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情景喜剧】科洛桑校园指南(9-12,May the 4th be with you!)

九.

即使心存异议,仍然应承担必须的责任。

——威尔赫夫·塔金

 

即使是周末,塔金也保持了工作的习惯。所以当他结束了上午的工作,抱着自己网购的一只短粗胖的黑色枕头回到宿舍的时候,正好就对上四张笑得谄媚的小脸。

“塔金老师,这次的共和国国庆假期我们想举办一个跨校的社团联合活动,需要指导老师同意。”索龙扑上来给他塞了一个甜甜圈,“你签一下字嘛。”

塔金灵敏地躲开这突然袭击,把枕头丢到床上,皱着眉头审视着申请表:“纳布风格的建筑艺术茶会,这是什么东西?”他转向期待地看着他的另外两个学生以及一个借宿的绝地学徒:“恕我直言,我并不认为这样的活动会对你们的学业有所助益。相反,它会占用你们相当多的时间。”

“就是想要玩嘛!”奥森的小胖手抓着塔金的衣襟,“而且这种聚会可以为共和国召集许多的人才的,各方面都有!”

塔金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

“因为我们想趁机去旅游嘛,”索龙笑得特别甜,“拜托了塔金老师,你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作为西斯温纳星区的驻防军官参与围捕海盗了,我们只是想独立出门去旅游呀。”奇斯少年有点委屈的样子,“不想被其他人说我们一代不如一代。”

“穆尔卡纳明明距离你们的目的地只有两个秒差距的距离,还有吸引全蒂翁星团游客的近海珊瑚礁和优雅的螺旋式建筑,想要旅游去为什么不选那里作为目的地呢?”塔金皱起了眉,“现在你们的航线要经过卡夫林星环。”

索龙黏在了塔金的一只胳膊上,给安纳金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会意,黏住了塔金的另一只胳膊:“他们奇斯都特别注意隐私啦塔金老师,你就别多问了,我还会跟着去呢。有个绝地武士跟着,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好吧,那天行者先生。”塔金看向正跟着起哄的绝地学徒,“你是年纪最大的,而且还有原力,他们需要你的保护和照顾。”

“没关系,塔金老师你放心吧!”安纳金大包大揽,“这次不仅有我,还有帕德梅。她已经是议员了,能把大家照顾得很好的!”

“还有盖伦!盖伦!”奥森聒噪起来,“盖伦比我们大了五岁哦!”

“让他闭嘴,天行者先生。”塔金一边签字,一边眼皮也不抬地说道。

安纳金立刻用原力掐住了奥森的喉咙,后者仰躺在地上蹬起了小胖腿。可悲的是,宿舍里没有人对他表示同情,只有布伦多尔嘻嘻笑着,把快要哭起来的奥森拉起来,给他递了一块自己做的蓝牛奶慕斯,上面还有一颗车厘子。

既然这个茶会得到了塔金的允许,而且确实得到了阿米达拉议员的同意以及施压,学校的审批流程就过得相当快,还为安纳金·天行者学徒特批了一架运载型穿梭艇。索龙他们早就没有耐心好好上课,在课堂上已经公然把通讯器拿出来了。

放假头天晚上,宿舍门被震得山响。塔金起身开了门,面对着门口盛装华服的女孩子皱起了眉:“请问你是……?”

“帕德梅姐姐!”出乎意料地,第一个跑出来的不是安纳金,而是抱着自己娃娃的布伦多尔。纳布的参议员笑眯眯地摸摸面前比她小得多的男孩那一头柔软的红发,取出来一串彩虹色的宝石给穿着黑色纱裙的艾米丽戴上:“布伦多尔,你把小姑娘打扮得好漂亮,我一定要把你的宝宝娶进我家!”

布伦多尔脸红了:“麻烦你帮我抱一下艾米丽啦,帕德梅姐姐,我去拿我烤好的曲奇和姜饼,还有一个车厘子派。幸亏奥森吵着让安尼哥哥去接厄索博士了,否则一点儿都不会剩下。”正说话间来自安纳金的通讯响起,两个人叫出来了索龙和家务机器人OK,一起跟塔金道别后就拎着吃的飞快地跑下了楼。塔金叹了口气:“……小心卡夫林星环的海盗。”

而第二天,他在办公室的公务通讯仪就被伊莱打爆了:“塔金老师,塔金老师,索龙他们已经出发了吗?”

“怎么回事?”塔金皱起来眉头,但下一秒就想起所谓“建筑艺术茶会”的目的地是这个万托学员的学校所在地:“索龙学员是去找你了吗?”

“他说……我实习结束了,一个月都没见到,他和同学一起来找我玩了,但是他现在还没来……”

塔金叹口气:“我去找他们。”

 

 

 

十.

为什么要杀蜥蜴,蜥蜴那么可爱。

——米特·索龙·努罗多


安纳金尝试用原力把光剑拿过来的行动再一次失败了。光剑被锁在最上面的柜子里,他们被反绑着双手双脚,像麻袋一样丢在船舱里。一群毛绒绒的蜥蜴们围着他们打转。

索龙非人类的听力在这时候发挥了作用。布伦多尔和帕德梅被关在了上层仓,和其他人质们丢在一起。而他和这个奇斯的男孩被丢在奴隶舱里,海盗们分配的很明确:把罕见的索龙卖给喜好收藏不同种类奴隶的赫特人,齐格里亚人的女王想要一个有原力的奴隶很久了,而盖伦则被抓去了轮机室负责修理反应堆。

至于一边缩起来不停在哭的奥森,按照海盗们的安排,等跳出了超空间,就直接找个港口把他就地宰杀。

“你还是不能用原力吗?”索龙皱着眉头凑近安纳金小声耳语。

“有时候行,”安纳金又尝试了一下,最终还是挫败地放弃了。

奥森一直在哭,绝地学徒的头都被吵大了:“给我闭嘴小哭包!要不是你非要闹着在卡夫林星环买鱿鱼吃,我们怎么会被海盗抓住!”

浅棕色头发的男孩被吓得噎住了,上气不接下气地抽泣了两声之后,他委屈地说:“可是……你们两个至少还是被卖掉去做奴隶,都有逃走的机会,可是我要被杀掉了呀……我好害怕……”

“我宁愿死都不要再做奴隶了!”安纳金咆哮了起来,突如其来的黑暗席卷了整个船底舱室。蜥蜴纷纷逃窜,钻进了索龙的衣服里。

索龙没有像奥森一样被吓到,他的黑暗里红眼睛闪着光:“安尼哥哥,你再试试,看看现在你的原力使用范围是不是更大了?”

安纳金看着索龙一蹭一蹭地带着蜥蜴们爬远,刚刚被愤怒冲昏的头脑冷静下来,他发现自己的原力使用范围好像有些恢复。索龙轻声说:“我刚刚一直在想他们是怎样扼制了你的原力,因为你并没有吃什么外面的东西,所以应该不是下药。这艘船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装置,如果有的话,虽然奥森很蠢,但这些东西不应该逃出他的眼睛。另外在被押送到这里的时候,我有观察过船长室的装置,典型的沙法风格,而我以前看过沙法在旧共和国时期的艺术,经常出现带着一种四只眼睛蜥蜴的勇士和手持光剑的人决斗,这也许说明蜥蜴在对付原力者的时候,很有可能有什么重要作用。”

“所以,”蓝色的少年下了结论,“我猜想这些蜥蜴有可能让你的原力失灵,于是离开你一段距离做一个验证。”

“现在我们怎么办?”安纳金着急道。

奥森看到红眼睛转向了自己,“现在我们就需要小哭包的建筑学知识了。你还记得房间上面柜子的脆弱之处在哪里吗?”

守卫的海盗听到舱室里面传来巨响,骂了一句,打开舱门,直接被蓝色的光剑捅了对穿,安纳金的愤怒仿佛具象化的黑雾席卷了整艘船,而索龙抱着那些小蜥蜴和奥森缩在一起瑟瑟发抖。

塔金作为同意这帮学生出门去玩的负责人,在上报情况的第一时间就被议长叫去办公室,说自己迫于绝地压力,不得不将他降职为中校,但他仍然有完整的指挥权。“毕竟失去他们的天选之子,武士团的长老们一定会要个说法。”帕尔帕庭唉声叹气地解释道,“塔金中校,你千万不要为了补偿什么而去冒险,绝地武士团已经确信他们生还无望了,劫走他们的海盗毫无线索。”

塔金面无表情地听完,他并不想反驳议长,可绝地的做法仍是让他无法不嘲讽。在这样紧急的时刻,他们想到的第一件事竟然不是解决。然而他没有过多精力去细想绝地的不合理,只是将自己关在密室里,反推各种可能性。

没有军队,没有交火,一个绝地武士保护的团队竟然就这么被俘获了——除非这个绝地的原力被抑制。

塔金皱起了眉,安纳金或许暴躁,行动中却不是不谨慎的人,而他的原力居然被抑制了。他思索着,不应该是误食药物,也不该是仪器,生物手段是最有可能的。他打开了电脑,在古老的数据库里搜索着信息。

伊萨拉米尔蜥蜴,原产地摩克尔星。

进一步搜索,在卡夫林星环,安纳金他们发来最后讯息的同时停留的船舶里,只有一艘曾在那里有过停留。

当他登舰的时候,塔金却出乎意料地只见到了满地的尸体和昏迷过去的布伦多尔,帕德梅与奥森,索龙抱了一大群蜥蜴躲在远处不敢靠近,而安纳金面目阴沉:“想做我主人的,都得死。”

 

 

 

十一.

优秀与脚踏实地同样重要。

——威尔赫夫·塔金

 

谢谢塔金老师的安慰,蹭蹭。

——布伦多尔·赫克斯

 

期中考试是场大考,除了依旧拒绝出题的塔金,所有的课程都会考到。放弃了高数和工程概论的索龙和放弃了共和国战争理论基础与共和国历史的奥森结成了同盟,而布伦多尔仍然忧心忡忡地负责他俩的提拉米苏供应。

塔金不喜欢这么多考试,但也不得不担任监考。

“索龙同学,做题就好好做题,你扭来扭去地做什么?”他从数据板上的埃里亚杜年度GDP报表上抬起眼睛,淡淡地问正比划得行云流水的索龙,顺便挡住了奥森投向这边的视线。

奇斯少年立刻回答:“塔金老师,这是一种我们族人流行的舞蹈,用来祈求好运的。”他眨着眼睛看着塔金,奥森都开始哼哼起来了。

“那你出去跳完再进来。”塔金不为所动,把他拎了出去。

“塔金老师,我知道这样不对啦,但是我答应了奥森帮助他……奇斯人做出承诺是不能够更改的。”索龙开始哭起来,“而且共和国本来就很蠢,为什么非要逼着一个工程专家学军事理论啊,可以给他配备助手嘛,人才浪费。”

塔金冷冷地盯着他:“这就是你的短视。”他说:“想要蒙蔽你的人不仅仅是敌方的指挥官,他们可能潜伏在各个行业里。我很欣赏你每次展现出通过艺术对一个种族的分析和了解,但是永远不要忽视个体本身。”

“我觉得这话应该说给奥森听。”索龙很不高兴被批评。

“你们两个都应该学习一下布伦多尔的踏实,尽管他的智商可能比你们两个低多了。”塔金把他放了进去。

结果是索龙和奥森几乎包揽了每门课的第一第二,几乎毫无争议地引爆了科洛桑军事学院的八卦论坛,两个人穿着白色的校服一起出门一起玩,一起吃点心的照片被匿名上传,下载量差点刷爆了服务器,并成为了“学霸只和学霸做朋友”的校园传说。

布伦多尔则一直高出班均分五分,算是个得过且过的成绩。他接到家里的通讯,让他多跟所谓的“科洛桑双星”交流沟通,以后说不定对仕途大有裨益。他放下通讯器,叹了口气,朝台上和塔金一起接受《共和国教育时报》采访的两个白衣少年看去。

他对自己的认知很清楚:即使在阿卡尼斯——甚至即使在赫克斯家族里,他都算不上最出众的那个。不思进取和怯懦怕事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性格,这也让他在群星熠熠的军事学院毫无特点。

谁会去记住一个一无所长的人呢?

布伦多尔苦笑一声:即使现在奥森和索龙跟自己相处愉快,但毕业后呢?野心和才华,加之塔金老师的提携会让他们在日后顺利地平步青云,而自己只要能守住阿卡尼斯的祖业就好,没有过多的奢求。三个人的差距一定会越来越大,他们一定渐渐地不愿意跟自己交流了。

红发少年随手给与自己同发色的娃娃盘了盘辫子,一边坐着的艾伦达皱着眉头看了一眼他,往远挪了挪。

“与您住在一起的两个学生表现如此优异,不仅仅有着好成绩,还是校园里的明星。家长们都很想知道您是怎样教育出来共和国的精英的。”

“他们聪明。”塔金面无表情地回答,抱着一个模型球的奥森和抱着蜥蜴的索龙不耐烦地在他身边扭来扭去,被他一手一个摁住。

记者十分尴尬:“呃……那么除了智力因素,您认为成功还有什么其他的必要条件吗?”

“关于成功的定义是什么?”

“那个,就是现在共和国通行的对成功的定义啊……比如事业有成,有一定的社会财富,获得众人的尊敬什么的……”

“按照这个定义来说的话,”塔金继续摁着那两个扭来扭去的学生,朝台下的布伦多尔看了一眼。“成功算不上什么。”

“坚持才是。”

 

 

 

十二.

能拖到明年的事就绝不在今年完成。

——奥森·克伦尼克

 

随着人造雪花的飘落,共和国新年将近,大家都无心上课,连塔金主讲的陆战理论上都有人明目张胆地拿着通讯器聊天,索龙和奥森已经开始琢磨新年舞会要怎么过,而布伦多尔则去各种科洛桑的展会,带着艾米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转来转去巡场,基本上不会在课堂上出现。

“为什么我们的舞会不能和科洛桑工程学院联谊啊。”奥森倒在床上抱怨着,怀里是那个上节目时就抱着的硕大灰色球球,现在它变成了毛绒的,上面还有个圆形的凹槽。而索龙则顶着一只伊萨拉米尔蜥蜴从上铺探出头来:“别想啦,即使联谊,你的盖伦也不会参加任何社交活动的。”

“索龙你真讨厌!”这话让奥森很是生气,直接把球球冲着索龙的脸砸过去。后者很是敏捷地躲开了,落回来的球球砸到了始作俑者的头,让奥森疼得哭了起来。

因为书桌被撤走而不得不趴在双人床上出题的塔金被他吵得头大,起身捡起来了那个球球:“这是什么?”

“盖伦改装的毛绒应急灯!里面是一小片水晶做能源,可以用好久的!”说到这里奥森很是得意,破涕为笑,给大家演示起了如何使用。

塔金直接夺过来那个球球,拿着应急灯照起了奥森:“克伦尼克,给我乖乖睡觉,不要发出任何声音。”他非常后悔因为奥森一直在闹(“布伦多尔抱着艾米丽,索龙也有蜥蜴可以抱!我也要抱一个!”)所以给他随手买了个模型球让他能安安静静地上节目,现在这个每天公放魔改球球已经和它的主人一样,成为了宿舍最主要的噪音来源。

奥森哭哭啼啼地抱着球睡了,塔金又转向索龙。“你的那些蜥蜴味道太大了。”

“我有每天都给它们洗澡!”蓝皮肤的少年把头顶上的蜥蜴拽下来,在脖子上毛绒绒地围了一圈。

“我说的是铲屎,你每次都是这样,我不提醒你你从来都懒得去动一下。还有,把蜥蜴砂盆放到阳台上去,保持通风。”塔金批评他,“你们奇斯人的嗅觉都是不存在的吗?”

“塔金老师!我要向学校的伦理委员会报告你种族歧视!”索龙也气鼓鼓地溜下来,在塔金身边趴着。

“我无所谓,但天行者先生等你不在宿舍的机会很久了。”塔金面无表情,“他一直就想弄死这些蜥蜴。”

“所以他的宿舍修不好了吗?”索龙小声地嘀咕了一句,蜥蜴又从他的脖子上跑到了怀里。

安纳金就在这时推门而入,奇斯男孩发现自己的头发被绑在了床柱上,十分生气,一边在布伦多尔的帮助下解开头发的原力打结,一边把蜥蜴固定在脖子上让他没法掐自己。绝地学徒懒洋洋地躺倒在床上:“提醒你们一句,赶快收拾屋子吧,原力告诉我宿管们要来突击检查了。”

布伦多尔“呀”地叫了一声:“我的烤箱是违禁物品的,还有电水壶……”

绝地男孩用原力拉扯开奥森的被子:“起床,帮布伦多尔藏东西!”塔金还没来得及阻止他:“我刚让克伦尼克闭嘴睡觉——”安纳金就把奥森弄醒了,哼哼唧唧地下来一起帮忙拆开那些违禁电器分批藏好零件。

但是多到要溢出来的衣服就很麻烦了,三个学生一起眼巴巴地看着塔金,后者迫于无奈允许他们把多出来的衣服叠好放到自己的柜子里,然后整个宿舍最后一片空间就迅速地沦陷了。

在索龙满地跑来跑去抓蜥蜴藏起来的时候,宿管敲响了门,塔金带着安纳金过去,一个男孩站在拿着本子记录的威奎人前面:“您好,塔金老师,以及借宿的天行者先生。我是佩雷恩,这次负责检查宿舍的学生代表,可以让我进去吗?”

这时索龙一声惊呼,一只小个儿的伊萨拉米尔蜥蜴被它的同类挤出去掉在地上了,还发出了小小的叫声。佩雷恩皱起了眉头:“这位同学,那是……”

“毛绒玩具!这些都是我的毛绒玩具!”索龙恳求地看着他。

佩雷恩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嗯,毛绒玩具,可爱。”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