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Kylux】恋爱游戏(一发完)

0 在阿米蒂奇•赫克斯二十五岁生日当天,他看到了本•索罗。 苍白的长脸,油腻的黑发,过于大的耳朵,被反锁在底层的舱室里。他又好笑又好奇地靠近对方:“你是谁?” 男孩摇摇头,眼睛里充满恨意:“帝国的余孽,”身上的伤口让他只能喘息,“我不会同你们合作的。” 阿米蒂奇笑了笑:“没关系,我觉得我们可以做个朋友,你讨厌那群帝国余孽,我也讨厌,只不过我还得跟他们恋爱。”他看着本的眼睛,他之前怎么没发现呢,这双眼睛多么迷人啊:“恋爱游戏而已。”

1
赫克斯中尉和奥索恩*所长的婚礼甚至都没来得及举办,对方就因为跟共和国某位科学家妻子的争执被对方击毙。
“真的是太可怜了,谁能想到他的死亡士兵还在穿梭机上没下来呢?”阿米蒂奇摇摇头,“幸亏我赶到的早,替他报了仇。不过话说回来他的披风挺好看,被弄坏可惜了。”
“你知道他真的喜欢那个书呆子博士,所以你之前就请博士说服他放弃竞争一起离开,这样你就会放过他。但是他没有同意,那个妻子是你安排的杀手,他们都不认识她。”本冷冷地开口,“建议你,下次用这个理由,最好别从他的背后开枪。”
阿米蒂奇笑了起来:“绝地该不会欣赏一个暗杀者。”
本没理他,阿米蒂奇看到他的眼睛里有一丝哀伤,忽然心里一动,上前抱了抱他,“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喜欢。”

2
赫克斯少校兼弑星者项目总负责人的第二个约会对象是行星总督维丽安娜·普莱斯,那是个梳着齐刘海短发的精明女人,在前来赴约的路上穿梭艇解体。
“我没心情跟她纠缠。”阿米蒂奇急匆匆地跑进本的房间,“我有大事要告诉你。奥加纳议员的生父是达斯·维达。”
“什么?”本不可置信地看向他,“不会的,这是你们帝国的阴谋!”
“我没骗你。”阿米蒂奇想给本解开锁铐,但是权限不够,他只能放弃:“全息网上都是关于这件事的报导,等我能放你出去了,你可以自己看。”
本沉默了下来,阿米蒂奇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靠在他的身边睡着了。

3
“你怎么了?”看到阿米蒂奇红着眼睛走进来,本费力地起身,问道。
“我父亲不允许我杀死斯隆指挥官,他认为斯隆家族的人训练了我,我们不能恩将仇报。”阿米蒂奇平静地说,“所以我把他们都杀了。”
本刚想说什么,阿米蒂奇突然捧过他的脸吻了上去。他尝到酒精的味道,还有咸腥和苦涩的气息。

4
浮林*指挥官的针型穿梭机被赫克斯中校拦截在半路,他的登陆出乎意料地顺利,没有遭到任何阻拦。
“赫克斯中校,我无意与你发生任何争执,你没有必要拦截我的穿梭机。”克隆的奇斯军官从指挥舱出来,“我对军事和权力都不感兴趣,我只想回到奇斯领。”
赫克斯点点头,“不过作为活捉天行者后代的最大功臣,你一定知道如何抑制原力。”
“我可以教给你,但你要放我走。”
在和本分别时阿米蒂奇向他坦白了:“我必须杀了他,否则他可以知道是谁放走了你,重新释放了你的原力,太危险了。”
本主动伸出手拥抱了一下他,阿米蒂奇闭上眼睛,他莫名其妙想起浮林修长纤细的蓝色无名指上戴着的指环,不是银河系里常见的样式。

5
塔金将军是他最后的,也最棘手的对手。
对方是塔金总督的表侄,十岁时就经历了传说中野外求生的训练,十六岁时正式进入军队,十七岁残忍地将俘虏的三百名叛军处死。
他觉得自己毫无胜算——如果没有伦的话。
对方的爆能枪即将击穿他的那一刻,淡蓝色的离子焰被定在了他的面前,然后分散开来。而伦从暗处走出,强大的原力牢牢控制了震惊中的他。
“赫克斯将军,”塔金将军很快地回过神来,重新恢复了那种标志性的虚伪假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赫克斯没等他说完遗言,就尖叫起来:“伦,杀了他,杀了他!”

晋升将军的夜里,阿米蒂奇惊醒过来,枕头已经被冷汗浸湿。身边的黑发青年迷迷糊糊问了一句:“做噩梦了?”
“没事,你睡吧。”他说。
冰蓝色宛如无机质的眼睛注视着他,说出那句仿佛诅咒又仿佛箴言的话:“你还有心,这意味着你会爱上某个人,而爱都是致命的,我就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奥索恩:来自旧正史的克隆体命名法,比如卢克克隆就是Luuke,克胖胖的克隆体就是Orsoon
*浮林:旧正史一个像黏的娃,这里私设是克隆黏,无心打仗,只想回老家结婚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