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情景喜剧】科洛桑反婚指南(16-完)

十六.

 

至高保育院的玩具室里,三只小宝宝团结起来又抓又挠,又踢又咬,打跑了保育院仗着年纪最大一直霸占着乐高的三四岁小孩们,然后抢过来积木自己搭起来。那群小孩被打哭了,跑到自己的保育员面前告状:“那三个宝宝欺负我们!”

保育员领着孩子们去找塔金,后者好整以暇地在那里带着从圣殿偷跑出来的安纳金一起陪着宝宝们玩,帮助他们找出来所有灰色的积木。帕德梅在一旁拿着通讯器不停拍照。安纳金一直很奇怪:“你们几个要造一个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这么多灰积木?”

面对对方保育员的质问,塔金连眼睛都不抬:“生活永远是挣扎求生的战斗,强壮和聪明的会爬上山顶,其他人则屈服于武力和律法。”

“略略略。”三只宝宝这时终于停下来手里的游戏,把大拇指插进耳朵里,张开小手,冲那几个小孩吐舌头。帕德梅迅速地又抓拍了几张宝宝们吐舌头的样子,上传到自己的账号上。

“你……”蓝色长袍系着白围裙的女人气得要命,表情都扭曲了,“这里是2到4岁孩子们的活动区!带着你的宝宝回婴幼儿区玩去!”然而塔金仍旧一脸淡然,把做鬼脸的宝宝们抱起来转个方向,让他们自己玩起乐高,自己则给他们剥车厘子果肉,把核扔到垃圾袋内,多汁的果肉塞进宝宝们的嘴里。

小宝宝们只顾着玩,有车厘子过来了就张嘴,紫红色的果汁就顺着他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流下来。安纳金抗议:“我也要吃。”而塔金直接把装车厘子的小篮子放在了两个人中间:“自己拿吧,想拿多少拿多少。”

奥森和索龙挤了挤把小布伦挤开,塔金正在开导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生气的安纳金,没有注意到这两只小宝宝抱着自己胳膊舔起来了那些果汁。安纳金正在不满塔金不喂他吃车厘子,看到这一幕眼睛都直了。

“他们不会吐核,恐怕会被噎到。你会。”塔金解释,“而且你已经这么大了,自己吃,让我喂像什么话。在绝地圣殿吃水果的时候会有人喂你吗?”

“别提绝地圣殿。”安纳金很不高兴,“费鲁斯把自己的训练球弄丢了,就抢了我的。我先是因为跟他打架被批评了一顿,又因为弄丢训练球被批评一顿,根本没人听我说话,更别提护着我了。”他少年老成地叹了口气:“我都想被丢到至高保育院来,起码这里大家都护着自己的宝宝……”

“安尼哥哥你要想开点嘛,你九岁才去的呀。本来绝地大师们也不会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另一方面你也没把他们当成自己的父母呀。”索龙看到搭出来的东西不是自己想要的,不是很开心,但还是把颜料拿过来了准备画他的奇美拉,顺便随口开导了两句安纳金:“胖胖,小布伦,你们为什么要做大球球嘛,大球球要浪费好多乐高积木的,而且又笨,又重,还不能奇袭。”

“大球球好,奇美拉才不好。”奥森撅起了嘴,胖胖的小脸鼓鼓的,“你觉得呢,小布伦?”

而红头发的小宝宝拿着一个穿着粉红色的瑜伽服的小娃娃顾不得理他们,又拿过来一个四个球的粉红冰淇淋,放在了娃娃环形的手里。他一边把娃娃往大球球上放,一边还唱着不知道什么歌,挥着娃娃跳舞。

安纳金叹口气,揉揉小布伦的脸蛋,放过来一个拿着光剑的黑头发小娃娃。小布伦把两个娃娃都抓在手里,然后抱在了安纳金身上:“抱抱!”

 

 

 

十七.

 

“你们要买那么多乐高干什么?”贝尔带着一大盒透明色的乐高积木来了,而这个时候,小宝宝们(主要是奥森,小布伦负责递给他灰色的积木块,索龙在抗议了两次都无效之后自己带着颜料桶去墙上画奇美拉,不理他们了)搭造的大球球已经只剩下一个大口子没有完成。奥森吐着小舌头,一点一点拼好了大球球的壳,然后小布伦凑过来:“床床,床床,睡觉觉。”

“他困了吗?我帮你去抱他睡觉吧。”贝尔伸手去抱小布伦,小宝宝却非常嫌弃地拍掉了他的手,朝他吐了一口口水,然后抓着自己的两个乐高小娃娃摇摇晃晃边走边爬到帕米的裙子上躲着了。

塔金递给不知所以的贝尔一张抽纸:“他不困,他只是想让奥森在里面放两个小娃娃睡觉的小床而已。”贝尔看着奥森果然在里面放了个小床,小布伦把小娃娃放了进去,还给他们盖上了被子开始歪着脑袋唱摇篮曲。他一脸惊愕地盯着塔金:“为什么你能听懂!”

塔金轻蔑地笑了笑——这种笑容在日后会成为他的标志性表情之一——却并没有回答贝尔,只是所有的小宝宝们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一起过来冲贝尔吐口水。

“等我以后有了孩子,我会让我的孩子冲你吐口水的。”贝尔堪堪躲过行动还不甚灵活的宝宝们,又挨了安纳金一记补刀吐到他脸上。他接过塔金递来的抽纸:“安纳金·天行者,我跟你说,我记住你了。”

抽纸用完了,于是塔金抱起来奥森,用他圆滚滚的小肚子给贝尔擦了脸。奥森很不愿意,不停的扭动挣扎:“你是在用我的肚肚!不是你的!”他放声哭了起来,小胖手挥动着。但很容易就被塔金控制了:“你今天晚上不要趴在我身上让我抱。”

“本来也没有!安尼哥哥来了就会把我们都赶走!帕米姐姐会抱着小布伦睡,我和黏黏只能睡在墙角……”奥森的哭声更大了,索龙听到在控诉安纳金,也凑了过来,跟奥森一起左摇右晃地哭:“他坏坏!他一个人就要占塔金先生的一边!我们两个人要占塔金先生的一边,他都不让!”

塔金白了一眼贝尔:“看见了没有?小宝宝就是这么烦。”

贝尔无奈地笑笑,看奥森正在拿着那些透明色的乐高拼一个什么东西,像是丛生的水晶山:“你在造什么?”

“我在造球球的大炮!威力无敌水晶炮!”奥森兴致勃勃地拼起来,但是一会儿就放弃了:“好烦,不想搭水晶炮!我要去抓一个小哥哥帮我搭水晶炮!”

安纳金迅速撤退:“我可不帮你,我不会搭乐高。”

而奥德朗的王子皱起了眉,脸上露出不赞成的神色:“你就教宝宝这些打打杀杀的东西?我记得你可是口口声声说自己爱好和平。”

塔金奇怪地看向他,顺便把奥森抱在自己的肚子上:“你觉得和平是怎么来的?政客坐在谈判桌上争取和平的资格,是我们这些军人用鲜血和牺牲,用你看不上的打打杀杀争取来的好吗?”

“我们有绝地武士团,他们是和平的守卫者。我觉得你根本不适合上战场,你更应该在这里好好教育孩子们。当然你的教育理念也需要革新,不能总秉持着你们外环那种未开化的野蛮人理念,我们是人,不是野兽,不需要野兽的法则。”贝尔摇摇头:“你太决绝激进了,很多时候这不是一个好态度。”

“真希望当年我们对付外环那些海盗,向核心世界求助无门的时候你能把这话说一遍,那样我也不至于刚刚结束试炼就上战场,”塔金给索龙一勺一勺地喂梅卢伦瓜,“那时候我才十七岁,还没成年。但是一年后,我已经成了外环法则的代表。你认为我根本不适合上战场,我想问是谁给了你如此判断的勇气?”

“打海盗好好玩,我以后也要打海盗。”索龙没有乐高可搭,就黏在了塔金的身上:“帮我梳辫辫嘛,塔金先生。”

这时帕尔帕庭突然出现在了玩具室里,他仍旧挂着一脸和蔼的微笑,“阿米达拉女王,怪不得我看那个纳布之音又更新了好多可爱的小宝宝!原来你在这里!”

“是啊,他们多么可爱。”帕德梅温柔地微笑着,小布伦躺在她的裙子上叫着“帕米姐姐”,声音像是在唱歌。

“不过我这一次来是有重要的事情通知塔金先生的,”帕尔帕庭冲她点点头,又拍了拍安纳金的肩膀,最后来到了塔金面前,神色严肃起来:“带着宝宝们回一趟你们的卧室吧,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谈呢。”

 

 

 

十八.

 

塔金和宝宝们睡的卧室不算小,所以进来这么多人就让塔金有些意外了。摇篮里面有三个新的小宝宝,正在好奇地张望着。塔金注意到他们的身上挂着小名牌:马克西米利安·维尔斯,佛默斯·皮耶特和吉拉德·佩雷恩。他回想起第一天来到这里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奥森索龙小布伦身上的名牌,大概是他们自己拽掉了,塔金想。

“咿,小宝宝!”索龙从背包里爬出来,终于不再黏着塔金,而是伸手去拍佩雷恩毛茸茸的金发小脑袋:“我叫米特索龙努罗多!但是你可以叫我的核心名字索龙!这可是非常亲密的好朋友才能叫的呀!”

“黏糊糊的好恶心。”奥森和小布伦说,后者眨了眨眼睛。而金发小宝宝发出了奶声奶气的“哦”一声,然后就四脚朝天晕过去了。

“小宝宝们好蠢,我要一个小哥哥照顾我,帮我搭一个超级无敌水晶大炮!”奥森嫌弃地看着在摇篮里瘫成一张饼不停傻笑着冒鼻涕泡泡的佩雷恩,“黏黏忘记他已经把名字告诉过一个妈妈肚肚里的小宝宝了吗?”

“咦?”小布伦拽了拽他俩,给他们指到访的人群。索龙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也“咦”了一声:“努罗多夫人为什么来呢?”

安纳金正在揉捏那只叫皮耶特的小宝宝:“你也很可爱,以后当我的舰长吧!”皮耶特嗤嗤地笑着爬来爬去抓他的手指。听到索龙的话,绝地幼徒好奇地问他:“黏黏,你认识今天来的人吗?”

“塔金先生,非常感谢你这些日子对犬子的照顾。”穿着酒红色礼服的奇斯男人向他礼貌地鞠躬,而他的夫人则向他询问:“如果您允许的话,我们现在可以带走米特索龙努罗多回奇斯统治领了吗?”

“我不走!我不走!”索龙死死地黏在塔金的怀里:“塔金先生,求你了!我就是被他们丢掉的!他们又不爱我!塔金先生,让我留下来!”他拼命抓着塔金的围裙,却被自己的父母拔下来:“塔金先生,小孩子不懂事,他当时破坏了奇斯的法律,预言中说这是个不祥的孩子,所以为了奇斯我们必须遗弃他。”

“那他以后如果再破坏奇斯的法律呢?”塔金无机质一般的透明的浅蓝色眼睛注视着他们。对方没能给出答案,而另一边奥森也被莱克萨的地方官从他的背包里像拔萝卜一样地抱走了:“我们确认过了,这个建筑天才是我们莱克萨星的孩子,我们要把他带回去培养,让他为共和国做贡献。”

“塔金先生!塔金先生!”奥森边哭边挣扎,拼命把自己往下墩,想要跑回塔金怀里:“我还要搭球球!我想趴你的肚肚!我不要离开!”

帕德梅和安纳金陪着宝宝们一起哭,而塔金默然地看着哭哑了的宝宝们被装进新的背包里,才伸手隔着透明塑料摸了摸他们,递给他们球球和蜥蜴:“黏黏,胖胖,别哭了。你们记得我,以后也可以跟我一起打海盗造球球。再见了。”

“塔金先生,留下他们嘛。”小布伦突然抽泣着开口了,“留下胖胖和黏黏,他们在哭哭,抱抱他们。”

他努力伸手想去拍拍自己的好朋友,但是他太小了,完全够不到。于是一直憋着眼泪的小布伦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我不想离开胖胖和黏黏!”

来带走宝宝的人都很尴尬,帕尔帕庭似笑非笑地看向塔金,而年轻的军校学员只是回头把大哭不止的小布伦放回摇篮里,并没有再看一眼:“诸位,请赶快带着宝宝们离开吧,不然该吵到其他人了。”

宝宝们被抱走了,帕德梅咬着嘴唇哭着看向塔金:“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为什么不出言挽留一下呢?”

“难道我出言挽留了,他们就能留下来?”塔金摇头,“命运决定了大家最终都是要离开的,不要做毫无意义的事,如果不能改变,还不如坦然接受。”

帕德梅哭着走出了至高保育院,而安纳金留下来陪在塔金身边,手里揉着皮耶特:“塔金先生,你别难过,虽然我是绝地,但我不会离开你的!”

塔金笑了笑,揉了揉他的头发。“我回学校上课了,你也回圣殿吧。”

晚上结束了功课,他习惯性地赶回房间,刚准备迎接大哭二重奏的时候,却愣了一秒:小布伦一直在拍新宝宝们,给他们唱歌哄他们睡觉:“睡觉觉,睡觉觉。”而他们在摇篮里睡得很好。

塔金去洗漱了一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都睡不着。最后他爬起来,在小布伦脸上亲了一口,又从摇篮里挑选了一下,抱出来最胖的一只维尔斯,放到了自己的肚子上。


评论(1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