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情景喜剧】科洛桑校园指南(13-16)

十三.

 

无序和混乱是灾难之源。

——威尔赫夫·塔金

 

“不是我不想去换衣服,我真的生病了需要休息一下。”塔金在床上躺的笔直,任凭身边的两个学生拱来拱去,仍自岿然不动。“况且我是共和国司法部队的,穿军装并不算失礼,而且便于行动。”

“可是我们想看埃里亚杜的礼服嘛。”索龙把蜥蜴从衣服里捞出来,重新缠回脖子上。阳台上的佩雷恩正带着OK兢兢业业地铲屎,抬起头来朝这边看了一眼。异族少年冲他笑了笑,右手梳了下自己墨蓝色的长头发。

塔金想了想,那套衣服从套上袍子到理顺绶带要穿几个小时,果断拒绝:“那是完全模仿核心世界审美风格的衣服,没什么可看的。”

“噢。”布伦多尔很沮丧的样子,“我也想看埃里亚杜的礼服……艾米丽有一套埃里亚杜的女士礼服,穿起来超费力……不过塔金老师你要是穿衣服的话我可以帮你的!”

“呀!”

突然间奥森开始叫了起来,他刚刚一直在偷偷地试穿塔金的白色礼服,在把自己憋到要死系好了皮带后他努力地弯腰去捡掉在地上的蓝色绶带和酒红色披风,然后布料的撕裂声在寝室里异常清晰。

“你是把我唯一的一套礼服都撑烂了吗克伦尼克?”

“我还以为只是腰瘦一点的!”

就像他很不喜欢当老师,为了埃里亚杜未来的政治地位也会担任起陆战理论的教职一样,塔金很不喜欢共和国的新年应酬活动,却也不得不参加。这件事上他很感谢奥森·克伦尼克想要偷偷尝试的行为可以让他名正言顺地不穿礼服,尽管他很清楚对方一开始并没有这样的好心。

一整天的绝大部分时间,塔金仍然放在了处理工作之上。布伦多尔跟着他的父亲去参加新年晚会了,帕尔帕庭议长也特意指示他把鼎鼎有名的“科洛桑双星”带去让各位名流们认识一下:“我没有时间出席了,但是很多人都对这两个孩子很感兴趣。”而他只是向索龙和奥森转达了一下,既没有管他们选什么样的衣服,也没有管他们见到议员总督时应该说点什么。

但显然他俩挺知道自己收拾的。

眼看时间快到了,塔金打开自己的柜子,准备拿出来那套海军制服的时候,才想起来柜子已经被占满了,于是随手抓了一件像是自己的白衬衣,尽管有点儿宽,但也顾不得了。又拿出制服匆忙穿好,拽着抱着球球和蜥蜴等在门口的两个学生跑上了陆行车飞快地开向共和国500的高楼。

所幸赶到的时候晚会还没开始,奥森和索龙一看到抱着艾米丽垂着头被父母训斥没出息的布伦多尔,马上从塔金身边跑过去把他拉走了。塔金乐得清闲,却不妨肩膀被拍了一下。

“塔金老师!”跟着帕德梅一起来参加新年晚会的安纳金从后面袭击了他,“你今天穿的真特别!”绝地学徒的靴子蹂躏着地毯的绒毛,“没想到有点可爱。”

“嗯?”塔金有些疑惑地跟着他走到能当镜子用的黑色舞池墙壁前,才发现自己的衬衫是一件带着花边和小宝石搭扣的。尴尬让他下意识地抬手一挡,可袖口的蕾丝边更令人沮丧。

偏偏很不巧地,阿梅达正好撞了个正着。蓝山羊大呼小叫起来:“塔金上校,没想到你居然……”

塔金果断击晕了他,然后找了个角落坐下来开始装死,只在布伦多尔关心地凑过来问他是不是不舒服的时候摆了摆手:“去玩你们的吧,不用管我。”

这样规格的晚会,奥森还是第一次参加,所以毫无疑问地,他成了玩(吃)最愉快的一个人。因为是不限量的自助餐,所以他的小盘子和腮帮子永远都是满满的。

“奥森你不要这样啦,没吃饱可以过去拿啊。”索龙被佩雷恩拉走跳舞了,布伦多尔陪着他一边吃马卡龙一边说:“以后咱们参加这种活动的机会多着呢。”

“唔。”奥森一边答应着一边又往嘴里塞了一块在伊莱帮助下混进会场的佩特罗递过来的柠檬慕斯,还舔了舔手指,转头问他:“你好像不是我们同学吧?”

“呃……那个,我跟伊莱·万托是同学,他……”佩特罗结结巴巴地说,下意识地四下环顾:“万托同学可能是去找索龙上尉玩去了,但,但真的是他带我进来的。”

“哦,没关系,我又不会把你赶出去。”奥森随口答道。这时他的通讯器响了起来,他低头看了看,是盖伦发来的信息:“看天上我的最新成果。”

奥森立刻奔向了阳台,在抬起头的第一个瞬间就惊讶地捂住了嘴。

漫天的烟花里,一片绿光格外耀眼:新年快乐,奥森。

 

 

 

十四.

 

还要怎样呢,你们当然是选择原谅我呀。

——米特·索龙·努罗多

 

现在是一首科雷利亚的小步舞曲,轻快活泼的节奏更偏向于儿歌,索龙和佩雷恩也就更加自如了一些,两个人甚至开始玩起了相互绊倒的小游戏。人类男孩远不如他奇斯的同伴灵活轻盈,所以总是摔一趔趄。

“哎呀,你砸疼我了。”在佩雷恩撞在自己身上时,索龙半心半意地抱怨一句,耸肩顶了顶佩雷恩的下巴,换来一个毫不真心实意的“对不起”。蓝皮肤的少年咬咬嘴唇:“噢,吉拉德,这么没有诚意,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男孩抓紧裹在暗花白绸衬衫袖子包裹下的手臂,坏笑着回答:“那我就要祈求你的仁慈了,索龙上尉。”

“你干什么欺负他!”突然间深色皮肤的男孩出现在他们面前,把佩雷恩推了一个跟头,摔在了地上。被突然袭击的少年并没有好脾气,爬起来一拳挥向了伊莱,幸亏索龙反应快,不然估计他要破相。

在更多的目光转向这里之前,索龙把他俩拉出了舞池避免他俩诱发更大的骚乱。他想了想,把伊莱和佩雷恩拽去了塔金正在装死的地方,发现艾伦达正凑在自己老师的面前不知道在说什么,而带着小披风的奥森显然是吃饱了,正在把自己裹得像一个白胖胖的茧,黏在了塔金的右手边睡觉。奥森的脚下,艾伦达的旁边坐着一个男孩,跟坐在塔金左手边的安纳金聊得正欢。

良好的记忆力让索龙想起来这男孩是之前跟着小兰西特一起在一起捉弄伊莱的一员,挺不满意地“哼”了一声,“你怎么过来了啊?”

塔金微微睁开一只眼睛:“谁?”

伊莱忘了自己还得跟佩雷恩打架斗殴,连忙拉住了索龙:“他是跟我一起来的。”伊莱解释,“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索龙翻了个红眼:“好吧好吧,所以你们一起来干什么呀。”

“艾伦达家里不是矿主嘛,她想请塔金上校在工作分配的时候把她分回洛塔本土,这样就可以同时兼顾家业了。”伊莱答道,“你也知道我们的学校情况,如果能得到塔金上校的出面,这事情就板上钉钉了。”

佩雷恩不屑地从鼻子里冒出气音,伊莱则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毕竟我们不像某些贵族含着银勺子出生。”

“明明就是没能力到更好的学院读书。”佩雷恩的鼻孔要上天:“那种职业型的学校能培养出什么人才。”

事实证明了索龙的明智,尽管他们两个已经剑拔弩张了,但这次碍于塔金的在场并没有敢打起来。一会儿艾伦达终于向塔金汇报完了,他们的老师抬了抬眼皮:“你说的情况,我会考虑的,普莱斯小姐。”

“那么真的是非常感谢您了!”女孩子激动地说,她拎起来裙摆向塔金行了个屈膝礼,然后转向伊莱:“也真的谢谢你,伊莱!没有你我都没有进来的机会!”

这时布伦多尔端着一碟各种不同的点心回来了,他把每个都切了一点点,“你们尝尝哪个比较好吃,我回去可以照着学。”

“等等,所以说你们宿舍还有违禁——”佩雷恩话没说完,就被索龙塞进自己嘴里的菠萝蜂蜜奶糕堵住了嘴。他和被硬塞了一块巧克力布丁的伊莱一起瞪着舔手指的奇斯少年,两只眼睛都直了。

“看他俩好像都比较喜欢不那么甜的,如果做巧克力的话不要用代可可脂,味道不好的。”索龙理所当然地没有让他们有发表意见的机会,“总之我是更喜欢纯度更高的巧克力啦,还有蓝莓和红石榴,我们下次做一些软糖夹心的巧克力好不好?”

“好呀。”布伦多尔很开心,“哎你看,这个女生的裙子很漂亮呢。”

艾伦达脸红了:“这……这是我们洛塔的传统服饰,谢谢你的夸奖了。”

“对了索龙,今天你有给蜥蜴们铲屎吗?”塔金想起来什么,一边把在自己身边蹭来蹭去的安纳金推开,一边问索龙。

“吉拉德,今天你有给蜥蜴们铲屎吗?”索龙立刻回头去问佩雷恩。

 

 

 

十五.

 

不要推卸自己的责任。

——威尔赫夫·塔金

 

塔金老师说的对!

——布伦多尔·赫克斯

 

总的来说,布伦多尔还是蛮喜欢这些经常来宿舍的访客的。

虽然在一开始他们就制定了很好的宿舍值日轮班表,三个学生每人各值日两天,塔金作为老师值日一天,一周就过去了。但随着情况的不断变化,宿舍值日也就变得越来越复杂。

首先,奥森搞来了OK,并在安纳金修好的基础上给它编了很先进的程序,因此他就有理由要求自己的值日天数从一周两天减少到一周一天,最后在协商中变成了两周三天。而随后加入的安纳金也同样以OK为借口要求两周三天。

再之后,自从自己要依靠索龙帮忙战争理论这些文科奥森帮忙高数这些理科后,他的值日天数就变成了两周九天。

“我都没有时间陪艾米丽玩了!”布伦多尔眼泪汪汪地生气。

然而索龙忙着把蜥蜴揉来揉去,奥森忙着打游戏,没人听见布伦多尔的抱怨。布伦多尔实在受不了了,只能自己从床上爬下来,带着OK把宿舍打扫一遍。

安纳金抱怨:“我讨厌那些蜥蜴,喝杯水还得自己走过去倒,都不能用原力了。”

布伦多尔叹口气:“蜥蜴们很可爱啦……可是好多毛毛啊……掉在地上好难收拾……”

因为蜥蜴的到来,打扫宿舍的工作变得更加繁重了,布伦多尔连纳布的小裙子上新都没时间刷,这让他非常生气,并决定不在沉默中灭亡,而是在沉默中爆发。

“我真的非常生气!你们两个,也不能全把家务都推给我干呀!”布伦多尔系着小围裙,撑着腰说,OK在他的旁边发出“哔哔”声助阵。

索龙拿着两个通讯器正在同时和伊莱与佩雷恩聊天,奥森对着盖伦发过来的水晶储能情况理论嗤嗤发笑,塔金戴着耳罩趴在床上出题,而安纳金正在因为原力无法使用而进行瞪着蜥蜴圆溜溜眼睛的不爽日常。

布伦多尔哭了起来。

“怎么了?”索龙终于从通讯器上抬起头来,“我的海战理论基础已经都写完了,共和国军事史还差一点点,马上就借给你抄。”

“我的离散数学和系统可靠学也都写完了,布伦多尔不要哭啦。”奥森也从床上探出头来,用小胖手给红头发的男孩擦了擦眼泪。男孩的绿眼睛水汪汪的,抽泣了一下:“没关系……我,我就是……”

塔金摘掉了耳罩,“我刚刚仿佛听到什么关于抄作业的事情?”

“塔金老师,跟你没有关系!你连作业都不留!”三个人立刻异口同声地回答。

“哦,我正在跟校方和议会提交议案,用夏令营活动代替日常的作业来计算综合量化学分,议长已经同意了。”塔金伸展双臂,从屏幕上移开眼睛。“我选择了自己度过童年和少年最美好时光的故乡高原。”

“好棒呀!我以前去过埃里亚杜,塔金老师母星的房子特别漂亮!那儿蓝色的裙子也特别漂亮!”布伦多尔很兴奋,索龙也把蜥蜴从头顶上拽下来抱进了怀里:“真的吗?我也很想去!核心世界关于外环的文学艺术收藏都很少。”

“嗝。”奥森从小肚皮朝上的状态翻过来,“有吃的吗?”

塔金白了他一眼,“要自己做。”

“那没有关系,我们有布伦多尔!”奥森十分不以为意。

布伦多尔的悲伤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频频造访的佩雷恩就成为了他的受害者。毕竟住在全学院智商最高的宿舍里,当佩雷恩好奇地戳在角落呆着的OK时,布伦多尔就一边懒懒地说:“今天应该是索龙同学打扫宿舍的日子了呢,他因为这个被塔金老师批评了,可惜了他们奇斯规矩下新染的指甲。”

“没关系!我来帮他打扫吧!”佩雷恩立刻表态。

于是布伦多尔一边给艾米丽换着镶金边的小马甲,一边提示佩雷恩:“安纳金嫌弃那些蜥蜴的味道太大了要丢出去,索龙已经哭过好几次了,也不知道谁去给蜥蜴们铲屎。”

“我马上去!”佩雷恩当即说道。

至于伊莱·万托,就更好办了。“请问这里是索龙的宿舍吗?”在得到确认后,他就会为了索龙不被欺负,积极主动自觉自愿地把整个宿舍打扫一遍。

“嘻嘻。”布伦多尔十分愉悦,他推了推床板问睡在中铺的奥森:“你的盖伦什么时候才能过来打扫一次卫生呀?”

 

 

 

十六.

 

塔金老师是大坏坏!

——奥森·克伦尼克

 

按照教学安排,塔金只需要负责陆战理论一门课的教学,自然出陆战理论一门课的卷子就好。但是自动化(通俗来说就是机器人修理)的教授勒梅利克斯因为不慎感染了外星病毒而向学校请了两个月的假,校董事会在全校征集了一遍代课教师,最后在腐肉高原时被迫修习了这项技能的塔金不得不赶鸭子上架。

“我觉得你们学院该给你加工资,塔金老师。”安纳金说,他已经跟着三个舍友叫出习惯了,“咦这是什么?”

奥森也跟着凑了过来:“像是个机器人图纸,可是我对机器人没啥研究。”

“就是一个简单的审讯机器人,然后附加语言破译功能。现在我在想扩充语库的编程。”塔金没理他俩,“外观我没有很在意,所以只是随便设计了一下。”

安纳金拿出自己的通讯器,调到一张照片给塔金看:“你看我设计的C-3PO,塔金老师!他能说六百万种语言!”

塔金点点头:“很好,你可以来帮我编程了。”

在距离期末考试一个月的时候,塔金在两堂课上公布了让全班沸腾的好消息:开卷考试。说话的时候他的神情十分淡漠,在雷动的欢声里,他的嘴角泛起一丝标志性的冷笑。有些人注意到了,有些人丝毫没有注意。

“考试当天全校断网,但是允许你们携带数据板,可以将所有你们认为需要的内容都拷贝入其中。”等他们稍微安静一点之后,塔金宣布了开卷范围——有史以来最宽泛的开卷范围,足够让涉世未深的少年少女再度欢呼雀跃。

“这岂不是好棒棒!”

于是陆战理论和自动化在最后一个月其他课程都处在愁云惨雾中时,简直成了欢乐的海洋。

然而,很多年后,大家都会回忆起那天拿到考卷的时候,被威尔赫夫·塔金支配的恐惧,甚至可以说,仿佛死星在那一刻,提前了三十年从地平线上在他们眼前升起。

“下面开始分发考卷。考试时间两个半小时,开始后不允许外出,如果有需要去卫生间的同学,你们有十五分钟可以前去。”塔金冰冷的目光横扫考场。“考题共分为A,B,C,D四套,相信你们都学过四色理论,没有任何两个相邻的人会使用同一套考题。由于难度系数不同,不幸使用了CD两套考卷的同学将获得卷面分1.2倍的分数补偿,使用A考卷的同学将获得卷面分开根号再乘10的分数补偿。另外请同学们注意分辨你们的客观题答题卡右上角标记,右上角是红色标记的同学,你们的题目和选项是竖式排列;右上角是蓝色标记的同学,你们的题目和选项是横式排列。”

铃声响起,“下面开始考试。”

考场上一片哭爹喊娘,科洛桑双星外加布伦多尔的高频通讯掩盖在哀嚎之下,索龙正在疯狂地向他俩发送着答案。他一个人要做三份卷子,压力不可谓不大。

“会被发现吗?”

“塔金老师已经是成年人了,听不到我们的高频声音的。”

塔金走了过来,靴子的金属跟狠狠地踩在了地上的微型通讯中转站上。

安纳金帮助塔金分担了一部分判卷的重担,并且在宿舍里桀桀怪笑着向塔金反馈着答案:“你看胖胖的答案,塔金老师。遇到敌人进攻驻地怎么办,他第一步居然不是判断局势——天哪他还不如写在全基地广播他自己哭起来的样子,这样敌人说不定还会因为他太可爱了放弃进攻呢。”

“我毫不惊讶他的任何答案。”塔金说。

自动化卷子的最后一道大题则更是异彩纷呈,“请设计一个你心目中的超级武器”的题目下,奥森画的球形移动空间站将攻击部分放在北半球的设计极有创意,而布伦多尔的掏空星球吸收恒星就显得中规中矩。

至于索龙,他画了一个球,然后在球上画了一只奇美拉。

安纳金皱眉:“这倒是充分彰显了他的美术功底。”

塔金叹了口气:“给他一分吧,球形可以避免引力不均匀。”

出乎意料地,布伦多尔·赫克斯成了这次总成绩的第一名,但奥森和索龙好歹也及了格,成绩带来的悲伤很快就被恋爱和假期冲淡了,大家都开始期盼起了腐肉高原的夏令营活动。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