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Kylo/Hux】Ready Player One(头号玩家AU,5月22日更1)

一.

2046年。

即时社交对战游戏“绿洲”是一款风靡全球的游戏,自从人工智能逐步取代了传统的人力工作,生产力飞速发展,大量无所事事也衣食无忧的人们将全部热情投入了这款游戏。毕竟,一副VR眼镜,一双感应手套和一条万向垫还是几乎所有人都能支付得起的。

而凯洛·伦,就是这款游戏中最著名的人物之一。

“伦大人来了!”

歼星舰停机坪外,当“沉默者号”缓缓降落,那个黑盔黑袍的人出现在一片白雾中时,旁边的围观者欢声雷动,其中不乏疯狂的女粉丝。而伦只是淡淡地挥挥手,经过头盔变声器处理的声音传出来:“我要下线了。”

这是凯洛·伦的行事风格,独来独往,只有粉丝,没有队友,每天上线时长不超过三小时。但是他的实力却不容小觑,没人愿意得罪这位伦大人,考虑到他的击杀数量长久地维持在排行榜上前十的位置——而他出生在游戏最后一个模块“银河帝国”的更新“死星二号”一年后,也就是说,他的排名里,没有任何一点内测或者福利的成分,全是自己实打实拼出来的。

在游戏之外,本·索罗看到时间差不多了,连忙摘掉眼镜,脱下装备,赶在外公回家之前老老实实地拿出来高中课本开始学习。

安纳金·天行者推门进来,本出门迎接:“外公!你今天过得怎么样?”笑容十分谄媚,完全没有游戏里凯洛·伦的高冷气质。但没办法,谁让这是他的外公呢?

当然,仅仅是外公还没什么,关键是,他的外公,就是三位关键缔造者之一,也是至今唯一健在的创始人:天使投资人帕尔帕庭,合伙人威尔赫夫·塔金和安纳金·天行者,而且天行者先生对公司的创建可以说居功甚伟——在一份成功的事业之前,他曾经是个了不起的玩家。

“所以外公你离职之前到底有没有在游戏里开个后门啥的。”本黏着他的外公,被安纳金敲了一下头:“别每天就想着玩,我说了,我是因为家庭缘故和平离职。”安纳金翻了个大白眼,“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一出现合伙人,就是决裂决裂再决裂,事实上很多合伙人终其一生都是非常好的生意伙伴和人生挚友,比如我和塔金先生。”

“这些事听你说了好多遍了,外公。”本使出自己的撒娇大法,“那你现在还是最大股东嘛,所以肯定可以给我开开后门的,对不对呀对不对呀。”

“不对。”安纳金说,可以称得上非常残酷了。

“好吧……对了,外公,我今天可不可以玩会儿游戏?”本把自己的作业乖乖奉上:“我写完作业了。”

安纳金想了想:“可以,但只许玩半个小时。”

这也足够了,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登录自己的账号,重新回到歼星舰“定局者号”上的角斗场。今天他是特邀嘉宾,来见证游戏中的杀手女皇,排行榜上首位的“阿尔忒弥斯”完成第一万次击杀的辉煌胜迹。

——老实说,本其实不太喜欢这个“阿尔忒弥斯”,原因是在于这个用着红发人鱼族少女外观的玩家效命于游戏中一个挺恶心人的组织“第一秩序”,一个穿着统一的愚蠢白盔甲,靠人头打金刷装备的垃圾团队。他不无鄙夷地想过,假如自己有“阿尔忒弥斯”那样的极品珍稀装备,那霸榜应该好多年了。

但本,或者说凯洛·伦,还是会观看几场“阿尔忒弥斯”的战斗,毕竟某些物品或者武器的使用方法可能也就这一次观摩演示的机会。伦很喜欢那些炫酷的光效,哪怕自己可能永远都用不上那些需要氪金许多的装备。

人鱼少女先在身边以无数只能通过细微反光看出的弦建立起了防护屏障,尽管似乎在脖颈那里出了点错漏,但是她迅速修复了,任何想要通过的人都被切割成薄如蝉翼的碎片。紧接着,这个角色用一道激光输出干掉了四五个来挑战的敌人。然后在一个庞大的机甲怪物袭来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一把大剑,狠狠地将怪物一劈两半。

尘埃落定,似乎所有的挑战都结束了,一切归于平静。

本有些失望,“阿尔忒弥斯”越来越依仗着装备的优越性,对于游戏本身,招式,战术的理解已经退化到跟普通玩家没什么区别的地步了。更何况今天挑战选手太弱,她根本没拿出来自己压箱底的武器……

忽然,“阿尔忒弥斯”浑身开始抽搐,无数金币从她身上的某处飞溅出来。有些克制不住的观众纷纷涌了上去,却被还没消失的屏障削成了一片片。在原地冷冷观战的伦看出来了,罪魁祸首是她肩上的一只金色甲虫。

另一个使用着同样皮肤的“阿尔忒弥斯”从暗处走了出来,在大多数人都目瞪口呆的时候从先前的杀手女王遗留下的残骸上捡起来巨大的装备。凌厉的眼神扫过全场,大多数没有发现她对前一个“阿尔忒弥斯”攻击方法的旁观者并不敢上前抢夺,而伦,出于对这个挑战者的欣赏,只是在原地站着。

突然,一条信息在他的眼前浮现,看起来跟一般的垃圾邮件大相径庭。伦出于谨慎,也担心是那个新“阿尔忒弥斯”的圈套暂时没有点开。但很快他便发现这不是单独发的,“阿尔忒弥斯”,现场其他人,整个模块中,甚至整个“绿洲”中……所有人都收到了这条信息。

“各位玩家朋友,大家好。作为仅仅略懂游戏的初级玩家,如何在游戏中设计公平的奖励机制一直是我所苦恼的问题,而何时开启则是这个机制最重要的一环——我们需要确保内测时的玩家优势不会明显高于之后加入的玩家。我知道这对于很多老玩家来说像是被抛弃了一样,所以触发事件设定为了排行榜上前五名中有三名游戏内测结束后注册游戏的玩家。”

居然还有这种事?怎么从来没听外公说起过。伦皱起了眉头,继续读下去。整条信息充斥着塔金公事公办的公函气息,这种十分少见。毕竟为了与大多数玩家(尤其是女性玩家)有共鸣,游戏中的各种提示系统还是用的安纳金年轻英俊的形象。

“这是我本人在联合创始人启发下设计的一项活动:按照大多数游戏的传统,在整个游戏中安排三个与公司创立发展过程息息相关的彩蛋。最先收齐三个彩蛋的玩家,将获得我遗嘱中所标明的关于公司的权限。本活动合法性已经过律师确定与公证处公证,欢迎所有玩家参与和监督。”

伦有些愣愣地关闭了提示信息,他似乎即将,或者说已经参与了最了不起的历史事件之一。

但在他回过神来之前,那个新的“阿尔忒弥斯”已经冲他伸出了手:“你好,我是赫克斯将军,你愿意跟我一起组队完成挑战吗?”

评论(1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