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Kylo/Hux】寻梦AU《Lolo》2

阿奇托,前绝地圣殿,水底西斯圣殿。
“最高领袖。”

伦武士团中的典籍管理员从打坐的石台上下来跪在他的面前,四周昏暗的火光环绕着,凯洛•伦发梢的水珠折射出幽暗的光芒。

“我命你于此处修行——达斯•普雷格斯参悟生命原力之所,现在,立刻将他的成果尽数呈上。”

西斯和绝地绵延千秋万载旷日持久的争斗中,随着达斯•贝恩确立二人法则,西斯转入地下,这些修建在绝地圣殿之下的西斯圣殿就成了原力的黑暗面永远如影随形伴随着光明的喃喃低语。两者相伴而生,在原力中的联系,犹如莫蒂斯圣坛上象征黑暗与光明的千丝万缕般纠缠不清。

而如今,没有绝地,也再无西斯了。

典籍管理员去取来了西斯记录仪,恭顺地将其奉上:“最高领袖,这是您所需要的资料。”

“黑暗面的原力可以跨越生死,达斯•维达当年错误理解了这句话,认为黑暗原力可以让人死而复生。但实际上,不论光明还是黑暗,原力跨越生死,是指可以让人以活着的状态跨越到死界,譬如卢克•天行者最后直接于双日下消散。”管理员汇报道,“亡灵们依托死界在原力中存在,生命节最初的来源可能便是这一天,早期的原力敏感者们能更加方便地护送非力敏穿越时空与亲人相见。”

“当年在绝地时,你就是我们活的百科全书。”伦点了点头,“那么,穿越生死需要什么必备的仪式吗?”

“恕我直言,最高领袖,这是十分危险且不明智的举动。穿越生死的方法之所以没有遗传下来,就是因为有太多的原力敏感者永远地留在了死界。”

怒潮汹涌,整个山洞忽然开始颤动。

“当我需要你的建议之时,自然会让你说的。”伦冷冷地开口,“你只需要将方法如实禀报,其余不需要多管。”

“请您息怒,最高领袖。”黑袍的提列克女人跪下,“仪式并不复杂,只是活人不能在日出之后留在死界——如果在日出之后还没有离开,就会成为永远的亡灵。只是……即使是我的知识与您的原力造诣,成功进入死界的概率仍然不超过半数,最大的可能仍旧是永远迷失在原力之中。”

伦凝视着女人金黄的眼睛:“你倒是很诚实。”

“欺瞒与诡计对您毫无用处。”女人低下头去。
“需要什么?”

“……莱克里斯花瓣与天然红色的凯伯水晶。”

“花瓣好办,水晶,我的光剑里就有。”伦点点头,“你做得很好。”

“您的水晶十分不稳定,成功率会降低许多。最高领袖,请您谨慎考虑,贸然跨越生死并不可取。我以自己的性命劝诫您,因为伦武士团的每个人都心知肚明,没有您的领导,我们将无所适从。”

“我有一定要带回来的人。”伦一字一句地回答道。

女人不再说话,只是深深拜伏在地:“那么,我个人请求您一定要回来。”

与此同时的亡灵出入境大厅。

“阿米,你怎么来到这里了?”布伦多尔的神色有点儿慌张,“你还这么年轻……”

“赫克斯将军,每次谈到你的儿子,你就会不冷静。”塔金淡淡地阻止了他,拉过来阿米蒂奇的手指给他看:“仔细一点观察就可以看到,年轻的赫克斯将军并没有化为亡灵,这应该只是某种事故。”

阿米蒂奇看着表情平静的高级星区总督,心里不由得赞叹对方的细致观察和迅速反应能力。他没有回答自己父亲焦急的询问,而是向年长的高级星区总督一鞠躬:“您的推断太对了,我是被最高领袖凯洛•伦——呃,就是达斯•维达大人的外孙他原力推了一下……”他犹豫着吞下了一部分实情。

布伦多尔微微皱眉,目光迅速地扫了一遍。

“很有可能,”一直沉默的维达开口了,“原力可以跨越生死,在特殊的日子里,身上携带着亲人亡者的遗物,那就很有可能以活人的身份来到原力中我们这些死人的世界。”

作为伦所崇拜的偶像,维达的形象让阿米蒂奇感到十分意外:他并不是小时候布伦多尔偶尔会讲的睡前故事里那个漆黑高大如同机器的恐怖西斯,看起来年轻而英俊,右眼上的疤痕和阴郁的表情为他和伦更增添了某种甚至超越血缘的相似。
“维达大人,多谢您的指导。”

西斯用原力掀起一阵风,鲜红的莱克里斯花瓣环绕着阿米蒂奇飘摇升起,落在他的手里:“年轻的赫克斯,得到亲人的祝福,你就可以回到现实的世界中去了。这很容易,你父亲在这里,直接让他祝福你就好。”

阿米蒂奇迟疑了一下,而布伦多尔催促:“快把花瓣给我,我祝福你,赶快回去别再来了,看到你我很头疼。”
年轻的红发将军翻了个白眼把花瓣递过去,布伦多尔接着,重新递给他,说道:“我祝福你,要求是你从此放弃无用的情感,不要爱上任何一个人。”
阿米蒂奇整个人颤抖起来:“如果我说不呢?”

评论(1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