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情景喜剧】科洛桑合租指南(四-六)

四.

 

塔金曾经只能从那盘兔子梨上发现奥森很能吃,而今天早晨他发现了,奥森不仅很能吃,还很能睡。

起因是他装作不知盖伦出于讨好奥森室友的目的起得非常早,在安纳金的帮助下做好了一桌早餐毕恭毕敬地等着塔金落座:“塔金先生,实在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塔金矜持地点点头:“没什么,厄索先生。”而安纳金正在聚精会神地对付一根香肠,暂时没有理他。

“克伦尼克不出来一起吃饭吗?”塔金已经吃饱了,看了一眼安纳金,后者吃掉了香肠,正在把黄油涂在面包上。他又看了一眼次卧,房门紧闭,奥森在早餐结束这段可以预见的时间内估计都没有出来的征兆。“你们昨晚不挤吗?昨晚听着很安静。”

盖伦尴尬地笑了笑:“昨晚奥森想聊天来着,但我怕打扰你们,就先睡了。”他也看了眼房门,摇了摇头:“他就是这样,以前在学院的时候就常常因为睡过头误课,所以我每次出门都得叫他一声,给他把早饭准备好。有的时候他晚上还在玩游戏,睡得迟,一上午就睡过去了,谁都叫不醒。”

青年看向那扇门的眼光充满了一种令人发指的慈爱:“奥森的起床气很大,除了我没人能叫醒他,唉,真不知道以后他上班要怎么办。”

塔金想了一下昨天的早晨,虽然年轻人不是他叫醒的,但奥森确实表现得尤为乖戾而不讨喜,用起床气解释的确很合适。

“你们两个好好相处,安尼,回圣殿的时候不要太晚,也要小心不要被发现了。”塔金起身:“我去上班了。”

“塔金先生!”盖伦立刻起身拿出一个饭盒:“昨晚是奥森太过分了,可能耽误了你的休息时间,让你今天起晚了没时间准备午餐。”他笑得近乎于一个正直的科研工作者所能达到的最接近谄媚的程度:“我和天行者先生为你准备了便当。”

“谢谢,但我不吃中午饭。”塔金的嘴角略微向上扬起,形成他的标志性假笑。这个笑容被一部分人视作彬彬有礼的表现,而另一部分人眼中则是虚伪的象征。“作为舰长,我的工作很忙,没有空余时间。”

盖伦不由分说地把饭盒塞给他:“请一定要收下!”安纳金也起来劝他:“你最近确实瘦了,塔金先生,需要注意身体。”

年长者没有推辞过他们,带上了饭盒出门去。安纳金瞥了一眼盖伦:“你是那个哭包小孔雀的室友?”

“是啊,在未来计划的四年里都是。”专精于科学研究的博士完全没听懂这个绝地学徒的弦外之音,非常骄傲地说:“你不知道,虽然奥森如果把他用来社交的精力都花在学习上,肯定会有跟我差不多的成绩,但他就是个小傻瓜。见到他的舍友之前,我还很难想象他离开我怎么办呢。”

他跟安纳金一起一边修着洗碗机一边聊:“睡觉和打游戏不说了,参加派对和各种活动喝到醉醺醺的——别看我,他那时候还没到法定饮酒年龄——也不说了,跟着不知道什么人去酒吧,”盖伦接过安纳金递过来的扳手紧了紧螺丝,叹了口气:“尤其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每次有人想找我麻烦,他总要冲上来挨打,我本来一个人就能解决那些对手,结果最后还不得不保护他。”

“小哭包的战斗力确实令人头疼,基本为负。”安纳金用原力接好了线,坐在地上笑得前仰后合:“不过看不出你打架还行,专门练过?”

“没,我家以前是格兰奇的,一颗农业星球。”盖伦说:“你呢?我知道绝地武士都是在婴儿时期就进了绝地圣殿,但你好像跟塔金先生认识很久了。”

安纳金对这个话题好像并不想多谈:“我是九岁才被绝地大师发现的,之前由塔金先生带来科洛桑学习。”

“那你妈妈呢?为什么她没有跟着塔金先生来?”盖伦没有察觉到对方的不快,继续追问。

“我只是帮塔金先生修了船,他觉得我很有飞行员和机械师的天赋而已。”安纳金瞪了他一眼:“我妈妈在塔图因自己开废品站生活,塔金先生当时没那么多信用点把她一起接到科洛桑。”

“对不起,我过于好奇了。”盖伦道歉。

“所以我来到科洛桑这里就住在那间屋子,用的东西也都是那时候形成的习惯。”安纳金其实也没多生气:“塔金先生抱着我,那时候他的室友还是贝尔。贝尔比小哭包好多了,不过兰西特最烂。”

奥森终于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中午,盖伦和安纳金已经修好了所有机器,吃完了午饭。安纳金顺便把家务机器人的程序改了改,并且给那个“白白又蠢蠢的”机器人起了个名字叫OK,并指挥着OK干各种家务。

大概是被指挥着干了太多活,OK直接撞在了桌子上,发出超级大的声音,拒绝继续干活了,于是安纳金拿原力一直敲它的头。

“奥森你醒啦,”坐在桌子边写毕业论文的盖伦指了指桌上的饭盒,“我给你做的,你自己热热?”

青年打了个呵欠,特别不满:“耳朵拖鞋不见了,盖伦。”

博士缩了缩脖子,他瞥见安纳金的脚上是那双拖鞋。咽了口唾沫,盖伦问道:“你一定要穿那双拖鞋吗,奥森?”

“是的!我最喜欢白色了!”奥森回答得理直气壮,接着他也看到了安纳金的脚,尖叫了一声:“我的拖鞋又被抢走了!”然后遭到了安纳金一个原力拉扯,绊倒了自己摔在地上。

“别让你的野心扼住喉咙,哼。”绝地学徒穿着耳朵拖鞋,开开心心地说道。

 

 

 

五.

 

塔金下班的时候脸色非常难看:“克伦尼克,下次不要在我上班的时候要求接通我的私人通讯,不论你有什么事。”他生气地说:“真想拒绝你的要求,但厄索先生比你强多了,我不介意他在毕业后暂时在这里住一段日子。”

安纳金在和盖伦一起去超市后离开了,盖伦给自己买了一双深蓝色绣着银白的旋涡状星系拖鞋,给依旧鼻青脸肿的奥森买了双新的白色毛毛拖鞋,边缘有着红蓝双线的锁边。可奥森还是固执地穿着耳朵拖鞋:“我就是要让混蛋安纳金生气!”他坐在巨大的瑜伽球上抱着碗拿着勺子吃饭,晃着腿,还“蹦蹦”地墩了墩大球,结果没坐稳从上面摔下来了。

“活该。”塔金心想,换下自己的靴子穿上拖鞋走到餐桌前:“厄索先生——我想很快就该叫你厄索博士了,克伦尼克跟我说你还没有工作,如果不嫌弃的话,毕业不能住学校之后,可以过来和我们一起住。”

他想了想,还是补充:“不过你可能还得在次卧跟他一起挤挤,因为我的工作问题,主卧室里面放了很多机密文件,不能让给你们。”

“没关系!盖伦很喜欢跟我挤一张床的,”克伦尼克推着球过来坐在了桌边,相当高兴地说:“我可以抱着他睡觉。”

塔金舀着烩饭的勺子在空中僵了一下,空气里充斥着一种尴尬的安静。而盖伦则搔了搔后脑勺:“你总要上班,跟我挤一个床连被子都盖不好,不知道能不能放个上下铺,像在宿舍那样?”

“好啊,我要挂帘子!”奥森本来还有些不乐意,但这个主意让他的情绪好了很多。他去拿来了自己的通讯器搜索着,同时伴随着嘟嘟囔囔:“粉红色的帘子和紫色的帘子都很娘炮,我要买白色的……唔,核心世界包邮,好诶!”

“白色的会很难洗。”塔金提醒奥森,他不觉得这个懒虫会洗,能勉强洗洗衣服都不错了。

“没有关系,我会使唤OK的!”奥森回答的很快。

“OK?”塔金疑惑地挑起了一边眉毛,盖伦解释:“就是奥森的家务机器人,天行者先生给它起了个名字叫OK,我想大概是随叫随到的意思。”他夸赞了安纳金的机械才能,“不得不说他编的程序很有效率,我想比起很多这个专业的学生都不会差。如果他不是天选之子,说不定也可以加入未来计划。”

“是的,我当初把他带来科洛桑,就是想到他可以成为一个出色的飞行员或者工程师。”塔金淡淡地回答,听不出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但是他的原力很强,绝地武士团破格让他加入,我告知了他的生母,她同意了。而且加入绝地对他未来的前程更有好处。”

“你跟他妈妈结婚了呀,”奥森嘴里含着一大团烩饭开口,不得不说盖伦来自农业星球,做饭的技能就是不错,奶酪和番茄的浓香在他的舌尖化开。如果不是为了这么八卦的话题,他才不想张嘴,“我还以为……”

由于边说话边吃饭,他被呛住了,不停地咳嗽起来。咳嗽完了又泪汪汪地转向盖伦:“好讨厌啊盖伦,我不要吃豌豆,就像被混蛋安纳金扼住喉咙的感觉一样。”

“你的喉咙注定是被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扼住的,如果你再这样三心二意。”塔金白了他一眼:“吃饭的时候就好好吃饭,另外我没有跟天行者女士结婚。我只是觉得安纳金的才能不该被埋没,但不把他妈妈一起赎出来,他离开塔图因会很不放心。”

“塔图因还是奴隶制吗?”盖伦很好奇地问:“我原以为格兰奇就够落后了,没想到居然还有更落后的地方。”

“当然,你对银河系有什么误解。”塔金吃完了烩饭,把盘子交给OK:“繁华只属于少数地区,外环星域,比如塔图因,还有我的故乡埃里亚杜,都很荒凉。”

按照室友协议,今天本来应该是奥森做家务,但他打游戏打得正欢,所以盖伦带着经过安纳金修理的OK收拾房间,夹杂着他的哀嚎:“怎么又抽出了一个R!”

塔金被奥森的嚎叫吵得心烦,根本没办法专注地处理文书,径自走过去抢过他的通讯器,对着语音说道:“克伦尼克是智障。”然后把抽到的阎魔甩给了他,“给你抽到了,再多话就砸了你的通讯器。”

奥森过于激动,一个没拿稳通讯器摔在了地上,而OK正好打扫到这里,毫不犹豫地从上面压了过去。

 

 

 

六.

 

奥森因为通讯器碎了屏,抱着盖伦哭了一夜,第二天肿着眼睛,打着呵欠被塔金拎着去刷牙洗脸吃早饭,然后丢到穿梭机副驾驶座位上用安全带绑好一路风驰电掣冲向工作地点共和国军部大楼,在停下来的时候年轻的军官仍旧一脸半死不活的样子。

“不就是摔坏了个通讯器吗?”塔金很是生气:“你这个样子要不要工作了!我知道你们建筑师负责的项目都需要聚精会神的。”

“那不是一个通讯器,那里面有好多游戏成就,是我的半条命呀……”奥森被拽着左胳膊在大厅里拖着脚步慢吞吞地移动,模样像极了游戏里的僵尸。

塔金停下来,回头看着快要死在地上的奥森,把他拎到墙角:“你给我听好了,克伦尼克,要记住你在从事的是什么工作,一旦有片刻疏忽,就会有灾难性的后果。”他冷冷地注视着被吓坏的奥森,“永远不要让任何私人情感干涉你的工作。”

奥森的眼睛眨巴了两下,硬生生把眼泪逼了回去。塔金嫌恶地甩开手:“一个破通讯器你就要哭半天,以后有的是你掉眼泪的时候,还不如趁现在你能转行赶紧去做生意或者搞研究,军队真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他头也不回地上了楼,奥森在原地呆呆地站了一会儿,走上了电梯。

通讯器坏了对奥森的另一个影响就是他联系什么人都不太方便,盖伦研究的项目有些太过理论化,而且听上去不可思议,工程学院已经撤销了他导师的项目资金,这就导致盖伦之前计划好的做博士后,同时申请自己的项目赶不上变化,暂时只能在家待业。

而奥森虽然不打算说,不过他已经在积极地帮助盖伦联系应用科学研究院,盖伦有做助教的经验。如果校长同意,他可以先从普通教员做起——奥森也不想让他一直在学术的道路上走太远,他有对他们未来更好的规划。

不过现在还是得先找个工作积累经验。奥森拿起办公室的通讯器,拨通了应用科学研究院院长的号码。

而盖伦此时正在和上门的安纳金聊天。塔金不在,奥森也不在,安纳金就穿着一双棕色的拖鞋,看起来跟他的绝地外袍很相配。而他带来的漂亮女人穿了那双粉色拖鞋,

看到盖伦要开口,安纳金赶快出言阻止:“别问任何有关耳朵拖鞋的事,那玩意儿太幼稚了,我只是看小哭包抢我的东西不爽而已。”

博士有一句话想要讲,憋了半天没讲出来,最后问:“你们来这里做什么?”他又转向那位看起来就很有气质的年轻女性:“你好,我叫盖伦·厄索,研究能量学的。”

“你就是盖伦啊,安纳金提起过你这位聪明的博士,”帕德梅微微一笑,眼睛弯起来犹如月牙,可爱又迷人。“我是帕德梅,来自纳布,一个参议员而已。”

盖伦鞠了一躬:“你好,非常幸会。”

“我们时间赶得比较急,现在就要出发了。”安纳金笑了笑:“帕德梅守护和平的决心非常坚定,因此不断有人密谋暗杀她。现在正在追捕的就有一个赏金猎人詹戈·费特,还是先在外环避避风头。就是通知一下塔金先生,我没什么事,不过短期可能不能回来。”

在安纳金带着帕德梅到来的时候塔金正在和帕尔帕庭议长进行全息通话:“……是的,我明白。对,可以,我已经和我的父亲谈过了,这场战争会比想象中的时间更长,”他在通讯的这一端笑起来:“怎么会呢,议长,您知道我只是个带兵打仗的,对政治毫无有建树的想法,只是一个判断而已。”

“塔金先生!”安纳金高高兴兴地推门进来:“啊我是不是打扰你和议长说话了?”

帕尔帕庭的蓝色影像慈爱地微笑:“没有关系,塔金舰长也应该是第一次见你出任务。”

“是的,是第一次,”塔金点点头:“我还以为绝地长老们会等你出师了才给你派遣任务,没想到这么快。”

“从我加入绝地武士团,啊不对,从塔图因算起,跟我有关的多少事情你没想到啊,塔金先生。”安纳金大笑起来:“我觉得我就是来让你意想不到的。”他想了想,又向年长的军官请求:“你能不能去一趟塔图因看看我妈妈?”

“怎么了?”塔金皱起了眉头。而安纳金有点局促:“说不上来……我梦到了一些糟糕的事情,可是没头没尾的,我有点担心她。”

“只要能有机会。”塔金点点头,“不过显然你和参议员更加危险,你妈妈只是普通人,而你们则是身怀绝技的赏金猎人,或者其他什么暗杀者的目标。而恕我直言,那位参议员小姐有些过于理想化,并不是说爱好和平不好。”他耸了耸肩。

“帕德梅知道她在做什么,而且她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公主,对于我们你大可放心,塔金先生。”安纳金回答:“那我们准备走了。”

“等一下,”塔金叫住了他,想了想说道:“愿原力与你同在。”


评论

热度(26)

  1. 水仙已乘鲤鱼去肉食常春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