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Kylo/Hux】最后的将军(四)

四.

 

既然达成了共识,赫克斯也同意了伦前往韦兰的想法,那么启程就成了日程上的既定事件。如果按照往常,伦会带着他的武士团,但这次有些不同:克隆柱舱毫无疑问是可以决定战局的重要技术,赫克斯对伦不能完全放心——完全不能放心,因此他执意跟从。

“你不觉得你留在定局者号上主持工作对我们更有利吗?”伦的一边眉毛挑起来,赫克斯皱眉盯着他:“这个表情让你的脸更加扭曲了。另外回答你的问题,我不信任你,韦兰所处的地方对我们来说都太陌生,这种情况下,你一般都是把事情搞砸的。”

伦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定局者号”太过显眼了,他近乎是得意洋洋地看着赫克斯:“将军,这么庞大的一艘歼星舰出现在星球上方,新共和国和抵抗组织很快就会察觉到我们的意图。如果他们抢先一步,那情况可就大大不妙了。”

“愚蠢,”赫克斯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们只有歼星舰吗?”

弑星者基地的战役中,作为第一舰队旗舰的“定局者号”和其他歼星舰和轻型护卫舰一起在坐落于一颗偏僻星球上的船厂进行修理。帝国覆灭之后,有不少原先在帝国工厂工作的工程师和技术员潜逃往银河系的偏远角落,这其中不乏对帝国统治的狂热信徒,当然更多的是为了逃脱处罚。无论哪一种,他们都期待着继承帝国的第一秩序能够东山再起。

赫克斯将船舰的维修和暴风兵的训练工程安排妥当,同时命令各级军官开始选拔最优秀的暴风兵,并留意赏金猎人和海盗的讯息。之后他将伦领到了一艘走私船之前:“这是我们将要使用的船,伦。非常不起眼,而且速度相当快。”

“走私船。”伦重复了一句。

赫克斯后知后觉地想起“千年隼”和韩·索罗,想起伦亲手杀了他的父亲,意识到或许选择走私船是他的疏忽。

“你的选择很明智,将军,这确实很不起眼,”没想到伦并没有发怒,“但这样我们不能带随行人员了。”他的手指向赫克斯,再指回来自己:“这次旅程,只有你跟我,两个。所以我们还要提防不要在半路上动手干掉彼此。”

红发的军官翻了个白眼:“这一点儿也不好笑,伦。你的幽默感简直是场灾难。”

“随你怎么想,我是真的觉得这是很有可能的情况。”对方严肃地回答,随即上了飞船,坐在了驾驶舱的位置。

“你开船?”赫克斯现在觉得自己应该考虑一下选定继任者的问题了,“我觉得我们会半路在太空中失事。”

“难道你开?用你在军校的模拟驾驶室里练成的把式?”伦眯起来了眼睛:“至少我开过真正的飞船和战机,而且有着继承自外祖父的祖传驾驶技术。将军,你在旁边坐着时如果能闭上你的嘴,这就是最大的帮助了。”

小于一级的超空间航速使得行程被大大缩短,伦的驾驶技术确实有着维达遗风,隐隐可以想到当年西斯尊主单枪匹马驾驶着他的钛战机座驾歼灭一支叛军飞行员编队的风采。在超空间航道里穿梭,蓝白色的光芒落在伦的眼睛里。赫克斯侧过头去看他,突然间思绪不知怎么就跑到了遥远的地方。

在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伦也曾这样坐在“千年隼”的驾驶舱里,蓝白色的光芒也曾这样落在他的脸上吗?

整个驾驶舱里十分安静,两个人都一言不发,赫克斯测算航线,伦负责具体驾驶,竟然难得地配合默契,甚至让赫克斯生出了一种他们是在一起逃亡浪迹天涯的错觉。

“但要是真这样,其实也不错。”他想道。

如果不是飞船的硬着陆,这段旅程会是完美的。大片一片烟尘之中赫克斯咳嗽着推开门:“你这坠毁技术也是祖传的吗?达斯·维达可能有话要说。”

伦在他身后下了走私船,根本没理会赫克斯的抱怨,只是径自按照西斯记录仪里的全息地图走向斯帕蒂克隆柱舱所在地。赫克斯在后面加紧了几步跟上来:“你打探清楚这里的情况了吗?”

“这里最早是一处古代西斯的圣殿,后来荒废了。皇帝建立帝国之后,就安排了一个黑暗绝地来守卫这里。”伦将赫克斯往自己身边拉了拉,后者感到了一阵萦绕于身侧的力量:“跟紧我,否则你有可能会被他的原力突袭所害。我的原力对你无效,但我不敢肯定你是不是始终安全。”

“什么样的突袭?”赫克斯一边问一边抽出了小型爆能枪藏在袖管中。他的另一只手被伦攥住,拖进了小型的原力护罩里。

“不知道,闪电,暗箭,爆能束,或者就是干脆用原力把你撕成碎片。”伦点亮了自己的十字光剑,红色的离子焰在空气中嘶嘶作响:“所以我说,你不该来,将军。我对付一个绝地绰绰有余,但是保护什么从来不是我的强项。”

“恕我直言,伦大师,你被一个第一次拿到光剑的绝地学徒砍翻在地。”赫克斯恶声恶气地说:“我也没指望着你的保护。”他踢了一脚在身边打转的一只橘黄色蜥蜴,小东西发出委屈的叫声。

伦瞪了他一眼:“将军,你与其有功夫虚张声势,不如离我近一点。你自带的原力屏蔽功能让我的防护屏障上出现了漏洞——你死了不要紧,我可不想被人偷袭背后。”他的胳膊圈住了赫克斯:“啧,真够麻烦的,圈着你也还有漏洞。”

红发的将军却意识到了什么:“这跟我没关系,伦。一个坏消息:我想咱们不用再面对什么黑暗绝地了。”

“这怎么会是坏消息?而且不是一个黑暗绝地的话,难道你认为皇帝会派一队冲锋队做这里的守卫?”伦被他的拖拽带出来一个踉跄,差点踩上满地的蜥蜴屎,非常没有好气。

“不是,”赫克斯下意识攥紧了他的手,“你原力屏障上的漏洞不是因为我。”

他伸手给伦指着那些毛绒绒的橙黄色生物:“看到那些了吗?伊萨拉米尔蜥蜴。”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