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情景喜剧】科洛桑合租指南(10-12)

十.

 

两人三机器在热火朝天地收拾着屋子,R2“哔哔”地响了起来,报告一条即时通讯。

“小哭包,我们还有五分钟到家。”

奥森立刻惨叫一声瘫在地上,3PO慌忙过来搀扶:“天哪,你没事吧?”OK又在另一边生无可恋地转圈圈,R2用一种嘲讽的姿态把他们撞了一圈,然后把剩下的东西全都堆到了储藏室里,再艰难地把门锁上。

在落锁的最后一刻,公寓的门打开,安纳金和塔金走了过来。奥森紧张地抱着OK,而白色的机器人瑟瑟发抖。

所幸塔金看起来精神不是特别好的样子,匆匆扫视了一圈屋子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随后跟着的安纳金一脸担心,奥森凑上来:“他受伤了?我觉得他气息很不稳定,是逃跑过程中受的伤,还是被拷问了?”

“有点儿复杂,”安纳金也只丢下一句话就跟着进了屋,“我一会儿再跟你们解释。”

他关上门,正面对上塔金非常不悦的目光:“安纳金·天行者,你需要对你今天的不当行为向我道歉并说明理由。”他摇摇头:“我知道你和克伦尼克串通好了,但你不应该用那样的方式阻止我,这使我感到冒犯。”

“我想这样做很久了,跟他们没有关系。”年轻的绝地欺身向前,将年长者逼退到床边:“不必拒绝我,我知道你也想。”

“你正在做一件错事。”塔金警告道。

安纳金将他仰面推倒,把自己卡在对方的双腿中间,解着对方的扣子。听到这句话他抬头笑了笑,露出尖锐的牙齿。塔金发现那种奇异的瞳色又出现了。

“不要拒绝我,”绝地武士的嗓音低沉沙哑:“没有人能拒绝我。”

“外面还有人。”

“我并不在意。”安纳金爬了上来,阴影笼罩住了对方。

这个“一会儿”差不多是一整天的样子,R2欺负着OK,OK又欺负着3PO,3PO喋喋不休地抱怨着把地板拖了。奥森用扫帚和拖布,外加一些建筑学知识顶住了储藏室的门,打算等塔金去加班的时候再好好清理一下里面的东西(实际上就是扔些东西确保门能关上并且再也打不开,换句话说他打算再也不收拾了)。

在塔金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奥森非常非常难得地主动迎上来:“塔金先生,盖伦走前把早餐做好了,需要我给你拿吗?”

“谢谢。”塔金眯起眼睛看他,“克伦尼克,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你一定吃了很多的外卖。”

“……诶?”奥森咬着手指:“为什么?”

“看看你的肚子,不要吸气,而且你的小胖手愈发胖了。”塔金指了指,“从明天起自己走着去乘坐公共交通上班,你得减肥。”

“不要。”奥森趴在瑜伽球上,“你不能以你的标准来要求我,你的新陈代谢太快了,我可做不到。”

没穿上衣呵欠连天的安纳金也下了楼,三个人坐在餐桌边开始吃饭,期间塔金的通讯器响了,他查看了一下信息:“议长说有个外族的小朋友会暂时来这里住一下,正好这几天安尼回圣殿,你来我房间睡,把你的房间让给他。”

安纳金一脸的“我不是很高兴,虽然我不说,但是所有人都要看出来我不是很高兴。”

而奥森就更不高兴了:“不让。”

“克伦尼克,你懂点事,我的房间里放了很多军事机密,不能让外族人看到。”

“我的房间里还挂着一个战斗太空站的设计草图呢,据说是从吉奥诺西斯那里搞来的军事机密。”奥森继续抗议。

“据说他是学艺术的,看不懂那个。”塔金叹了口气:“如果你答应,我就不强迫你减肥,而且他来了后可以跟OK一起帮你做家务。”

“好的!”奥森听到这句话眼睛亮了起来,“我会把所有的家务都推给他和OK的!”

这时被叫到名字的机器人以为他们是在叫自己,慢吞吞地移动过来,不小心撞倒了撑着储物间门的扫帚,刹那间被里面排山倒海涌出的杂物掩埋,发出“哔哔”的求救声。

“啊哦。”奥森小声说道。

 

 

 

十一.

 

“请问,塔金上将是住在这里吗?”

奥森睡眼惺忪地去开门,被门口站着的蓝皮肤小男孩吓了一跳。对方的衣着有点古怪,不过很好看。他拉着一个行李箱,黑色的头发梳成整齐光亮的背头,歪着脑袋,一双大大的红眼睛看着奥森。

“不在。”穿白色睡衣和耳朵拖鞋的青年果断地回答并且想要关上门。

“威尔赫夫·塔金上将。”小男孩用行李箱别住了门然后自己挤进来,非常礼貌地冲奥森伸出手:“你好,你可以叫我索龙,我是跟着爸爸妈妈来这里学习核心世界的艺术的。”

“艺术,呕。”奥森挑了挑眉毛,在他的认知里,迫不得已学艺术的都是没脑子学理工的家伙,然后他才反应过来:“等等,你说塔金……他是上将?我的室友是上将而我什么都不知道?”

索龙奇怪地看他一眼,“对啊。”

塔金和安纳金一起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奥森正凶巴巴地瞪着一脸无辜拿着蜡笔的索龙。后者一见塔金回来了,“蹬蹬蹬”地跑到了他的背后躲起来:“塔金上将,”他眨巴着眼睛:“克伦尼克凶我。”

“不许凶他。”塔金还没发话,安纳金已经伸手揉乱了索龙的头毛,然后瞪了一眼奥森:“还有,小哭包,把我的拖鞋还给我。”

塔金皱了皱眉:“索龙做了什么?”

“他在OK的身上画画!”奥森控诉:“看!他画了一只洛塔猫!”

索龙咬了咬嘴唇,用一种非常委屈的声音说:“可是克伦尼克打我的手……”

“不许打他,乖。”安纳金又去揉奥森的头毛,这种借着身高优势欺负人的行为真是太让人不齿了,奥森想。

还有那个小鬼,好想把他丢出去啊。奥森趁着安纳金不注意瞪了冲自己吐舌头的索龙一眼,结果又被塔金抓了个正着,而始作俑者却纯真地看着塔金。

“克伦尼克,”塔金叹了一口气,“算了,吃饭。”

索龙乖乖地跑进厨房帮着塔金打下手,而奥森和安纳金正在联网打着战略游戏。奥森专注于点科技树,而安纳金则别有用兵的谋略,双方各有胜负。一会儿索龙端着餐具出来,在桌子上摆好盘子和刀叉,好奇地凑了过来。

“这是什么呀?”索龙问。

“策略类的游戏,”安纳金用手速杀了奥森的兵团,眼睛都不离开屏幕,“小哭包刚刚赢了我,我一定要扳回这一局!”

“想得美,混蛋安纳金!”奥森冲他吐虚拟的口水。

索龙安安静静站在旁边,一声不吭地盯着屏幕和安纳金操作的手,过了五分钟,突然出声:“可以让我玩会儿吗?”

“可是我的积分还落后小哭包,啊不,克伦尼克五分诶,比他少赢一局。”安纳金不是很情愿,索龙在一边蹲下来,拽着他的胳膊摇晃,眼巴巴地盯着他:“可是我想玩嘛,就一局好不好?”

安纳金无奈地看了索龙一眼,露出来对他百依百顺的笑容:“好啦,就让你玩一局,不许输的太多哦。”

接着索龙连赢了二十局,工程兵看了会流泪,而绝地看了会沉默。

“我不能接受,”在饭桌上奥森一边咀嚼着紫菜饭团一边抽噎着:“我被连赢了二十局……哇!”他转向塔金,声音悲愤:“而且你都不告诉我你是上将但是告诉他!还不告诉我你是埃里亚杜统治家族的长子!这还是我自己查全息网的!”

“你都能在全息网上查到,那要我告诉你干什么。”塔金蔑视地看了一眼在索龙唆使下被安纳金用饭团和原力噎住的奥森,本来想批评一下那两个小家伙,可索龙恰到好处地开口:“塔金上将,我今天才第一次知道,战争跟艺术一样好玩。”他歪着脑袋咬着嘴唇想了想,“不对,战争就是艺术,我可以看看你讲战争的书吗?”

塔金点点头,给了他一本讲海战策略的科普读物,索龙等吃完饭,把大家的盘子放到洗碗机里,就抱着数据板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塔金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正在为耳朵拖鞋打架的安纳金和奥森,回屋开始处理自己的文书工作。

 

 

 

十二.

 

议长给他们交代的是带索龙去科洛桑的各种博物馆和艺术展览逛逛,要确保这个小男孩的安全即可。不过安纳金和奥森对这件任务可是相当高兴,一大早就在催着索龙赶紧吃完早饭,但又在带他去珠宝展还是科技活动中心上产生了巨大的分歧。

“索龙喜欢画画!当然带他去珠宝展比较好!他说不定还能有什么灵感来装饰OK呢,”安纳金说:“而且帕米也会跟着我们一起去,她也可以帮忙照顾他!”

“你可以带你自己的学徒去嘛!”奥森气得要哭,“你自己有自己的学徒,还是个女孩子,她明明会更感兴趣的!OK就是要白白的才好,他画上去的那只洛塔猫都擦不掉了!”

“阿索卡听说塔金先生也在,所以不肯跟我们一起玩。”安纳金有点郁闷,“真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喜欢塔金先生。”随后他又因为能气到奥森而颇为开心,“你要是想要小孩子就自己找个学徒啦,老凑我们的热闹干什么。”

奥森气鼓鼓的,像一只小胖鸟:“有学徒有什么了不起的!”他的胳膊拍了拍身侧:“我讨厌你们!”

“小哭包,回去好好研究你的移动空间站,不要老在这边捣乱。”绝地武士很高兴地抱起来嘴里含着一根纳布甘草糖的索龙,而半大的奇斯男孩抱着他的脖子,“移动空间站,那是什么?听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奥森终于找到可以展示自己的学科特长并且打击索龙的方面——这也是他为什么执意要带索龙去科技活动中心玩,工程兵团的少尉早就准备好了用一堆建筑学知识把这个蓝皮肤的小男孩欺负到哭出来——他刚要开口向索龙解释,塔金就打断了对话:“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早点出发吧,让阿米达拉议员久等也很不礼貌。”

索龙的红眼睛转了转,冲着塔金眨了眨,“到底是什么嘛。”而严厉的军官只是让安纳金带着他先上穿梭机。

“克伦尼克,”等他们两个出了门,塔金转身对气咻咻的奥森说道:“它是顶级的机密,以后绝不可以轻易对任何人提起。”

“可是索龙才是个小孩子呢,还是学艺术的。”奥森有点疑惑,“虽然他玩战略游戏赢了我好多局,但是想要靠几句话就搞明白这里的技术原理,他还是不可能那么天才的。”

“那也不行,”塔金摇摇头,“索龙是个非常罕见的天才,而奇斯统治领在战争中是严格中立的立场,一旦让他接触到共和国技术的顶峰,很难保证他会不会把这个反馈给他的族人,而他的族人又会不会拿这个来对付我们。”

“反正你还是觉得我比他笨。”奥森生气了,推着OK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里:“我不要理你们,我找盖伦玩去。”

塔金叹口气,出门坐上了穿梭机,索龙从后排凑过来:“塔金上将,你送我的那本海战科普,我昨天看到马革沙保近迫战术那里了,感觉那个战术好混乱,完全没有任何规律可言。”他顿了顿,“无意冒犯,但这跟您的塔金式冲锋感觉很像。”

“算是吧。”塔金微笑,“不过这是我十八岁左右时候想的东西了,现在看来的确充满了少年人的莽撞。”

“塔金上将你好厉害!”索龙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崇拜的表情:“可是你爸爸妈妈是怎么允许你来打仗的?还是你那会儿在读军校?”他情绪有点低落:“奇斯奉行不首先动武原则,CEDF每年招人很少,可能我长大也只能读艺术学校了,不开心。”

“那你就偷偷跑过来找我们!”安纳金拍着胸脯保证:“或者想办法联系我,我把你偷偷接出来!”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帕德梅已经等着了,她也很喜欢乖巧而彬彬有礼的索龙。男孩子看着她银白色的修身长裙,甜甜地夸赞道:“议员姐姐,你的衣服好漂亮的,可是比起你本身就差远了。”

帕德梅很是高兴:“真会说话!”她笑起来,眼睛如同湖水荡漾。

“我想,只有山清水秀的母星,才能有这么漂亮的议员姐姐。”索龙拉着塔金和安纳金的袖子,而绝地武士很不爽:“所以我一看就是一脸的吃沙少年吗?”

“那我看起来就像凶巴巴的大猴子了。”塔金也难得露出了笑容。“埃里亚杜城区外面也是一片荒芜,不比塔图因好多少,安尼。”

“哪有那么夸张啦,”索龙低下头噗嗤噗嗤地笑,“奇拉整个星球都被冰雪覆盖,我也不会每天都唱歌呀。”他抬头看了看,“我一直对未知空间以外的世界里那些艺术特别感兴趣,难得这次有机会亲眼得见,已经迫不及待了!”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