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帝国军官】阿卡尼斯的夏秋之交

阿卡尼斯的夏秋之交是一个专门的季节:它持续时间大约一个月之久,此时天空不同于夏日艳阳也非秋高气爽,而是长久地被阴云笼罩,如同一块灰色的粗毡布,落下玻璃珠一样大,也一样透明的雨。雨停的时间似乎永远是黄昏,然后青苔开始沿着墙肆意生长成不同的形状。这是颗沼泽星球,却没有纳布一样的美景,只有永远散发着潮湿气味的土地。

自从赫克斯准将陷入帝国的流言纠葛,被停职调查,禁足在他的母星上已经有一个月了。他的厨娘每天忧心忡忡地前来送饭,生怕自己的主人产生什么可怕的念头,不过对方倒是安闲自适,甚至有闲心关心一下大宅的园艺。

“我们将这土彻底烧一遍,”他指挥着厨娘趁着雨停,带着几个同样高大的园丁在花园里翻土,一寸一寸仔细灼烧过,反正他现在有的是时间。

灼烧过的土壤呈现出一种别样的黑色,散发着某种焦糊味,从人们的指间落回地面。赫克斯对此十分满意,他说:“我要种一些兰花,这是清除杂草残留根的最好形式。”

劳作的间隙,厨娘起身在赫克斯身边的土垄上坐下,“将军,”这个脸上带着雀斑的女人有些胆怯地开口,“我听来这里的几位长官说,您好像与什么天行者将军的泄密事件有关?真的吗?如果是真的,我们要不要去找一下高级星区总督塔金?我记得他非常赏识您……”

“你越界了。”赫克斯淡淡地警告她。“做好你手头的活儿,这些事不是你该多嘴的。”

这几天连着出门让他终年不见天日的苍白都有了一丝血色,手腕上青蓝的血管也不那么明显。厨娘迅速安静下来,给单薄的男人披上一件大衣以抵御逐渐上来的夜风。

忽然一架穿梭机带着巨大的气浪缓缓降落在不远处的空地上。那些在赫克斯大宅里工作的农民们好奇地打量着黑盔黑甲的死亡士兵和他们护送的白衣上校——帝国安全局局长尤拉伦。

赫克斯对厨娘说:“你留在这里监督这些家伙继续干活,这位长官找我有事,我们回屋去稍作商议。”深色头发的女人恭敬地答应了下来,尽职尽责地督促着其他人继续烧完了剩下的土。

她简单地洗了洗,换上回厨房工作的干净制服前去向她的主人汇报。走到门口时却听到赫克斯的声音,“恕我多问,尤拉伦上校,我很好奇是谁让我蒙受不白之冤?”

“是索龙元帅。”另一个声音答道,“之前安纳金·天行者未死,而是变成了达斯·维达的流言来自外环您的辖区,所以我们不得不对您严加盘查。而现在情况清楚了,是吐火兽号的舰长在度假时随口说出来自索龙元帅一个未证明的猜想所致。”

她被吓了一跳,天选之子的故事,即使在这种穷乡僻壤也流传甚广。传播这种谣言,比一般的泄密危害更甚。如果不是赫克斯准将沉得住气,而是像她的想法那样草率地四处求人,以他毫无背景和战功的身份,很容易就会被定罪。

“我听说索龙元帅最近还与维达大人一同有个任务。”赫克斯的轻笑声在屋里回响,就好像刚刚在悬崖边上走了一遭的不是他那样。

尤拉伦的语气似乎有一丝惋惜:“他正是在这次任务中否决了自己的猜想,十分肯定地告诉我安纳金已经死了。对误伤了您,他十分抱歉,并提出保荐您担任将军来弥补对您的损害。”他顿了顿,忽然问,“但我想问一个问题,你真的相信安纳金已经死了吗?”

“我对此毫无想法,一切以塔金总督的意见为准,”赫克斯声音冰冷,“从分离势力的少尉一步步走到今天,我很清楚不去冒犯不该冒犯的人。”他坚定地回答道,“原力在上,如果赫克斯这个姓氏同天行者发生什么瓜葛,就让我死无全尸。”

一时所有声音仿佛都被吞没了,许久,又或者也没那么久,她听到尤拉伦将告辞才反应过来,装作刚跑进来的样子气喘吁吁地汇报,“整个花园的土已经都烧过一遍了,确定不会有任何过去的残留。”

“很好,”赫克斯微微点头,又转身向尤拉伦微微弯腰,“我不送您了。”

穿梭机蓝色的尾焰消失在暗红色的天空中,厨娘还是忍不住问道,“主人,您认为天行者……”

“你今天做的很好。”赫克斯打断了她,只是眺望着窗外,半分感情都没有地命令道,“赶在秋天到来之前,把新的兰花都种上吧。”

布伦喵和赫喵
本来只有布伦,怕他无聊,就给他又扎了个赫让他先欺负着玩。

“我喜欢你”的逆否命题是什么?


Dryden拿着新到手的玩具去找Brendol玩的时候,后者正在边做作业边发愁,还用笔戳戳Thrawn和Krennic想要抄作业。

“我觉得读书没什么用,有时候学到的东西都是错的。”Dryden瞟了一眼作业,说道,“如果原命题为真,逆否命题就为真,那我喜欢你,但是逆否命题是你不喜欢我,这不是太惨了点。”

“别跟我说,我不喜欢任何人。”Brendol皱眉,“但是有挺多姑娘喜欢我的,我觉得没什么问题。”

“是Dryden搞错了,”Thrawn纠正,“我喜欢你是简写,举个例子,我喜欢Ani哥哥,这句话说完整了,应该是,Mitth'raw'nuroudo是喜欢Anakin Skywalker的一个人。所以这句话的逆否命题是,如果有一个人不喜欢Anakin Skywalker,那他一定不是Mitth'raw'nuroudo。”

“那要是有一天你不喜欢Ani哥哥了,难道你就不是你了吗?”Brendol嘲笑道。

Thrawn认真地回答:“不会有那一天的,如果我不喜欢他了,那我一定已经死了。我们奇斯人从不说谎。”

“不不不,拿我喜欢Galen举例,完整版是,我,Orson Krennic,所有的一切,都喜欢Galen Erso,那逆否命题应该是:如果我不喜欢Galen Erso,那么我不存在。”Krennic咬着笔头说,“我就是为了喜欢他而生的。”

“蠢东西们。”Brendol和Dryden去问Tarkin了,瘦削的年轻人笑了下:“喜欢一个人不是命题,这就是个事实而已。”

“我喜欢你,喜欢又不犯法,但也就这样了。”

“我常因不够变态,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Grand Admiral Thrawn

刚巧今天看到一张姿势参考,于是描着图重新完善了一下那张一家三O买衣服,赫赫的发色是专门的~

【Brenden】Dryden Vos是个Omega(9-12)

(9)

Brendol告诉他,Krennic有个项目,几乎调动了帝国所有的资源,连元帅们都要为此让路,包括常胜不败的Thrawn和他的第七舰队。

“Alpha靠得住,汤汤会上树。”本来说着这件事话题不知道怎么就又拐到批判Alpha上,“Krennic是个智障。”

这不显然的吗,Dryden想,对Alpha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就是智障。那些屌大无脑的家伙太容易被操控了,面对发情的Omega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10)

歼星舰,AT-AT和帝国的军礼服总有聊完的一天,而且Dryden真的好奇怎样才能当上高级军官,他就认识Brendol这一个将军。

“你问我为什么会参军?其实是因为我爸妈生了太多崽子养不起,然后就把我卖给分裂联盟管机器人。幸亏那时分裂联盟管的不严,我直接去了克隆人军队。”

“你家真好,有那么多孩子,还能把你卖到管机器人的地方。”Dryden超级羡慕,他对Brendol总是很羡慕的。

“你呢?”

“老骚货就是个出来卖的Omega,就只有我一个崽子,大概其他的也死了。后来磕香料过头了,或者被什么人操烂了肠子,我就一个人出来混了。至于另一方我不清楚,怕老骚货自己也不清楚……”Dryden脸上的纹路闪烁,“所以我也没地方要生活费。”

(11)

然后他们就再也没聊过这个话题。

Brendol自称自己在帝国混的一般,不想卷入各派势力的斗争,所以一直在收集小孩进行教育学尝试。

这种人都能搞教育,让Dryden十分为帝国的未来担心。Brendol拿了“帝国教育先进工作者”的称号,就让Dryden更担心了。

但其实只是因为只有一个人参评而已。

(12)

Brendol倒是挺高兴的,还专门给自己获奖举办了个庆功会,邀请了一堆自己的朋友。Dryden被他拽过来了。

Dryden很头疼,超过一排的色块他从来也没认出来,除了哪哪儿都披着披风的Krennic和蓝色的Thrawn。

不过他和Brendol披着相同的半块披风,也没人怀疑他的身份,还有人跟他谈生意,他就随便应付两句。

“想不想来帝国?”酒会结束后Brendol问Dryden。

他疯狂点头。

“我跟Thrawn说了,他的第七舰队可能会有一艘歼星舰退下来给我,然后我就可以要求一个校级军官,你来就好了,Dryden。”

“搞到一箱核芯素,然后我们一起去阿卡尼斯。”

【Brenden】Dryden Vos是个Omega(5-8)

(5)

帝国高层都有定时定量的抑制剂配发还有专门的医生负责监控,这点让Dryden很是羡慕。

平时有掩蔽剂,发情期那几天他可是只能难受得在床上乱滚。但是抑制剂这东西太贵,一管顶得上一支核芯素,他可用不起。

他俩搞在一起后Brendol给了他几支应急用,Dryden很感激,毕竟被仇家追杀的半路上屁股流水可不好玩。

还有不要质疑两个Omega怎么搞,it works。这可是星战啊,好吗?

(6)

“Alpha们都是大屁眼子。”他俩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非常一致的共识,而且Dryden对Brendol把握局势站队的能力心悦诚服。他要是有那么厉害的能力,现在就不至于混黑帮讨生活了。

除此之外,不择手段往上爬这点他俩也是很有共识的。另外就是不信任,Dryden只给了Brendol在自己身边过夜的资格,主要是他相信对方不至于费尽心机来对付自己一个小角色。

而Brendol不允许任何人在他身边过夜,尽管Dryden不算人也不能例外。

(7)

白天的时候他们也不是在一起鬼混,Dryden衣品不错,出身平民的Brendol常常让他帮忙选衣服。

虽然他大部分时间都得穿着帝国的制服,不过还是有难得休假的时候,这时他就可以穿便装了。

Dryden觉得帝国军礼服里的披风特别好看,Brendol就分了他一半。他特别爱惜,穿之前之后都熨得展展的,而且也从不外出,生怕弄脏。

(8)

由披风引出来的他们在休假时最喜欢的娱乐活动:吐槽Krennic以及Krennic总是皱巴巴的披风。

Dryden觉得Krennic简直是暴殄天物,居然穿着披风在泥地里走,就为了抓个科学家,他一想就要心碎了。

但是Brendol不是很开心,没跟着他一起吐槽,看起来有点忧心忡忡的。

Dryden有点害怕。

【Brenden】Dryden Vos是个Omega(搞笑向,伪双O,更1)

(1)

Dryden Vos是个Omega,这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毕竟不管怎么说,在那种无法无天的地方,一个Omega想要存活下来很容易,活得好就很难了。

最后,Dryden靠着心狠手辣和长袖善舞终于在黑帮里有了一席之地。依靠前西斯摩尔的势力建起了“血色黎明”,另一方面,跟帝国也要搞好关系,至少别被歼星舰追杀。

(2)

Dryden跟帝国搭上边,其实是从一桩买卖开始的。那会儿“血色黎明”还是个小帮派,抢不到成年健壮的奴隶,Dryden在失望而归前随手买了一群小孩。

然后就被一个女军官拦下:“先生,Hux将军看上了您的东西。”

开始Dryden还觉得这是个打着帝国旗号招摇撞骗的组织,后来被白兵团团围住时他果断将所有孩子完全交出去:“这是我给Hux将军的礼物。”

(3)

Brendol的旗舰“宽恕号”开来了,军官胸前那些红蓝色块让Dryden数了好一阵。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块块。

那可是将军哎,Dryden有些羡慕地想。

将军出手也很阔绰,签了两份文件就送了他艘船,还牵着他的手摸来摸去。

F,我是逃不过被潜规则的命运了吗,Dryden想。他不明白自己是哪儿被看出是Omega的,也不明白Brendol哪儿像个Alpha。

(4)

事实证明Brendol确实想潜规则Dryden。

这也就是为什么两个Omega坐在床上面面相觑。

“你不是个Alpha吗?”他们异口同声地问。

一家人就是要齐齐整整~
Dryden的纹路太难画了就不画了,大家意会 。
三只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