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Kyllo/Hux】寻梦环游记AU《Lolo》5

“帝国全体人员注意,这是来自于塔金总督的直接命令。”塔金走到广播台,看了一眼正在运用艺术和城市规划分析阿米蒂奇逃跑路线的索龙和克伦尼克,“所有军团立刻封锁帝国出口,注意你们全息通讯中收到的照片,此人红发蓝眼,一旦发现,立刻拘捕,但不得让他受伤。”

 

接着他转回了控制台,索龙和克伦尼克已经在蓝色的城市里规划出了一条路线,用红光标注出来。塔金颔首:“不错。”将路线图发送了出去,规划了几个重点盘查的关卡,召唤来自己的爱瑞波吉——长着六对翅膀的维尔莫克猿:“我跟赫克斯将军有话要说,你们两个就在这里坐镇指挥,有什么信息立刻汇报。”

 

阿米蒂奇换上了一身旧帝国钛战机维修员的衣服,男人用机油把他的头发染成了黑色:“现在这样应该安全一些了。我经常逃避帝国的追捕,他们的行动很有规律。”

 

“你是叛军?”阿米蒂奇看了他一眼:“那你来帝国这边干什么?”

 

“我的孩子和伴侣都在阿卡尼斯,当时义军要轰炸暴风兵军团的据点,我担心他们出事,提早动身想去把他们接到新共和国这边来,没想到被义军当敌人击中了。尽管现在我们都死了,但我还是想看看我的伴侣好不好,”男人尴尬地笑了笑,“当然还有个原因,就是从这里偷架钛战机看看能不能硬闯过去——之前十几次偷到钛战机,但是过桥的时候都失败了。”

 

红发军官眯起来眼睛:“恩多战役之后,很多人听说了皇帝的死讯,如果为了家人的安危,叛逃到新成立的共和国,是非常可以理解的。”

 

“其实我早就是义军的间谍了,作为帝国飞行员给义军传递情报。不过……我的伴侣是很相信帝国理念的教官,所以我本来想找个合适的时间好好聊聊这件事。帮你的原因还是因为看你亲切,如果我的孩子还活着,现在也该像你这么大了。”

 

阿米蒂奇皱了皱眉,一种矛盾的心情在他的大脑中萦绕:和凯洛·伦不同,叛军和新共和国在从小长在帝国的他概念中只有敌人这一种定义。但他对他们的仇恨又有些虚无缥缈,绝大多数来自于布伦多尔的直接灌输。

 

可现在,他在和一个叛军合作,对方对他关怀备至,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更重要的是,阿米蒂奇第一次意识到,叛军似乎并不是为了一些虚无缥缈的理念就会狂热地袭击帝国的顽固分子。

 

伦乘坐着维达的灵兽,祖孙俩一前一后,“小子,你怎么也跑到黑暗面了?还杀了你爸——不不我不是说你做得不对,这没什么,布伦还是被他儿子毒死的呢。我就是说,你这样,莱娅和卢克会很伤心,我们是一家人,不应该做伤害家人的事。”

 

“那……那他还急着找赫克斯?”伦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地面上带着米莉森,骑着另一只豹子米莉森狂奔的布伦多尔,“他知道吗?”

 

“他知道,法斯玛队长躲着不肯来到帝国的时候就是他去找回来她的。那时他说了,他见识过金甲虫的毒性,当然也知道自己的死因。”维达耸了耸肩,“当然这是塔金总督告诉我的,我还挺惊讶,没想到他儿子恨他恨到杀了他,却没像你一样叛变,真是不知道为什么。”

 

阿米蒂奇跟着男人进了屋。这是帝国的疗养院。尽管看起来设施先进,环境也不错,可是肃杀的死亡气息却仿佛笼罩在上空无法散去似的——这话听上去实在可笑,毕竟这里的都是亡灵了,但阿米蒂奇能感觉出来这里的凝重。

 

“我们这些没什么亲人,也没法过桥的基本上就在这里抱团取暖了,虽然这是帝国的临终关怀,不过我们这些义军的孤魂野鬼来蹭点儿福利也没人计较了,毕竟都快是完全消散的家伙,再分什么帝国共和国都没什么意义了。”

 

他们走到了一间卧室的门口,男人轻车熟路地打开房门:“佩特罗老哥……”他环顾了一下,“TK-421他怎么不在了?”

 

“是啊,他终极死亡了,你小子麻烦不到他来烦我了吗?”病床上的副官咳嗽了两声,“你给我添的麻烦不少了,上次你问我穿梭机通用密码的事儿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男人尴尬地笑了笑,“实在不好意思,佩特罗老哥,不过今天是想请你回忆一下阿卡尼斯的女性亡灵差不多都住在哪儿,尤其是厨娘保姆之类类似的。”他把阿米蒂奇推到病床前:“就是这个小伙子,他活着来到这里了,需要找到他唯一的亲人才能回去,唯一的线索就是在阿卡尼斯做过赫克斯家族的厨娘。”

 

“赫克斯将军?”佩特罗在看到阿米蒂奇的时候下意识地喊了一声,之后听到了说明才反应过来,“你是个活人啊,那我得好好想想帮帮你……可惜我现在都要迎来终极死亡了,唉,真后悔当时没有做什么值得被记住的事,否则说不定还能留得久一点,多照顾一下奥森……”他的意识似乎有些不清,喃喃自语着。

 

阿米蒂奇用手背擦了擦眼睛,“没关系的,”他说,“我去看看照片,你们的朋友离开了,想必心情沉重,请节哀。”他走了出去。

 

“TK-421,他走的时候……”

 

“很安详,他的爱人陪伴着他,看着他化为发光粉末消散。”佩特罗笑笑,“桌上有佛瑞许麦酒,他留给你的,等不及你喝最后一杯了。”

 

“需要我帮你叫来克伦尼克总管吗?”

 

“别了,我们已经化成一次粉末了,让他看到我的终极死亡,会扯起他痛苦的回忆的。”佩特罗又咳嗽了几声:“你出去把那孩子叫进来吧,就那点信息我实在想不起来具体是谁。”

 

男人依言出门,却发现阿米蒂奇不知怎么打开了密码管,两支密码管里是同一段静止的全息影像——只不过其中一支里,缺少了左半边站立,抱着头盔笑得有些腼腆的钛战机飞行员。

 

年轻的红发将军抬起头,神色阴沉——这时候,他与布伦多尔一模一样:“我要回去找我爸爸了,至于你的影像,”他的靴子踩坏了男人给他的密码管,“你死心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我猜他也是。”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