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SWPOV】我寄人间(TK-421/军官,Kylux,520快乐)

虽然是Kylux但是垃圾的故事只有一点,更多是星战小人物TK-421和军官的故事。大概我真的不太会写吸引人的故事,只能讲这种平淡无奇的纪录片一样的东西吧。
想起来两句话,并非我的原创,“有谁值得我人老珠黄,有谁陪着我地老天荒。”
520,我很喜欢你,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多。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接入记录0421/
/权限验证/
/权限确认-已授权的使用者/
/播放记录/

今天第一秩序几乎完全剿灭了抵抗组织——在新共和国灭亡之后,他们的火种也湮灭了。卢克•天行者自原力中消散,而韩•索罗早已在他之前便死在了伦的剑下。

望向窗外,我只能看到漫天繁星。深知自己已经命不久矣,无法再跟随年轻人们四处征战,我不觉遗憾,甚至有些期待:也许录完这一条,我就能回到死星(注:此处应当指的是帝国修建的第一颗死星,由威尔赫夫•塔金总督主持工程,于雅汶战役中被毁),再次见到你了。

说起来不得不承认弑星者基地更加巨大,也更加先进,但是我还是更喜欢死星。

也许再也不会有人像我一样,如此深爱着死星。

……
/记录播放终止/
/记录选择/
/接入记录0001/
/播放记录/

死星上完全没有下班时间,不能摘头盔,我脸上的痘都快赶上猴蜥蜴那么大了。算了,你快去送了审讯用针吧。

*信号不稳定,出现摇晃*

他好帅啊。

他在抱怨脸上长了痘痘!真有趣。

你这个小东西,能给你的主人捎个信吗?我想见见他。

去吧,小东西。

/记录播放完毕/
/跳转至下一条记录/
/接入记录0002/
/播放记录/

他挺有意思的,我也喜欢他。但是我有值班的任务,跟他说,想要见我的话,来345层吧。

你好,我……

我还以为军官不会害羞的,我是TK-421,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我……我只是死星的炮手,算不上特别正统的军官呢……(注:死星激光炮操作员隶属塔金总督与帝国安全局直接管辖,军衔中校。另有五名后备成员,军衔少校)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记录播放终止/
/记录选择/
/接入记录0012/
/播放记录/

我准备了蓝奶和高格蛙……不知道你喜欢吃吗?

反正总比我们那营养膏好吃,你不知道那种垃圾是什么味道的。不过我看营养还挺均衡。

噗。

/记录播放终止/
/记录选择/
/接入记录0089/
/播放记录/

唔……!

对不起对不起,是不是弄疼你了?

还好……这个是什么,凉凉的,敷在痘上感觉挺舒服的,没那么痒了。

这是我们配给的巴克塔制品(注:巴克塔贴片是一种帝国时期的医疗技术,用于迅速修复伤口,避免致命的感染。只有部分人员可以使用)!除了维达大人,连塔金总督都没有多少呢,但是我一下子获得了六片,你省着点用,不要敷完就扔,可以用五到六次。这样一个标准月下来,你的痘痘就该好了。

谢谢你,不过干嘛对我一个普通冲锋队这么好啊,多不值。

谁对你好了,我只是……我自己也用不到,我可是炮手,在后方的。反正……反正不是对你好,我又不会蠢成克伦尼克(注:奥森•克伦尼克,帝国精进武器研究所所长,死星工程总监,死于斯卡里夫叛军袭击),要是稍微清醒一点,最后也不至于被死星炸死。

哦,可是我喜欢你啊。

你走你走你走!

*信号不稳定,出现摇晃*

/记录播放完毕/
/跳转至下一条记录/
/接入记录0090/
/播放记录/

算了,我也喜欢你。

只有一点点喜欢的那种哦。

/记录播放完毕/
/跳转至下一条记录/
/接入记录0091/
/播放记录/

塔金总督发现我往外跑了,你知道的,面对塔金总督,你最好还是老实交代。很幸运他没有生气,还给你升了一点小职位——你调到300层了,这样我们见面的时间会多一点。

对了,我今天的工作简直棒到爆炸!你要是有空,我讲给你听。

/记录播放完毕/
/跳转至下一条记录/
/接入记录0092/
/播放记录/

好的,我去看守新俘获的飞船了。

吻你额头。

*信号不稳定,出现摇晃*
*信号中断*

/记录播放完毕/
/跳转至下一条记录/
/接入记录0093/
/播放记录/

小东西,把你的主人带过来,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信号定位,TK-421位于停泊区327号位*
*警报:TK-421身高较记录缩短12.7厘米*
*自检程序运行*
*红色警报:伍基人出现攻击行为*
*强制关机*

/记录播放完毕/
/记录选择/
/接入记录0188/
/播放记录/

斯隆元帅牺牲,赫克斯将军决意暗杀影子议会,但他提前给了我选择的机会:将我手里掌握的,本应毁在斯卡里夫的死星技术有多少是多少交给他,我就可以活下去,他知道帝国安全局会准备副本。

我当然会选择活下去。

我还要向叛军复仇,我不能死。

作为交换,他告诉我了一条重要的情报:叛军的英雄卢克•天行者在他们的新共和国访谈中说到了死星袭击,而他就在当时被死星劫持的“千年隼号”上。再考虑到他的身高较一般冲锋队员更矮,当年的凶手应当就是他们。

我现在好难过啊,明明只有一点点喜欢你,只有在一起那么短短几天的时间,我就要搭上自己的整个人生去复仇了。

/记录播放终止/
/记录选择/
/接入记录0275/
/播放记录/

我对本•索罗十分不满,事实上我不可能对他满意,他是我仇人的骨血。

但是我好久都没有梦到你了,我现在都快记不清你长什么样子了。

我很害怕,我不想在成功复仇之前就忘了你。这些年我的记忆力愈发衰退了,只能在第一秩序做个闲职,倒是有了不少时间,如果你还在就好了,可以一起四处转转。

你很想调到科洛桑,不是吗?据说那里的夕阳很美。

不说了,我的吃药时间到了。

/记录播放完毕/
/记录选择/
/接入记录0376/
/播放记录/

我是在医疗舱里看到的,五颗新共和国的首都行星被摧毁,这个叛军建立的国家,毁灭在帝国手里。

大概我是真的不再年轻,我本来应该感到多年以来大仇得报的畅快的,可我现在只有悲凉了。

你真的离开很久了啊。

/记录播放完毕/
/跳转至下一条记录/
/接入记录0377/
/播放记录/

跟塔金总督不一样,赫克斯将军的儿子没有随着弑星者基地一起毁灭,化为星尘。按照他的说法,他们撤离了大部分的士兵和军官,因为这些对于第一秩序都是珍贵的资源,小赫克斯称自己为一个讲求实用的人,不会为了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白白浪费资源。

但我有一些猜想,一种莫名其妙的共鸣感。

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我曾经学到过一句话:悲剧就是将美好摔碎给人看。如果事实真是如此,那么我可以说是见证了悲剧从孕育到诞生的全过程。

虽然你已离去多年,而我却独居在历史的缝隙中记忆着我们的故事。时间太久,我已经分不出来哪些是我们共同拥有的时光,而哪些只是我的杜撰。那里面或许掩埋了持续了若干个政权交替的孤单,如同原力的鬼魂般萦绕不去。

只是当时我太年轻,不曾想到一切都可以戛然而止,因此对这些尚不明确。而如今,我又不愿去明确了。

/记录播放完毕/
/记录选择/
/接入记录0421/
/是否从上次终止位置继续播放/
/播放记录/

……
据说回光返照的时间没多长,所以我得抓紧了。现在我周围没有其他生命,除了你的那个小东西,仍然尽职尽责地陪在我的身边记录着我的一切。

我们的一切。

现在那些模糊的记忆又突然间清晰了,在这颗小小的,拥有水晶之心的星球上,我遇见了你。

其实,如果自始至终只有我一个人,我不会介意我究竟是活得长到对着镜子数自己还有多少颗残存的烂牙,或者为了荣誉和信仰,在塔金总督命令一切技术人员撤离的时候,坚守岗位继续完成激光炮的充能与发射。

但我遇到了你,哪怕我们真正相遇的时间比科洛桑上空的烟花存在时间更短,哪怕这也是原力最珍贵的恩赐。至少,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不曾浪费。

你的出现赋予了我一种新的意义或者使命感,我不再为我一个人而活,而是惦念着所有我们的约定,愿望以及期许,这些完成或未完成的任务给我的人生以目标,并让漫长的,灰色的岁月能够被染上独一无二的颜色。

这就足够了。 现在我就要见到你了,像第一次见到你那样。我期待这一刻期待了那么多年,但是它真正即将到来的时候,心情却是无比平静的。

我的工作很精彩,所以有许多的事情要讲给你听呢。

对了,还有一件事。

我可能比之前,还要多一点点喜欢你。

/记录播放完毕/ /已经是最后一条记录,是否从第一条开始播放?/ /记录播放停止/ /系统休眠/

……

赫克斯放下了那台现在看来有点蠢笨的老鼠机器人。年轻的将军转头看着窗外,银河系星辰的光芒依然柔和而明媚,仿佛帝国与叛军,第一秩序与抵抗组织,战争与和平都是一阵宇宙风掠起的粒子微尘。

之前他不理解为什么这位元老生前一直拒绝更换机器人,现在一个疑惑解开,他却又有了新的疑问:为什么这台机器人会留给自己?

“定局者号”进入了超空间,蓝白色的光芒映在年轻的将军眼里。他放弃了继续思索,叫过来了BB-9E,自己意识不到嘴角微微上扬。

“可以帮我把最高领袖叫过来吗?没什么事,只是今天的工作,想讲给他听。”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