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情景喜剧】科洛桑合租指南(十六-十八完)

十六.

 

前绝地学徒阿索卡·塔诺袭击圣殿案的事宜已经公布了,安纳金最终还是没忍住,他来到公寓楼下,发现已经站着一排士兵,带头的法院工作人员还礼貌地阻止他:“天行者大师,由于您和被告人塔诺的师徒关系,您不可以接触控方的公诉人。”

安纳金忍住发怒,他离开了大门,绕到偏僻的一处,翻开石头堆顺着通风管道钻进去。这是他小时候发现的密道,可以直达他们的公寓。幸运的是,虽然现在长大了不少,也只是有点挤,爬起来比较费劲。

“天行者将军。”他推开屋里通风管道口的栅栏时,正好看到塔金就站在面前,面色严肃:“按照回避原则,你不应该跟我见面。”

“我知道。”安纳金叹了一口气。

屋子里是一片诡异的沉默,甚至连平时打扫时总是释放一连串超大噪音的OK都悄然无声。安纳金不自在地用左脚拨弄着右脚拖鞋上的绒毛,然后才吞吞吐吐地问:“小哭包在加班吗?”

“他一直在用实验室测试圣殿材料的应力强度,以及计算各种模型,这两天都睡在工程兵团。这些建筑相关是他的专业,我不太懂。”塔金回答。

“哦。”安纳金说。塔金看了他一眼,转身回到桌前整理起证据。

“贝尔在陪审团中。”安纳金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口。

“我改了主意,留下他有点太显眼了。我已经跟雷纳夫联系过,他作为埃里亚杜的代表有参加审判的资格,我在陪审团筛选中留下自己的叔父也是合情合理。”塔金没有回头,“他知道阿索卡的事,如果她被判处流放,他会让她到埃里亚杜进行名义上的服刑,这样她还可以处在你的照顾之下。”

“你还是觉得她是圣殿袭击的幕后操纵者。”这个认知让安纳金痛苦。一开始的焦虑和无措过去后,他现在能够理智地思考。这没有多大帮助,除了能清楚意识到对方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

塔金摇摇头,“准确地说,阿索卡是圣殿袭击案真凶的可能性就目前的证据来看是最大的。”他沉静地叙述:“按照阿索卡的证词,她晕倒之前被人袭击,而她对袭击者一点察觉都没有,这是非常矛盾的。你们绝地的原力感应为什么突然失灵?这太巧了。”

“她是怎么解释的?”安纳金第一次知道塔金判断的关键点,这让他皱起了眉头。

“文崔斯。”塔金的回答很简短。

获取到关键信息的安纳金立刻转身,看看楼下没人,从窗户蹑手蹑脚地翻了出去。他一边跑一边联系帕德梅:“你和阿索卡交流的怎么样?”

“很不好,”参议员在另一边叹气,“她没报多大希望,我跟她说了,你在努力寻找证据,但被绝地武士团剔除让她很伤心。”

“奥森呢?他跟你联系了没有?”

“现在还没有。”帕德梅回答了他的问题,又问了一句:“你跟塔金上将见面了吗?”

安纳金点了点头,“还好,他想好了阿索卡的退路,但对她还是不信任。”他第二次叹气,“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不太喜欢彼此。”

“这是最正常的,安尼。”帕德梅柔声劝他,“去看看奥森的进展吧。”

“如果阿索卡不是个绝地就好办了。”来到那个小哭包的办公室,安纳金有些意外地发现顶着黑眼圈和乱糟糟头发的奥森,他这几天都像是没有好好吃东西的样子,看上去原本胖鼓鼓的苹果肌都扁了,地上乱七八糟的都是速溶咖啡的咖啡袋,“那些炸药虽然摆在了圣殿结构最薄弱的地方,可要产生这样的爆炸效果,莱塔的那些炸药效果并不够,除非她有原力的帮助。”

他看了一眼安纳金,蓝眼睛里满是血丝:“对不起,我尽力了,”奥森低下头去,“我用了很多方法,都没能排除原力这一因素……”

“别太自责了,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也许我可以去现场检查一下原力的波动。”安纳金捏了捏他的肩膀,“没有你我想不到这个,谢谢你,奥森。”

 

 

 

十七.

 

安纳金带着501的成员们护送着帕德梅到了法庭外:“轮到你筛选陪审团成员的时候,留下埃里亚杜的代表,塔金先生说那是他的叔父。”他低下了头,“我很没用,我知道阿索卡是无辜的,可我现在什么都不能帮她做……反倒是塔金先生至少还能保住阿索卡的命,而且安排给她的出路也……不算差。”

有什么比被自己一直信赖,并肩作战的朋友抛弃更差的结局呢?

“每个人都尽力了,安尼。”帕德梅眼睛里全是忧伤。

“而我该试试去找文崔斯。”安纳金皱眉,“我还没有尽力。”

另一队士兵护送着塔金经过了他们,对方目不斜视径自走进了大厅。帕德梅看了看,小声问安纳金:“你因为阿索卡让塔金先生生气了?”

“没有吧?”安纳金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他不是一直都这样嘛。而且塔金先生本身又没有对什么投入过非常深厚的感情,所以不理解我对阿索卡的心理,那是很正常的。我想通就觉得没什么了。”

“这话太伤人了,好像你不是跟在他身边长大的一样。”帕德梅对塔金说不上喜欢——她不是很能认同那种靠威慑维持秩序的政治理念,塔金本人又很严肃,说起来她喜欢奥加纳议员还要多些——但是她又不傻,细心和温柔一向是帕德梅的优点。

安纳金有点自嘲地笑了笑:“我被绝地抱走了一年多才从圣殿溜出来,回到公寓的时候他也完全没有惊讶,只是让我换拖鞋,洗手,准备吃饭,就好像他根本没有发现我丢了那么长时间。”

“你失踪了一年多,而他没丢掉你的东西——那些东西他自己根本用不到,而且你回来的时候应该很突然吧?他怎么知道给你准备一份饭?”帕德梅耸耸肩,“算啦,我先进去为阿索卡辩护,虽然不是很喜欢他,但有塔金先生的保证,就感觉放心多了。绝地武士团既然都开除了她,我觉得也没什么继续待下去的价值。”

安纳金觉得自己快被某种猜想压得喘不上气来了,他强行把注意力转移回了案件:“我……我去追捕文崔斯!马上!”

帕德梅摇摇头,走进了法庭。

安纳金很快打听到了文崔斯的位置,女杀手自然不是绝地天选之子的对手,但这不能阻止她嘲讽他:“哦,我和小索卡是多么同病相怜啊,我的师父抛弃了我,而她的师父也抛弃了她。”文崔斯做作地摇摇头。

“我,不会,抛弃,她!”安纳金咬牙切齿地放开掐着文崔斯喉咙的手,转身奔赴绝地圣殿。他有了个不好的猜测。

法庭上辩论的双方剑拔弩张,帕德梅展示了奥森的圣殿爆炸模型,又转向了陪审团:“天行者将军指出,在圣殿残骸感应到的原力与阿索卡的原力是不一样的。诚然,作为她的师父,他的话不能采信作为证言。但是各位绝地大师,我请求你们去核实一下这是否是所谓的黑暗原力。是有绝地该为此事负责,但你们指控了错误的绝地!”

她的话引起了一片哗然,塔金一只手搭上下巴,皱起了眉。他转身看向帕尔帕庭议长,很奇怪后者竟然没有阻止帕德梅说完这段话。

帕德梅说的有道理,的确不能排除其他绝地作案的可能性。但这番话说出来,势必会引起绝地武士团内部的互相猜忌。即使找到真凶,也会触发信任危机,而这对目前的战争局势非常不利。所以他们早早推出来了阿索卡,为大局计,不让帕德梅说完,牺牲掉一个绝地学徒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也只有安纳金会难过。塔金忽然想到。绝地和议会应该都打好招呼了,牺牲阿索卡,所有人皆大欢喜,只有安纳金会非常难过。

庭审的程序按部就班地进行着,阿索卡虽然不能完全洗清冤屈,但那一席话应该足以让陪审团动摇,即使裁决她有罪,也不会危及生命。帕德梅看向阿索卡,女孩喃喃着“我是无辜的”闭上眼睛。

正在议长准备宣布判决结果的时候,安纳金冲了进来。

“很精彩吗?真讨厌呀我今天忙着跟吉奥诺西斯大公谈判没有看到,”晚上奥森气鼓鼓地吃着相当丰盛的……外卖,OK面对着堆成山的盒子,发出了绝望的“哔哔”声。“不过不可惜!混蛋安纳金能有什么帅气的场面!”

他吃掉了一块披萨,又拿起了一盒章鱼烧:“这段日子可把我饿坏了,我得好好补一补身体,好好补一补。”

安纳金憋着笑,故意使坏又把奥森噎住了。塔金看了一眼他:“够了,安尼,别欺负克伦尼克了,他这次确实辛苦。”

“阿索卡还是不愿意留在绝地了,”说起来这事安纳金又有点不开心,“不过她仍旧做军官,这就还好,我也能见到她。”他举着串靠在塔金身上:“对不起,塔金先生。”

“嗯?”塔金非常罕见地吃着垃圾食品,为这一句“对不起”十分疑惑地看向安纳金:“怎么了?”

“我没想过为什么绝地带走我以后你还留着耳朵拖鞋。”安纳金说,他脑子里已经满是塔金整整一年都在把他的照片和两只脚塞进一只拖鞋里蹦着走路的录像传遍科洛桑大街小巷,动用一切关系找自己却一次次失望而归的画面了。

塔金吃了一口香肠:“是因为我懒得礽?”

“你还有懒得做事的时候?”奥森挣扎着咽下满嘴食物,开口说。OK也在一边“哔哔”作响。

“闭上你的嘴吧,克伦尼克,当心被食物扼住了喉咙!”

 

 

 

十八.

 

“混蛋安纳金!”奥森哭着从健身房里跑出来,“去死吧!”

他在塔金的穿梭机后座上气鼓鼓地缩成一团,年长的军官疑惑地看向跟上来在副驾驶落座的安纳金:“你对他做了什么?”

“拖他上称。”安纳金笑得前仰后合,“塔金先生你相信吗,即使是我的原力都拖不动坐在地上的小哭包。”而奥森更生气了:“我没有非常胖!明明是你这个天选之子徒有虚名!尤达大师肯定拖得动!”

“别说尤达大师,你倒是乖乖上称啊。”安纳金笑得发出了桀桀怪声:“克隆人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我们共和国军队势如破竹,不知道到时候典礼上会不会看到你,考虑到那时候你估计会胖成一只沙克兽,没脸见人咯。”

“我……我不会胖的!我会穿着漂亮的新制服,披着超级拉风的白斗篷登上巡洋舰和最高议长一起环游银河系!把你的风头都抢光!”奥森气咻咻地挥动着小胖手去揍安纳金,被后者轻轻松松固定住双手,揉了揉头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安纳金趴在塔金身边问:“等战争结束了,你会去哪里呢?”

“回到埃里亚杜,承担我对母星的职责。”塔金想了想,回答。“你呢?我看你不是很想在绝地武士团呆着,但估计你也不愿意回到塔图因。”

“我跟帕德梅说好了,到时候跟着她回纳布。”安纳金托着下巴,手里拨弄着原力的丝线,它们最近很不安。两人一起看着楼下还在带着OK喋喋不休抱怨着做家务,悄悄换成耳朵拖鞋的奥森,安纳金苦笑一下:“有时候我还挺羡慕小哭包的,感觉他很单纯,总是无忧无虑的什么都不想。”

塔金看了他一眼,的确,经过那件事后,安纳金的确变得比奥森成熟得多:“我不反对,事实上很支持你离开绝地的想法。不过,你还得尽完职责。”

“是的。”安纳金点头。“我一直在做一些噩梦,里面阿索卡和欧比旺都被西斯杀了,帕德梅也在痛苦中死去,还有很多的爆炸……我看不清,绝地大师们都说这是因为原力预见的未来不可捉摸……”

“那就别去揣摩未来,尽量把握现在吧。”塔金对原力没什么理解,随便应付了一句。

最后的几个月过得还算轻松和惬意,阿索卡虽然离开了绝地武士团,但和安纳金也时常能见到,并且501军团的人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对她的态度一如往前。帕德梅身体因为议会工作有些不适,不过她的精神头很足。

而奥森出于对腐肉高原的畏惧之情,也在兢兢业业地减着肥,扣腰带时已经不用吸气了。

这一天安纳金本来说好回公寓吃饭,奥森特意早早赶回来抢占了耳朵拖鞋,然后打开冰箱,把满满一盘兔子水果都拿出来赶快吃了个精光,然后把盘子交给OK销毁罪证。

可出乎意料的是回来的只有塔金一个人,而且还直接回到书房,根本无心做饭的样子。奥森小心翼翼地挪到门口,只能从门缝里看到他在不断地接通全息通讯,发信息,以及处理文件的身影。直觉告诉奥森出了大事,他没敢去烦塔金,自己翻出来吃的热了热,然后乖乖回去睡觉。

他是被枪炮的轰鸣吵醒的,奥森哆哆嗦嗦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半天,最后终于强忍害怕把被子拖在身后,带着OK去敲了主卧的门。

“克伦尼克?”塔金已经换了睡衣,平时用发胶固定梳得很整齐的头发也散着,应该已经睡下了。

“外面怎么了……我有点害怕……”奥森眼泪汪汪地说。

塔金叹了口气,给他让开一边:“进来吧。”

奥森拒绝上铺,幸好下铺也比较宽,而且塔金不是很占地方。他们背对背躺下,奥森还是在发抖:“塔金先生,你睡了吗?”

“没有,你抖得整张床乱晃,我睡不着。”

“我还是害怕……”奥森吸着鼻涕,“如果打到这里来怎么办?”

“我枕头下有爆能枪,到时候你闭上嘴,跟我逃跑就行了。”塔金很不耐烦一样:“现在给我睡觉,明天还要早起上班。”

奥森小小地哭了两声:“可是,盖伦也不知道怎么样……”

“明天我给你查好吗?现在,行行好克伦尼克,安静一会儿,别吵我睡觉了。”

对面抽泣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终于停了,塔金翻过身来,发现奥森即使睡着了也还在难过。他叹了口气:战斗的声音里有光剑的“嗡嗡”声,而且听上去并不占优势,多年战争的敏锐告诉他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第二天他们照往常一样上班,奥森解开安全带先蹦下来,跑进了军部大楼的一层大厅准备去摁电梯,塔金停好穿梭机走进门,阿梅达就迎上来。

“塔金总督,真是恭喜了。”蓝山羊皮笑肉不笑,“议长晋升你做西斯温纳的星区总督,听说你们家乡接你回去赴任的舰队今天就来了呢。”

“怎么回事?”电梯到了一层,奥森发现塔金没有一起上来,回头来找他。“阿梅达议员,昨天晚上……”

“绝地武士团要刺杀议长,被天行者将军带着501军团剿灭了。”阿梅达说,“可惜了天行者将军,年纪轻轻就牺牲在了肯诺比的剑下,阿米达拉议员也为此心碎而死了。”

奥森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混蛋安纳金……”他哇一声在大厅里哭起来,引得路人纷纷围观。塔金倒是神情平静地把他拽过来:“我知道了,谢谢你,阿梅达议员。今天我们两个请一天假,我回去安排一下各种交接问题。”

奥森哭了一路,回到公寓闷闷不乐地坐在床边,看着来往的人把塔金留在这里的文件,地图以及通讯设备要不搬走,要不就地破坏。埃里亚杜船队预定到达的时间是下午,而他忙完这些,开始收拾私人物品时,已经连午饭时间都错过了。

看着塔金把衣服叠好收进箱子里,奥森和OK默契地配合着把他每一件收拾好的衣服都拿出来弄乱。塔金叹口气,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它再拿回来重新叠好。“你知道我肯定得走的,奥森,没有错过时间什么的问题。”

奥森的小胖手擦着眼泪:“就不能留下来嘛……我都习惯你们了,现在突然间所有人都抛弃我,只留下我一个人……”

“奥森。”塔金把行李箱阖上,“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从拥有一切到一无所有,就是这么简单。”

“可我还是很难过。”奥森努力憋着哭,“要是混蛋安纳金被绝地抱走的时候,你在就好了,他就不会死掉。”

只有两个人的公寓空旷而沉默。

“那时候我在。”塔金突然说,“我站在楼上看着他们抱走的安尼,因为我以为去绝地,他才能够更好地发展。”敲门声响起,他拎起了行李箱,把爆能枪别在腰带上:“接我的人来了,我的房租还没到期,你可以不用急着找室友。”

他咬了咬嘴唇:“你不是很喜欢那双耳朵拖鞋吗?我给你留下了。以后再见面不要再当小哭包,一点儿军官的威严都没有。”塔金放下了钥匙走下了楼。

奥森擦干净了眼泪,趴在窗口看着对方头也不回地跟着接应人员登上了穿梭机。带着蓝色尾焰的穿梭机起飞,逐渐隐没在了科洛桑的夜色当中。

 

 

 

——完——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