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Vadarkin】死星:帝国黎明(五-六)

五.会议

 

奥森还没有离开西纳船厂,就接到了来自工程兵团上级的命令:前往西纳船厂会议室。他疑惑地皱起了眉头,最终还是带着妹妹,跟着引路的机器人去了。

他并没有想到原因,因此也没有察觉,当走进会议室的时候看向他们兄妹的目光与平时并不一样。

他同父异母的妹妹更加美貌,皮肤如同掺了胭脂的白雪粉嫩可爱,同一般的女工比较,显得细腻而光滑。但她整个人恭顺木讷,眼睛就像是假的一样一动不动,和旁边神采飞扬的奥森截然相反。

塔金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的少校。他的年龄看起来介于自己和安纳金的之间,浅棕色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五官中带着精明强干的神采。他有着少壮派军官的野心勃勃,却又有着科学家典型的天真与理想化。这两种特质在他的身上杂糅,造就了一种对理工类从业者致命的吸引力,再加上他在人类一般意义上实属英俊的相貌,塔金相信,这位克伦尼克少校应当是工程兵团的一颗明星。

“肯诺比大师不喜欢他,”安纳金突然弯下腰来,在他的耳边说:“但我觉得他还不错。”

塔金回头冲他略微扬起一下嘴角,转过身来面对着克伦尼克少校:“少校,初次见面,我是……”

“陆军上将威尔赫夫·塔金,”奥森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作为一位战争中的英雄,谁能不认识您呢。”然后他看向安纳金:“至于绝地武士的天选之子,天行者大师,您的名字就更加如雷贯耳了。”

正如塔金在审视着他,克伦尼克同样也在打量着他们。绝地武士天行者他已经见过,虽然他完全想不到他们之前简短搭讪里的哪一句让这个年轻人记住了自己,不过他意识到这是一次重要的机会,天行者的美言可以使他迅速平步青云。

至于塔金上将,他说不清自己的想法。对方的目光太锐利了,看着他的时候让克伦尼克有一种被解剖的感觉,他那瘦削的面颊和朴素的穿着同之前所接触过的其他人都不同——作为一个从未上过战场的工程师,克伦尼克在象牙塔之外接触最多的还是政客。站在这样一个军官的面前,克伦尼克有些不适。

他选择了询问安纳金:“您找我有什么事?”

“是塔金上将,”安纳金的手仍旧撑在塔金的椅背上,“他有一项任务需要你。”

克伦尼克“噢”了一声,他之前一直认为绝地武士对共和国的行政系统颇有微词,阿梅达议员也向他提过军方和绝地武士团相处得并不融洽。绝地武士不属于参议院或者军队,却享有很高的地位和权力,往往凌驾于其他同级的官员之上。因此,看到作为天选之子的天行者将军对塔金上将如此尊重,似乎听从对方的命令,他感到有些惊奇。

或许我需要改变自己的策略,克伦尼克想道,看上去这位塔金上将与天行者将军的关系很好。

“少校,我看到了你的简历,”塔金手指在数据板上划了一道,“你在大学主修的是建筑,有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高空及地面设施都是你的作品。”

“多谢您肯费心了解,塔金上将。”克伦尼克点点头。他双手垂放在身前,手指交叉,有些惴惴不安。

“所以我很好奇你是如何认识盖伦·厄索的。”塔金接着说:“根据资料显示,他研究的是高能物理,更不必说你们之间差了五岁。”

“只是偶然。”奥森脸上浮现出了微笑:“偶然认识的。”

塔金轻轻咬了咬下嘴唇:“这很好,不拘泥于自己的专业,广交朋友。”他点点头,“克伦尼克少校,这里有一份关于能量学的短期工作会需要工程兵团和能量专业科学家的参与。我想,西纳船厂也会配合你们的。”

“是的,与共和国工程兵团合作是我们的荣幸,”西纳说道,“但涉及技术保密部分,我们可能还需要再与共和国军队进行协商。”

“这是自然。”塔金点了点头,“我们会和西纳公司达成一个令双方都满意的结果的。”

奥森几乎是在离开会议室的一瞬间就接通了盖伦的通讯,他无法克制自己的雀跃,在原地转着圈,焦躁而耐心地等待着对方的应答。

“奥森,有什么事……”在盖伦还没问完的时候他就已经连珠炮似的压低了声音说了起来:“你不能相信,盖伦!我们遇到了一个难得的大好机会!会有人去找你的,盖伦,不要告诉其他人你要干什么,免得他们抢你功劳。带着你所有关于凯伯水晶和能量的研究结论,带着你遇到的瓶颈和困难来这里!”

“可是奥森,我在应用科学研究院的课程……”通讯另一边的男人有些不明所以地问。

“没关系,我相信塔金上将会安排别人的!”奥森兴高采烈地回答。

“我听到上将……这是军方的任务吗?”盖伦的声音有些犹豫。

奥森不太高兴地说:“你就别管更多了,快点准备好过来吧!”

他的妹妹怯生生地拽一拽奥森的袖子:“哥哥,我的推荐信……你还没有要到。”

“你先别急,目前最要紧的事情显然是把天行者将军和塔金上将两位所安排的任务做到最好。”奥森说,“一旦我的能力被高层所认识到,那么少校,中校……我想都不敢想我能攀登上何等高峰!”

“可我的工作……”

奥森瞪了她一眼,女孩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克伦尼克,”这时会议室的门打开了,塔金和安纳金一前一后地走出来。“你跟盖伦联系了吗?”绝地武士问道。

“他……”奥森眨了眨眼睛,决定并不把实情统统汇报:“盖伦觉得非常荣幸,但他是应用科学研究院的教授,不过我相信塔金上将和军方会安排好他来这段时间的代课教师的,对吧?”

塔金颔首:“这他自然可以放心。另外,我希望能够尽快开工,可也别过分急躁,我们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急躁。”

奥森微笑起来,“您说得很有道理,我还有点事要忙,先告辞了,塔金上将,天行者将军。”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塔金略微皱起了眉。从短短的言谈之中可以看出,这个克伦尼克少校有着过人的天资,这也是他能够拥有野心的资本。

但这种天资能支撑得起他的野心吗?塔金很怀疑这一点。

“他是个挺聪明的工程师,我刚刚看了你的数据板,塔金上将,似乎科洛桑双塔就是他设计并建造的。”安纳金双臂环抱在胸前,“从帕米的房间阳台能看到那儿,是一处赏心悦目的景观。”

塔金略一沉吟:“还记得我跟您提过的移动式战斗空间站吗?天行者将军?”

“创意来自于堡垒的那个?”安纳金问。“你画的草图挺有意思的,不过我虽然会做机器人,这种大工程也还是不太懂。”

年长者点了点头。

奥森并不知道他们对他的评价,他跟着R2和西纳船厂的负责人去下载所需的资料,闲聊中他得知塔金的要求在西纳船厂的所有人眼里看起来都太过分了:他要求舰船配备最先进的隐形装置,又必须装载全套的涡轮激光炮,离子炮和质子鱼雷发射器。最荒谬的是,还要有一级超空间驱动器,由于一次成型注模的要求,总长却不能超过一百五十米。

“他一定是疯了,难道这些军官们都不考虑能量供给问题吗?”对方抱怨道。

克伦尼克在一边静静听着微笑起来,也许工程兵团只注意到了他的建筑才华,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对舰船设计一窍不通。他懂得不要过于锋芒毕露,不将自己的一切立刻展示出来。现在他有了一些想法,而西纳船厂这些工程师的苦恼正是他需要的。只有遇到问题,他们才能发现奥森·克伦尼克的独特价值。

还有盖伦和他的研究。

奥森的嘴角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弧度。

 

 

 

六. 水晶的能量

 

尽管共和国的行政体系冗杂而繁琐,但塔金的手下办事效率却相当迅速。盖伦·厄索在三小时之后就到达了西纳船厂,青年甚至还是课堂上黑色衬衫和卡其裤的打扮,脚上荧光绿的运动鞋在这种情况下格外显眼。

奥森小小地翻了个白眼,并毫不意外地发现安纳金努力憋笑故作严肃到脸都要憋红了。盖伦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疑惑地看着他们。

“想必您就是厄索博士了,”这时塔金的声音传来,盖伦回头,看见一个高挑而瘦削的中年军官,两颊向下凹陷,使得颧骨和鼻梁突出,而淡蓝色的眼睛比起生命体,则更接近于伊冷那些新生的凯伯水晶,透明而无杂质,却又冷硬而深刻,富含着难以估计的能量。

在塔金靠近的时候,他没来由地向后退了一步。

“或者我该称呼您为厄索教授?”塔金向他伸出手,“我对学术领域如何称呼不太了解,请见谅。”

“盖伦……”奥森拽了拽他的袖子,见他仍旧没反应,连忙挤出一个微笑:“您叫他什么都行。”然后转向盖伦:“这就是我常常向你提起的塔金上将,盖伦。”

这位青年学者说不清楚现在自己的想法。他是一个和平主义者,并不想自己的研究用在军事的用途上。但现在很明显,对面是一位军人——彻头彻尾的,即便木讷如他,也能明显感觉出来这位将军和奥森拽着他去面谈的那些“将军”的不同。

但盖伦不得不承认,在见到本人后,他对这位塔金上将却并没有多少反感,甚至还能从对方身上找到许多自己欣赏的气质。理性,严谨,执行力强,一丝不苟,年轻的科学家不禁想,如果军官都是塔金上将这样的人,而那些真正该明白什么技术值得推广的所谓科学家却效率低下,只知道思考钻营方法,一味投机取巧,只求更多的经费和更高的地位,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他为什么偏偏是个军官呢?

“我……我不知道能帮助您什么,塔金上将,让您对我寄予厚望十分抱歉。”盖伦挠了挠后脑勺,他的头发变得更加乱,“我只是一个理论物理学的研究员……没有什么特别有价值的成果。”

塔金淡淡地笑了笑:“您的价值远比您想象到的更多,厄索博士。”

不需要更多的交谈,他可以看得出来,这位厄索博士并不支持军方的行动,对战事不感兴趣,同时对效忠共和国也没有什么概念。但更麻烦的是,如果他只是潜心研究,不问世事,那自然最好——可他又显然总是怀抱着无谓的仁慈,却不知道对敌人的善良和悲悯却是对其他人的残忍。

“永远不要指望你能正派地活着。”塔金想起乔瓦叔公在腐肉高原上对他的叮嘱。

所幸这时候安纳金的光剑吸引了这位厄索博士的注意力,他是第一次真正面对面见到光剑是怎样运作的,因此颇为兴致勃勃地要求安纳金给他演示了一次又一次点亮光剑的举动。

“必须有原力才可以吗?”盖伦问道,“没有原力的人,比如我,能不能使用光剑?”

“四只爪将军——啊我是说格里弗斯,那个搞了四把光剑的机器人,他本身几乎没有原力但也能用。但大部分情况下,只有原力敏感者才能预测敌人的进攻从而做出防御和反击,你看格里弗斯将军没有这个能力,就只能依靠手多把光剑甩成屏障了。”安纳金歪着头想了想,回答道,“不过激活水晶需要相当强大的能量,所以所有的光剑都会配备迪亚特素的电池。如果电池能量用完了,还要回圣殿,真是相当不方便。”

他越说越来了兴趣,将光剑交给盖伦:“我在这里看着你,你要不要试试?”

“可以啊!”

“天行者将军,这样不会违背绝地武士团的规定吗?”塔金出言阻止了安纳金:“如果肯诺比大师知道了您这样做,一定会批评您将自己的光剑随便交给别人的举动。”

“塔金上将,行行好,别提起我的欧比旺师父。”安纳金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难得有不用听他念叨的日子。”

“我是说,肯诺比大师可能会很关心他的徒弟,西纳船厂的监控设备质量也相当好。”塔金微笑起来,“虽然我并不认为肯诺比大师有很多空闲时间,但是为什么要留下把柄呢?”他又转向盖伦,“况且厄索博士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学习绝地的光剑招式吧。”

这下子安纳金高兴了起来,而盖伦也点头:“的确,我对原理更感兴趣。”

奥森凑过来说道:“如果天行者将军能给厄索博士展示一下水晶,肯定会对他设计出更有效的供能系统有很大启发。”

“克伦尼克少校提醒了我,”安纳金带着他们一起走,“对绝地武士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光剑,而光剑的核心是水晶。”他打开开关,明亮的淡蓝色剑刃映亮了众人的眼睛,嗡嗡的响声环绕着整把剑。

盖伦的声音里面满是羡慕:“它不发热吗?可是我看过绝地武士与机器人军团的对决,明明有灼烧熔断金属外壳的痕迹,这样的温度至少是几千开尔文摄氏度,可在这么近的距离里,我们都感觉不到热辐射。”

“当然了,几千度的话,别说这个距离,我们剑柄的电路和外壳都保不住的。”安纳金翻个白眼:“亏你还是教授呢,厄索博士。”

“我只是觉得这很奇怪,又很神奇。”盖伦微微皱眉,声音里透露着掩不住也完全没有掩饰的激动:“这个能量转化太高效了,要知道大规模应用的能源最大的问题就是无意义的散热。以现有的技术,能保持50%左右的转化率已经够多了。没想到这样好的科学技术,居然在绝地古老的传承里!如果能够得以广泛推行,很多小星球就能摆脱现在的能源壁垒,获得能源自主了!”

塔金微微眯起了眼睛,这个盖伦·厄索,看来也不是一味追求理论的物理学家,他对于实际应用有着自己的想法。安纳金则在想的完全是另一件事:“看来厄索博士,你对于我们绝地封锁技术很不满意。”

“哦……”这一下盖伦和奥森都十分尴尬。少校眨了眨眼睛,在想着打圆场的方式,不过塔金先开口了:“令我这种普通人感到奇怪的是,光剑的剑刃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我也不太清楚,”安纳金转向塔金,“应该是某种纯能量体。”

“它的长度可调吗?还是做好后就这么长?”盖伦的兴趣很高,安纳金也乐于解答:“有的光剑剑柄上会有调节长度的部位,但我没做。”

“或许这些能量体被某种场束缚,由于在砍切时破坏了束缚场的完整性,所以高温会释放出来用以造成伤害。”奥森提出了一个猜想,“现在水晶学只是一门纸上谈兵的学科,盖伦没有多少实际研究的机会,所以我也不清楚。”

“按克伦尼克少校的说法,那如果解除掉这种束缚,那光剑岂不是成了射线武器?”塔金想了想,说道。

他有了些构思,关于即将动工的新型驱逐舰却又不仅仅是它。

“那样耗能会很快吧,而且没有打击精度。”克伦尼克提出来,“除非形成一种集群式攻击,或者作为一种舰载武器。”

看到那位厄索博士不太高兴地拉了拉他同学的制服袖子,似乎很不愿意克伦尼克少校将这个话题往武器上引,塔金大概猜测到了他的意图以及好恶。看起来克伦尼克急于让军方留意,而厄索自然很抗拒这一点。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供能装置,粒子式供能装置太过庞大,我希望能够看到以水晶为核心的能源。”塔金转向听得聚精会神的博士:“我想,不论是军用还是民用,便携和高效都是必不可少的要求。体积越小,效率越高,设计越有普适性,那就越能够迅速平民化。”

“您真的是太有见识了,塔金上将。”盖伦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尽管这位塔金上将说的完全没有实际操作中的内容,仅仅是提出了要求,但非常难得的是,作为一个外行,他能清楚地点到问题的核心。

他慢了一步,跟两位将军错开一点距离,小声地问自己身边的少校:“奥森,你知道这位塔金上将的背景吗?”

“奥德朗和纳布对撞了吗,你居然也开始关心这些事?”虽然很诧异,但克伦尼克还是回答了他,“塔金上将来自外环,他的家族好像是某个星球的统治者,影响力波及一片星区。所以你得好好完成他的任务。”

那么他会有能力推行我的构想。盖伦一边想着,一边心不在焉地回答奥森:“嗯,当然啦。”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