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六一快乐】帝国企鹅幼儿园

帝(国)企鹅幼儿园

 

广袤的南极大陆冰封雪裹,蓝色的天空一尘不染,明亮的阳光在冰雪上反射出夺目的光芒。成群的帝企鹅在纯白的冰盖上移动,现在是夏天,大量的帝企鹅下海捕鱼,作为给幼崽的食物带回来。而一些找不到父母的小企鹅,则会被交给这一企鹅群里不能生育或者独身的成年企鹅照顾。

“为什么要我来看孩子,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高级冰区总企鹅塔金一边愤怒地啄着一条金枪鱼,逼迫它跃出水面,一边忿忿地想:“而且居然不是一只!是好多只!好多只也就算了,为什么还有一只克伦尼克!”

复杂的思维并没有减弱他反应的灵敏度,在金枪鱼完全离开海洋的时候,塔金紧跟着跳上了它的脊背啄着它,逼迫它跳到了岸上。

小企鹅们已经等在岸边了。安纳金首先上来把奄奄一息的金枪鱼啄了个血肉模糊,然后其他小企鹅摇摇晃晃地走过来跟着分起了鱼肉。

奥森由于走得太急,所以在冰盖上摔了一跤,又由于太圆了而一直滚来滚去起不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其他小企鹅把鱼都吃光,在地上哇哇地哭,噪音似乎要弥漫整个南极,吵得塔金想翻白眼。

“怎么你爸妈没有在冬天暴风雪最大的时候把你遗弃掉,”他嫌弃地踹了奥森一脚,把小企鹅拎起来。“这样就可以把你早早冻死,省得你祸害大家。”塔金很嫌弃地丢下一条顺便捉到的小小的鳕鱼就离开了。

这时候盖伦凑过来,给奥森分了一块鱼:“不要难过啦,你看我给你带了一块吃的。”盖伦是一只阿德利企鹅,和帝企鹅们不是一个物种,但是他会用石头垒窝窝(加之奥森成天鬼哭狼嚎),所以塔金勉为其难地收下了他。

奥森立刻就破涕为笑了,他把鱼还给盖伦:“我吃饱啦。”然后轻轻啄了啄盖伦颈侧的毛毛。盖伦摆摆头,蹭了蹭他的头顶就离开了。

不一会儿布伦多尔又摇摇摆摆地凑过来:“奥森不哭啦,我给你带了一点点吃的。”

“非常好吃,谢谢你!”奥森迅速吞下了布伦多尔带过来的鱼,他发现对方的动作变得很笨拙,奇怪地问道:“布伦多尔,你怎么了?为什么慢吞吞的?”

“我觉得我有宝宝了,一个橘色的蛋。”布伦多尔回答他,“或者是个粉色的。”

“你自己还是个宝宝呢。”奥森咽下了鱼,提醒他说。

最后是扭扭捏捏很不情愿的索龙,这只小企鹅和其他的都不一样,他是一只变异企鹅。头毛是蓝色的,翅膀间有一点金色,喜欢漂亮的,带花纹的石头。他叼着一块鱼肉走到奥森跟前:“看在我们都有白色肚肚的份上,我把我的鱼分给你吃。”

“所以是伊莱还是裴列恩给你抢的鱼?”奥森瞅了瞅远处正在撕打的两只小企鹅,他们正在争一块光洁明亮的漂亮石头。

“都有。”索龙回答,“我吃不掉这么多。”

所以没有抢到鱼的奥森反而吃得比其他企鹅更多。吃饱了后塔金带着小企鹅们在冰上悠闲地散步,索龙很喜欢这一环节,因为他可以捡到更多的石头。而裴列恩和伊莱继续互相啄对方。

安纳金更喜欢,他在塔金面前肚皮贴地滑来滑去。

但奥森和布伦多尔不喜欢。

布伦多尔拍了拍小翅膀:“我不管,反正我有宝宝了,不能和你们瞎闹。”然后就和奥森一起躺平,开始晒圆滚滚的小肚肚。

安纳金把他们啄起来,“运动啦!看你俩胖成了什么样!”

至于盖伦,他独自盖窝窝已经习惯了,大家也不去管他。

今天又是(在塔金老师武力镇压下)和平的一天,没有义军那些阿德利企鹅捣乱,连温度都似乎升高了两度。

直到塔金的父母一摇一摆地走来:“你打算什么时候要个蛋?我们打算跟帕尔帕庭谈谈给你放假这件事。”

“不,我不要。”他果断地拒绝了他们。

“你为什么不要一个蛋呢,塔金老师?”等塔金的父母离开了,安纳金凑上来问:“你是不是不喜欢交配?”

“我只是觉得有个蛋很麻烦。”塔金回答道,“现在就挺好的。”

安纳金高兴了起来,小小的,毛绒绒的尾巴一晃一晃。


评论(1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