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Kylux主】Lolo(寻梦环游记AU,1月7日更新1)

Kylo/Hux主,寻梦环游记里的亡灵世界=原力世界。力敏可以变成力敏可见的原力英灵/西斯阴魂,其余人就是普通的亡灵。但是仍旧遵循如果没活人记得你你就会迎来终极死亡,以及要有人放着你的照片/画像祭拜才能过桥的两个寻梦环游记核心设定。

这里的亡灵是有脸的,不是骷髅。但是手脚是白骨化的。

Brendol和Armie之间是亲情向,不要站这个奇怪的CP。

Anakin/Vader的英灵仍然被光明和黑暗拉扯。

莱克里斯花:Lycoris,就是彼岸花,姑且认为遥远银河系里的石蒜花是清香的吧。

 

 

                               爱的反面不是恨,是放弃。

 

 

科洛桑,前议会大厅。

 

赫克斯将军跟随着最高领袖凯洛·伦走进这间空旷的大厅,踏过满地鲜红的莱克里斯花瓣。深夜,满天繁星的微弱光线无法照亮室内。为了避免伦的暴怒,或者用光剑照亮的危险行为,他说道:“我去点灯。”

 

然而,在他走到开关之前,伦已经用原力点亮了所有的灯。一瞬间,整间大厅灯火通明。如果从远处看,或许会以为这是一颗明亮的星辰。

 

大厅四周的墙壁上悬挂着从帝国至第一秩序历代著名人物的画像被灯光映照得熠熠生辉。从举着红色光剑的达斯·维达开始,之后是似笑非笑的唯一一位高级星区总督威尔赫夫·塔金,紧随他们的是克伦尼克总监,霍斯大捷指挥官维尔斯将军,执行者号舰长皮耶特上将,以及蕾·斯隆元帅和法斯玛队长。

 

“最高领袖,您看已经改造完成的英灵殿……”赫克斯有些紧张地站在那里,下意识地攥紧了手中储存着全息影像的密码管:“明天的第一秩序英灵日就在这里举行纪念仪式,我有一些私人事务……”

 

“为什么没有索龙元帅的画像?”伦打断了他的话。

 

赫克斯战战兢兢地回答,生怕哪个字触怒了最高领袖:“万托……万托元帅不同意,因为他认为……他认为纪念逝者……纪念逝者是一种私人的事情……我们在未知空间里还是要顾及他和奇斯人联盟的势力……另外,另外据说他知道如何对付您的原力,我害怕贸然触怒他对您不利……”

 

幸好伦只是皱了皱眉头:“完全不能理解他的想法,我知道他算得上索龙元帅一手栽培,但是这种私人感情听上去太守旧派了。”他抱怨了一句,随即便吩咐赫克斯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英灵日的纪念仪式和典礼由你全权负责,抵抗组织的领袖以私人名义邀请我在英灵日——他们的生命节前往外环进行和平谈判。”

 

“最高领袖!”赫克斯连忙喊道:“最高领袖,请您三思!我们马上就可以荡平抵抗组织,将反抗第一秩序统治的火苗完全——”

 

远处有钟声传来,悠远绵长。

 

伦随手一挥,赫克斯直直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倒在地上掀起灰尘。

 

一件黑色的大衣落在地上,莱克里斯花瓣被带起的风从地上卷起,带着微弱的红色亮光,接着重新颤悠悠落回地面。

 

“赫克斯将军!”伦冲上前拎起他的大衣,“赫克斯!阿米蒂奇!”

 

赫克斯摔在地上,他觉得自己的脑子昏昏沉沉的。以前被伦也摔过几次,但是摔得再重也只有痛感,很少会影响他思维的清醒。这次的情况十分反常,他扶着头站起来,却发现伦径自穿过了他。

 

“最高领袖!最高领袖!伦!”他焦急地呼喊着,可是他听不到任何声音。伦抱起了他的大衣,而赫克斯近乎于恐惧地发现,他的大衣还披在自己身上。

 

“伦!伦!凯洛·伦!救救我啊!”赫克斯控制不住自己,瘫软在地。他的喊声已经变调了,一排排白兵和军官经过他,而他可以看到他们穿着旧时代的制服,最恐怖的是,那些人的手指都是白骨,而非正常的人类:“伦!我是不是死了!你不要放弃我啊,我还有救!”

 

白色的披风随着主人走动的步伐摇摆,上面沾着的红色花瓣晃来晃去,然后停在了他的面前:“你好?”

 

赫克斯抬起头来,对方有着浅棕色花白的头发和明亮的蓝眼睛。在视线接触的时刻,一人一鬼都不由自主叫出来:

 

“克伦尼克总监?”

 

“布伦?你怎么……”

 

“对不起,我不是布伦多尔·赫克斯。”赫克斯站起来,彬彬有礼地纠正了他,“我是阿米蒂奇·赫克斯,他的儿子,第一秩序暴风兵军团将军。”

 

克伦尼克的蓝眼睛里流露出惋惜之情:“真可惜,看上去还很年轻呢,没想到这么早就……”但紧接着他就注意到了赫克斯的手指:“等等,你好像还没死透吧?为什么我觉得你还是活的?”

 

“不不,您误会了,我不是死了,我的情况有点儿特殊。”赫克斯皱了皱眉,“我没看到自己的身体,好像我是直接来到了这里。”

 

克伦尼克略一沉吟:“那你跟着我,我们去找索龙元帅。你爸爸今年不知道为什么,在过桥前的关卡上被拦了下来,现在好像在出入境大厅里面生气呢,一会儿要不要去找找他?”

 

“听您的安排,克伦尼克总监。”赫克斯点头答应。

 

一人一鬼走上了完全由莱克里斯花瓣组成的阴阳之桥。毕竟年轻,赫克斯对自己所见的一切都啧啧称奇。克伦尼克努力表现出一个长辈的样子:“莱克里斯花有着沟通现实世界和原力世界的神奇能力,红色的花瓣桥通向帝国所在区域,白色则通向叛军。”一只纯白带披风的平头机器人一直跟在克伦尼克的身边,他顺便给年轻的第一秩序将军解释:“这是我的爱瑞波吉,跟一般人不一样,我的是一个机器人,叫OK。”

 

赫克斯微笑着,他注意到远处白色的花瓣桥上发生了一些骚动,一个男性亡灵喊着“让我回去看看我的孩子”冲上了桥,但是很快就陷进了桥里,然后被拖了回去。

 

“可怜的叛军渣滓。”克伦尼克耸耸肩,“每年似乎都能听到他过桥过不了的声音,可惜了,他的后代不知道为什么不供奉他的照片。”

 

找到索龙的时候,对方正拉着一个同样有着红眼睛的小男孩:“别盯着别人看,这样既不艺术,也不礼貌。”

 

“可是他好像是活的呀。”

 

奇斯的元帅转向他们,赫克斯发现他的手指倒是和克伦尼克别无二致。总监上前简单解释:“这是布伦的儿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好像活着来到了这里。我不太清楚该怎么办,关于这方面的学问,你似乎比我多些。”

 

“这个还是去问维达大人比较好,他是原力敏感者。”元帅想了想,答道,“我记得他和塔金总督在协调布伦没法过境的问题,麻烦你带他到出入境大厅,很容易就能找到。”

 

确实是很容易就能找到,因为愤怒的布伦多尔正一耳光打瘫痪了办事员所用的电脑,甚至连维达和塔金都没能拦住他:“我告诉你们!我儿子留着我抱他拍照的全息投影!不可能检索不到我的照片!我要回去见他,你们听懂没有!”

 

“爸爸!”阿米蒂奇跑上前,“那个……”

 

他将密码管递给了布伦多尔。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