆哮:“我们猫猫是非常善良的!只是想要统治这个世界,多么正义!”

“什么时候两脚兽才能捡回来另一只洛塔猫呢?”Armie和Kylo在一起蹭来蹭去,想:“不过,只要Thrawn喜欢,也不一定非得是洛塔猫是不是?”

“你看那只蠢白猫又出去了。”Vader一边锁喉Motti一边跟Tarkin说,后者在处理围着他的小猫:“随他去吧,另外放开Motti。”

Krennic叼着猫罐头跃上了院墙,灰猫Galen这次没有推辞,只是在接过礼物的时候,把一块透明的晶体挂在了他的脖子上,晶体里折射出白猫蓝眼睛的漂亮光芒。

评论(29)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