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帝国军官】阿卡尼斯的夏秋之交

阿卡尼斯的夏秋之交是一个专门的季节:它持续时间大约一个月之久,此时天空不同于夏日艳阳也非秋高气爽,而是长久地被阴云笼罩,如同一块灰色的粗毡布,落下玻璃珠一样大,也一样透明的雨。雨停的时间似乎永远是黄昏,然后青苔开始沿着墙肆意生长成不同的形状。这是颗沼泽星球,却没有纳布一样的美景,只有永远散发着潮湿气味的土地。

自从赫克斯准将陷入帝国的流言纠葛,被停职调查,禁足在他的母星上已经有一个月了。他的厨娘每天忧心忡忡地前来送饭,生怕自己的主人产生什么可怕的念头,不过对方倒是安闲自适,甚至有闲心关心一下大宅的园艺。

“我们将这土彻底烧一遍,”他指挥着厨娘趁着雨停,带着几个同样高大的园丁在花园里翻土,一寸一寸仔细灼烧过,反正他现在有的是时间。

灼烧过的土壤呈现出一种别样的黑色,散发着某种焦糊味,从人们的指间落回地面。赫克斯对此十分满意,他说:“我要种一些兰花,这是清除杂草残留根的最好形式。”

劳作的间隙,厨娘起身在赫克斯身边的土垄上坐下,“将军,”这个脸上带着雀斑的女人有些胆怯地开口,“我听来这里的几位长官说,您好像与什么天行者将军的泄密事件有关?真的吗?如果是真的,我们要不要去找一下高级星区总督塔金?我记得他非常赏识您……”

“你越界了。”赫克斯淡淡地警告她。“做好你手头的活儿,这些事不是你该多嘴的。”

这几天连着出门让他终年不见天日的苍白都有了一丝血色,手腕上青蓝的血管也不那么明显。厨娘迅速安静下来,给单薄的男人披上一件大衣以抵御逐渐上来的夜风。

忽然一架穿梭机带着巨大的气浪缓缓降落在不远处的空地上。那些在赫克斯大宅里工作的农民们好奇地打量着黑盔黑甲的死亡士兵和他们护送的白衣上校——帝国安全局局长尤拉伦。

赫克斯对厨娘说:“你留在这里监督这些家伙继续干活,这位长官找我有事,我们回屋去稍作商议。”深色头发的女人恭敬地答应了下来,尽职尽责地督促着其他人继续烧完了剩下的土。

她简单地洗了洗,换上回厨房工作的干净制服前去向她的主人汇报。走到门口时却听到赫克斯的声音,“恕我多问,尤拉伦上校,我很好奇是谁让我蒙受不白之冤?”

“是索龙元帅。”另一个声音答道,“之前安纳金·天行者未死,而是变成了达斯·维达的流言来自外环您的辖区,所以我们不得不对您严加盘查。而现在情况清楚了,是吐火兽号的舰长在度假时随口说出来自索龙元帅一个未证明的猜想所致。”

她被吓了一跳,天选之子的故事,即使在这种穷乡僻壤也流传甚广。传播这种谣言,比一般的泄密危害更甚。如果不是赫克斯准将沉得住气,而是像她的想法那样草率地四处求人,以他毫无背景和战功的身份,很容易就会被定罪。

“我听说索龙元帅最近还与维达大人一同有个任务。”赫克斯的轻笑声在屋里回响,就好像刚刚在悬崖边上走了一遭的不是他那样。

尤拉伦的语气似乎有一丝惋惜:“他正是在这次任务中否决了自己的猜想,十分肯定地告诉我安纳金已经死了。对误伤了您,他十分抱歉,并提出保荐您担任将军来弥补对您的损害。”他顿了顿,忽然问,“但我想问一个问题,你真的相信安纳金已经死了吗?”

“我对此毫无想法,一切以塔金总督的意见为准,”赫克斯声音冰冷,“从分离势力的少尉一步步走到今天,我很清楚不去冒犯不该冒犯的人。”他坚定地回答道,“原力在上,如果赫克斯这个姓氏同天行者发生什么瓜葛,就让我死无全尸。”

一时所有声音仿佛都被吞没了,许久,又或者也没那么久,她听到尤拉伦将告辞才反应过来,装作刚跑进来的样子气喘吁吁地汇报,“整个花园的土已经都烧过一遍了,确定不会有任何过去的残留。”

“很好,”赫克斯微微点头,又转身向尤拉伦微微弯腰,“我不送您了。”

穿梭机蓝色的尾焰消失在暗红色的天空中,厨娘还是忍不住问道,“主人,您认为天行者……”

“你今天做的很好。”赫克斯打断了她,只是眺望着窗外,半分感情都没有地命令道,“赶在秋天到来之前,把新的兰花都种上吧。”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