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情景喜剧】科洛桑反婚指南(10-12)

十.

 

太阳落山的时候,安纳金的母亲施米和继父来接了他们去新家:“原来那里有沙人,我们怕出事,所以搬家了。”

“沙人?”奥森很好奇地趴在塔金的肚子上,从横向转到纵向:“那是什么奇怪的东西?会不会像沙子一样又硬又粗糙?”索龙黏住了安纳金的兄弟欧文缠着他陪自己玩,听到这个也很好奇:“沙人好看吗?”

“沙人不好看,而且会把你们都抓去杀掉。”塔金说道,“即使我没有在塔图因生活过,也知道他们有多危险。既然天行者女士说这里有沙人,那你们就都要小心了,千万不要离开我的视线。”

他们一起吃了些塔图因的传统食物,奥森对油炸的努纳鸡非常喜欢,但由于吃的太急,外加安纳金还会捣乱,他总是噎住,然后不停打嗝,塔金不得不给他撕成一小条一小条喂到他嘴里。索龙则对蓝奶制作的芝士特别情有独钟,专门拿着高格蛙蘸着吃,拔出来超级长的奶酪丝,偶尔会糊到奥森的脸上。

他们两个打了起来,于是塔金夺走了他们的盘子。奥森和索龙发现盘子和食物不见了,“哇”地一声哭起来,表演着他们的保留节目大哭二重奏,索龙又把自己的声音拔高了一个八度。

“从拥有一切到一无所有,就是这么简单。”塔金冷冷地教训他们,“知道错了吗?”

“嗯……”两只宝宝擦了擦眼泪,乖乖地点了点头,塔金才把盘子拿回来,继续喂他们吃东西。

而帕德梅喜欢黄色与奶油色相间的舒拉果,还一勺一勺喂给身边坐着的小布伦。小布伦软软地靠在她的身边,勺子一伸过来就张嘴,还发出“啊呜”的可爱声音。年轻的纳布女王很高兴,又拿出来通讯器对他一通狂拍再传到全息网上去。

施米的新家并不宽敞,而且温度也不适宜。所以吃过晚饭后,塔金便带着小宝宝们要回到之前已经在全息网上预定好的酒店去了。安纳金很不高兴:“让帕米去照顾他们就够了嘛,你可以留下来住的,塔金先生。”

“阿米达拉女王不会给他们洗澡,还不会照顾他们喝睡前奶,这些事情都得我做。而且奥森太重了,压到她的肚子上她会受不了。”塔金拒绝了:“绝地既然不允许你轻易回家跟,她给你打了这样的掩护,你应该好好珍惜与母亲团聚的机会。”

趁你现在还小,她不着急你的婚事——不过绝地不允许婚姻。塔金默默想着,并发现自己竟然有点想当一个绝地。这个念头太可怕了,他拼命地摇摇头,把这个可怕的想法从自己脑袋里赶出去。

安纳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兴奋变得沮丧起来:“可是我想让你和妈妈都在。”

“以后我们还会有很多机会相处的。”塔金嘴角牵出一个轻微的弧度,“不必着急一时的得失。”

他抱起了三只宝宝把他们放进了手推车里,沙漠温差大,中午能热死,晚上就寒气入骨,他要趁着太阳刚落山,热气还未完全消散的时候搭乘上租来的穿梭机回到酒店。施米夫妇把他送到车站,再三叮嘱:“一定不要随便下来,也不要让别人随便上,现在海盗太猖獗了,沙人也很危险。”

“谢谢您的建议,天行者女士,我会注意的。”塔金点点头,把宝宝们在后排的安全座椅上固定好,自己坐到了驾驶室就出发了。

半路上奥森看到一个塔图因食品市场,吵着闹着要吃梅卢伦瓜:“很好吃的!”而索龙也非常想吃:“就买一个……买一个会有什么事呢?”

“不嘛,不嘛。”小布伦拉着塔金的袖子,又拦着自己的两个同伴,非常着急地重复,“不嘛,不嘛。”

塔金看看小布伦,又看看另外两只已经又要哭起来的宝宝,最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儿是闹市区,能有什么事呢?你们在穿梭机里不许动,等我去买梅卢伦瓜回来。”

他锁好了门,走到一个卖水果的小摊前:“你这里的梅卢伦瓜怎么卖?”

“别人嘛,二十信用点一个。但是塔金指挥官来买,我们可不能错失做买卖的良机。”裹着厚重围巾的摊主抬起头来:“你还记得卡阿娜吗?”

 

 

 

十一.

 

“为什么塔金先生还不回来……”索龙咬着嘴唇,眼泪汪汪地把蜥蜴往怀里抱了抱:“我不舒服……”

“我也是,而且好冷……”奥森瑟瑟发抖地裹紧了自己的小披风,“现在两个太阳都落山了,他去哪里了呢?”

小布伦瑟缩着小声哭了起来,声音委屈又害怕。奥森把小披风分享给他一半,两个人类宝宝抱在一起取暖,索龙则皱着小眉头:“塔金先生会不会遇到沙人了?要不我们出门去找找他?”

“我记得开门的密码是多少,可以出去。”奥森小声说:“如果塔金先生被沙人吃掉了,我会非常,非常难过的……”

蓝色的宝宝摇摇头:“胖胖,你不能出去,你留在这里看着小布伦,让他不要再哭了,我出去看看塔金先生怎么样。”他把奥森推到前面,“你输入密码,让我出去看看。”小布伦擦了擦眼泪,也很期待地看了看他们两只。

“你们两个乖乖地呆着。”索龙抱了抱他俩,蓝色的宝宝心里也很害怕,但塔金总不回来,他感觉很不好。而小布伦除了可爱似乎没有什么其他技能,奥森也只能在开门的时候帮帮忙,而且他们还是人类宝宝,比自己怕冷多了。所以只能让他俩留在穿梭机上,相对来说还比较安全。

结果跳下穿梭机,没走几步路,索龙就发现了裹在同一条小披风里的奥森和小布伦在后面跟着自己。他着急起来:“呀!”

这时他们几个的脚突然间离开了地面,三只宝宝挥舞着小手小脚挣扎着,发出“嘤嘤嘤”的声音。海盗里长得比较凶的那个威胁着:“你们谁敢哭,我就把谁就地弄死。”而女海盗则捂着心口:“不要!他们好可爱!养着当宠物!尤其是白白胖胖的那只!”

“他们还只是孩子,”海盗们飞艇上的塔金被带上了磁悬浮镣铐,眼睛被蒙着,声音却相当平静:“如果你们要复仇,我并不介意,很多人等着要我命的一天。但是屠杀三个婴儿,不是一个战士应该做的事情,这无助于彰显你们的强大。

三只宝宝这时候哭了起来。哭声此起彼伏,他们一边哭一边叫着:“大坏坏!大坏坏!”女海盗捂着心口:“你们都是大坏坏,竟然弄哭这么可爱的宝宝!”

“把他们给我,让我来抱抱。不然他们哭起来是不会停的。”塔金朝向声源的方向费力地转过头:“你们拽脱臼了我的脚腕,我逃不掉的。如果不信,在解开我的手铐以后可以一人一边抓住我的胳膊。我相信你们都知道,凭借阿斯梅鲁人的力量,足够在我有任何轻举妄动前将我撕碎。而我也没那么傻,冒着生命危险来反抗你们。”

女海盗第一个同意了:“我开始怀疑你们了,”她对她的同伙说,“塔金并不像你们描述的那样冷酷无情——至少这个威尔赫夫·塔金不是,他对这些宝宝这么好。如果你们不让他最后抱一下这些宝宝,我就退出。”

被恒星烧灼到全身皮肤溃烂的海盗头子透过厚重的围巾死死地瞪着昂首挺胸,全无惧色的塔金,沉吟了片刻,示意手下紧抓住他的双臂:“当心,这个人类的近战格斗能力很强。我们都被他瘦小的外表欺骗过。”

女海盗解开了他的手铐,拆下了他的蒙眼布。塔金接过哭个不停的宝宝们,摇晃了两下他们:“请你们不要把他们遗弃在这里,晚上他们会冻死的。可以随便把他们丢弃到医院或者人家的门口吗?

女海盗捂着心口后仰:“不行,那两个人类宝宝我要留着玩!尤其是那个白白胖胖的!蓝色的那只就先丢掉吧,红眼睛大晚上看起来怪可怕的。”

剩下的海盗们商量了一下,海盗头子作为代表出来:“我不想顺着任何人,尤其是你,塔金指挥官,你作为我们的阶下囚没有任何谈条件的资格。”他话锋一转,“但我们也不想像你一样毫无人性。我们会遗弃两个宝宝,带一个作为控制你的人质。”

“带最胖的那个!那个最可爱!”女海盗捂着心口大喊。

塔金随口给宝宝们轻轻哼着一支不知名的埃里亚杜小调哄他们睡觉,大家的哭声慢慢小了下去,但还是睁着眼睛。他神色安宁,一如往常,海盗头子从舵手那里折回来,声音里有嘲笑的意味:“你为什么要把他们放下?你知道这里有很喜欢他们的人。”

“你们明天一定会在某处地下交易场把我交给沙人,他们喜欢狩猎手无寸铁的猎物,最后我估计连个全尸都留不下,这很符合你复仇的心理。”塔金没有看他,将手指伸给索龙让他黏上来含进嘴里,“我不想吓到宝宝。”

说完他又哼起了那首小调,“我平时就在给他们唱这首催眠曲,这是乔瓦叔公哄我爸爸和叔叔雷纳夫睡觉的曲子,他们哄我睡觉又经常唱。”塔金解释着,奥森抽泣着想说话,被索龙捂住了嘴,蓝色的宝宝看着他不停摇头。

“真奇怪,我都怀疑我是不是抓错了人。明天要被我们拉去曾经交易洛姆矿石的港口交给沙人的塔金和几年前把卡阿娜推进恒星里的塔金是一个人吗?”海盗头子耸了耸肩:“还是说,你是他不为人知的孪生兄弟?”

塔金没有理他,侧过头看看到了天行者一家的小村子,他静静开口:“就在这里放下他们吧。”

“不想和你的宝宝多待一会儿?”海盗头子的声音似笑非笑,而塔金只是摇摇头:“没有什么意义,待久了他们更离不开了。”

第一个被从塔金身边抱走的是小布伦,海盗们费了好大劲儿才把一直冲着塔金额头上伤口努力吹气,说着“痛痛飞飞”的红发小宝宝抱开放到门口。而把含着塔金手指的索龙拔下来就容易得多,蓝色的宝宝在塔金的身上趴了一下就被抱走了,含着眼泪看舱门当着他们的面关上,跟小布伦缩成一团。

“别让我失望。”索龙一边被小布伦拍着,一边歪头想着塔金用塞拉斯语说的小调的歌词,“去找安纳金联系我的家人。”发现天空中的飞艇完全消失了,他用力地拍起了门,奶声奶气地大喊道:“救命呀!救命呀!”

 

 

 

十二.

 

塔图因村落里的大部分人还是淳朴善良的,在听到门外的哭声后,索龙和小布伦被捡回了屋子里。不一会儿,屋主又联系了天行者一家,让安纳金和帕德梅来这里接走了宝宝。

然而另一边的情况就不怎么乐观了。

在被扛进飞船上的囚室,随手丢到地上的时候,脱臼的脚腕被狠狠撞击让塔金在蒙眼布下皱起了眉,额上不受控制地冒出冷汗。奥森看到立刻哭了起来,女海盗把他抱在怀里怎么摇都不管用。

“把他带走,也许吃点儿东西他就不哭了。”海盗头子被吵得心烦,挥手赶人。

“现在他该睡觉了,睡前他要喝的奶粉里要加入舒拉果果泥,这样他才不会哭。”塔金忍着疼,努力从地上撑起自己的身子。而这群海盗面面相觑:“我们从哪里找奶粉和果泥!我们是一群海盗!”

女海盗在全息网上手忙脚乱地搜着“怎么让小宝宝安静下来”,接着弹出来的更新通知就吸引了她的注意。时常发一些漂亮的服饰和化妆品,近期开始不停地发可爱小宝宝照片的纳布女王帕德梅·阿米达拉的账号更新了一条紧急求助:“我的三只小宝宝和他们的护理教师失踪了,小宝宝的照片就在我的账号里,失踪时他们穿着我们在天行者家里用晚餐时的衣服。白胖的宝宝喜欢抱一个灰色的球,蓝色的宝宝喜欢抱一只布蜥蜴,红头发的宝宝喜欢抱一个洋娃娃。他们的护理教师身形比较消瘦,红褐色头发,蓝色眼睛。如果有提供有价值线索者请速与我联系,必有重酬!”最后一句话全部是大写,还特意调大字号,一看就是非常着急的样子。

“身形消瘦,红褐色头发,蓝色眼睛。”她怀疑地看向被摘了蒙眼布正在与自己老大对峙的塔金,又看了看坐在地上哭的奥森,刚刚光线不太好,她一直没认出来。女海盗赶忙抱起奥森跑到海盗头子那里,将这条消息递给他看。

两个人离远了点:“他说不定真的不是那个塔金指挥官,哪里有军官会来带孩子。”

海盗头子点点头:“我自有办法试探他的身份。”他走了回去,让船医替塔金接上骨头:“毕竟我也不想让宝宝看到我们在虐待你,他看你这样就哭个没完,我们以后还要收养他呢。”

“希望你能意识到,我的感激之情,并不是对你和你的船医的。你们大发慈悲的原因,恐怕多半是沙人不喜欢丧失了行动能力的猎物。”塔金在接骨时死死攥着衣袖分散注意力。阿斯梅鲁人动作粗鲁暴躁,他们的治疗跟虐待,如果不看结果,也差不太多,然而塔金一声不吭,直到骨头接好了才开口说话:“我的感激之情是给那位愿意收养宝宝的女士的。”

疼痛使他显得虚弱,海盗头子叹了口气:“为什么你不能从我们只是简单地想要释放一点善意的角度来考虑呢?”他接过奥森交到塔金的怀里:“我们是海盗,没什么婴儿用品,不过可以给你们准备点热水和几条厚毯子,船上挺冷的。”

塔金拍着奥森哄她睡觉,连眼睛都不抬:“哦。”

海盗们离开了,囚室的门被牢牢锁住。而再一次打开的时候,海盗头子扛了一堆汤汤皮制成的毯子,以及一瓶热水进来:“给你的,不知道这些能不能换来一点儿你的感激之情。”

塔金接过毯子,在地上简单地铺了铺,而喝了一点热水的奥森终于安静了下来,依旧习惯性地爬上他的肚子睡觉。海盗头子翻了个白眼,转身准备离开:“好吧,看来我被完全无视了,不打扰你们睡觉,我先走。”

门关上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背后传来的一声:“谢谢,晚安。”

“晚安。”

“您确认我们抓错人了吗?”女海盗紧张地上来问,她自认没有能力照顾白胖的小宝宝睡觉,而塔金那种一看就是长期积累的熟练让她更相信对方是一个无辜的护理教师,心底的柔软让她不忍心过多折磨对方,更不必说将这样一个手无寸铁的人送到屠杀者的刀枪之下。

海盗头子看她一眼:“即使他只是护理教师,跟塔金家族也一定很有关系。”他说:“为了确定他的身份和价值,明天我们不去港口,只派个眼线盯着。如果塔金家族派出了军舰,我们就拿他去谈谈条件,谈不拢再杀了他;如果没有,我们就把他留下来照顾宝宝。”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