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Hux家】Brendol失败的家庭教育(kylux暗示)

你对那个施虐成性,从来没有一点责任感的Hux没有半分好印象。
你知道他的精神不太正常,他单薄得像张纸,总是病恹恹的,苍白,不好好穿军装,有着半长的红色头发和因为酒精和香料而浑浊的蓝色眼睛。
你当然知道什么是香料,他的办公桌里有一个抽屉里放着那些五颜六色的小药片,他在吃下后的半个小时里会开始发疯,用一种咏叹调般的声音说,你看我在飞,Armie,你也要飞。
你怎么不飞呢,他尖叫着,说着胡话解下皮带抽在你的身上。你咬着牙,一声不出,你很快习惯了疼痛,却忍不住眼泪。
你年龄很小,但什么都知道。就像他连打带骂把你赶出他的办公室的时候,你不会走,你会安静地站在没人看见的阴影里,看你认识或者不认识的男人走进他的办公室。他已经连门都懒得关了,男人抓着他的头发让他吞下自己的老二,像是手掌中流出了血。
然后他被像只狗一样地摁在办公桌上,男人撞击着他,粗喘着气说,你的红发真漂亮,Hux。你看到他仰着头大笑,忽然又抽搐着痛哭起来。
当时的你不会想到,二十年后会有一个绝地学徒——前绝地学徒对你说同样的话。你条件反射性地抽了那个男孩一耳光,在对方错愕的目光里嚎啕大哭。
那个男孩那么单纯,那么好,他是个天使,他不知道也不该知道这些,你什么都没说,只是命令他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
他刻薄而恶毒,所以很快地把你也逼得刻薄而恶毒。在滥用药物的疯狂里,他骂你是废物,吸血鬼,是叛徒的杂种,解开皮带抽你。你梗起脖子,回答他,无论怎样我都比你强,Hux家的红发婊子。
说真的,你当时不太理解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他愣了一下,然后彻底丧失了理智,抓起一切东西向你砸来。
再后来Sloane找到了你,她是个精明能干却又温柔的女性,你很愿意跟她走。送别你的那天,他终于好好地穿起来了自己的制服,剪掉长发,梳成规矩的背头。他递给你一个草莓味的冰淇淋,说,Armie,让我再抱抱你。
你答应了,你们之间甚少有如此亲密的时刻,所以在他抱上来的时候你十分僵硬。那是一个短促的拥抱,你只感觉肩膀上一片湿意。
跟爸爸说再见。Sloane说。
你没开口,转身上了歼星舰。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