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Galennic】海的OK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个遥远的银河系,这个银河系里没有安徒生,海底也不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不过有一点他说对了,那里深得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底。海底的人们就住在这下面。
奥森·克伦尼克就是一条生活在海底的人鱼,主修建筑,被人鱼总督塔金选去修一颗可以击沉大陆的超级武器死星。海底的物理学跟陆地上的很不一样,他们基本没有光学,所以海底死星用的是冲击波。
奥森很臭美,他是一个白色的人鱼,身后常年跟着由上百只水母组成的白色披风,眼睛是斯卡里夫海的蓝色,纯净又澄澈。所以奥森讨厌污染海洋的人类,第一,海水会变色;第二,水母会死。
他的另一个爱好就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去没有光的海沟里翻出来一些丑丑的鱼去吓索龙。索龙是北冰洋的人鱼,有着月白色的皮肤和深蓝色的鱼尾,大家都说他的尾巴最漂亮,因为他的腹鳍,背鳍和尾鳍都是双层的,尖尖带一点点明亮的金红色。奥森很嫉妒。
索龙看丑丑的鱼有时候会吓哭,经过的塔金就会用他的银蓝色尾巴狠狠抽奥森一耳光。对于自己的尾巴没有银色反光这件事奥森很介意,所以会追在塔金身后吵很久,让一整片静谧的海域都被扰动,五颜六色的小鱼都不安地游来游去。
塔金不理他,或者再给他一耳光。
如果塔金不过来,索龙就会冲奥森嫌弃地吐舌头然后游走,不理他。
或者拿可怕的北极鱼反而吓哭奥森。
奥森非常讨厌一条湖绿色尾巴的人鱼赫克斯,这条人鱼的红色长头发就像是火焰,又像是阳光,每次见到奥森就会嘲笑他又胖了。
但也会和奥森肩并着肩,一边端着金黄的海螺坐在礁石上看塔金和索龙矫健灵敏的身形,一边诅咒着他俩,同时大口吃着粉红色的螺肉。
漆黑的西斯虎鲸维达是这片海域的管理者,他住在一艘沉船里,在奥森胡乱游的时候,会警告他:“不要被洋流扼住了喉咙!”
终于,在奥森生理成年很久后,维达终于允许他浮上水面:“不要去接近人类,也不要接近船,因为我懒得救你,而你这么蠢,很容易被网和铁链缠住尾巴。”
“哼!”奥森气鼓鼓地游走了,他拖着上百只水母组成的白色披风游向海面。夜晚到了,这些水母发出美丽的荧光。
海面上,月亮的光芒是皎洁的银白色,而不是淡蓝色的。奥森随着海浪到了岸边,但他发现有人,却又因为退潮被留在了岸上,于是只能躲在一块礁石后面。
对方是个英俊的男人,正在借着月色看书。奥森非常蠢,他好奇地探出头来,被轻而易举地发现了。
“你不认识字,我给你读吧。”他很温和,用一种奥森从来没听过的声音给他读着这本有关于物理,能量和水晶炼金术的书,奥森听得入神,他深深地爱上了这个人类。
他知道了人类的名字叫做盖伦,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学生,可是没有钱读大学。奥森找到自己所有的珍珠,要去帮助盖伦。
他又找到藏在礁石缝隙里的赫克斯,后者正微笑看着一颗被暖流照顾的粉红色半透明的卵:“你看我的阿米,是不是很可爱?”
奥森点点头,告诉赫克斯他爱上了盖伦。赫克斯高兴地说:“那不是跟童话故事一样吗?”他拿出自己多年在沉船里收集的红宝石送给奥森。
奥森把珍珠和红宝石悄悄藏在盖伦读书时坐的礁石下,看他惊讶地发现这些,然后顺利地换到上大学的学费。他的笑容让人鱼感到快乐。
但很快他就不满足于现状了。
“变成人的魔法?”维达面对奥森的问题摇了摇头,“我以前是人类,叫安纳金。我只知道把人变成海洋哺乳动物的魔法。”
在被奥森烦的要死之后,塔金带着他去找了帕尔帕庭。
“我知道你是来求什么的,”帕尔帕庭说。“你是一个蠢东西!”他发出一阵可憎的狂笑,然后给了奥森一瓶药水,“我是看笑话的,我以前听过一个老头子编的故事,里面的巫婆要了人鱼的舌头。但我只要你乖乖修完那颗死星再走。”
奥森信守承诺,死星震沉了整个亚特兰蒂斯。于是他带着药水浮上海面,晕厥过后,奥森发现他白色的鱼尾已经没有了,代替它的是两条只有人类才有的腿。当他开始行走,脚像是踩到锋利的尖刀上。
“啊,是你!”盖伦从大学毕业,见到岸上的奥森,兴奋地跟他说:“我相信你是我的幸运星尘!你不知道我在遇到你之后交了多大的好运!”
“我知道,”奥森说,“珍珠和红宝石是我送给你的。”
“那我就更得邀请你参加我的婚礼了,幸运星尘。”盖伦笑着回答:“托你的福,我在大学校园里遇到了一生的幸福,莉拉。”
奥森沉默地看着穿着白纱的女人,他不喜欢,人类的衣服比起一百只水母组成的,晚上有荧光的白披风要难看得多,但他什么都没说,就像声音被帕尔帕庭拿走了一样。
婚礼结束后,他们在船上尽情狂欢。奥森的舞步是所有人都无法比拟的,哪怕他在海底时被嘲笑有点胖,又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所有人都睡着后,他独自站在甲板上。
忽然,赫克斯出现了,他给了奥森一把尖刀:“把这个插进盖伦的胸膛里,他的血流在你的脚上时,你就能恢复鱼尾了。”
奥森看到他变成了短发,轻声问:“你的头发换这把匕首,够吗?”
“不够啊,所以我把阿米的壳弄破了,剪了一些他的。”赫克斯催促:“快点,天亮的时候你就会变成泡沫的!”
奥森转身进屋去了,一会儿他浑身是血地拖着睡得诡异地沉的盖伦出来,但是他的腿并没有变回鱼尾。
“别惊讶,”他解释,“这是莉拉的血。现在,我要带着盖伦回到水里生活了。”然后他就抱着盖伦从船上跳到海里。奥森感到自己不断破碎,变成环绕着男人溺水死去身体的冰冷的泡沫。
死星伴着太阳从海平面上升起来,绿色的光芒柔和地照在这些泡沫上。红发的人鱼悲悼地望着。索龙和塔金给了他亘古的蓝冰制作的盒子,让他把这些泡沫带回奥森属于的海底和死星,可赫克斯认为现在的状况更好些。
他丢掉了盒子,转身返回了大海。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