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情景喜剧】科洛桑反婚指南(7-9)

七.

 

这一天塔金正在以一颗平常心应对贝尔那些愚蠢的问题,并且对奥森和索龙挥舞着球球和蜥蜴的“攻击”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是抱着的小布伦时候轻轻晃晃他,教他说一些不太复杂的话,突然间安纳金就闯了进来。

“我们奥德朗是一颗热爱和平的星球。”贝尔说。

“真巧,我们埃里亚杜也是。”塔金随口应付道。

“我们从不发展军工,所以没有任何污染,环境非常优美,天空格外蓝,河水格外清澈!”贝尔越说越兴奋:“你在外环肯定没见识过这种风景!怎么样,是不是非常心动,特别想去看一看?”

“不,我只是特别想去炸一炸。”塔金把快要掉下床的奥森抱回来放到床角,都没有用正眼瞧他。

跑进来的安纳金冲委屈地抱怨“你这一点儿都不和平”的贝尔做了个大鬼脸,然后和奥森索龙团结一致把他从屋子里轰走了,小布伦开心地发出噗嗤噗嗤的笑声,一边笑还一边挥着手里的小布娃娃,就像是给他们助威。

“我真搞不懂你这个小屁孩,”贝尔很是生气,“我来这里跟大家都相处的很好,你也该给我一个跟你们接触的机会。至少我可以送你玩具,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我觉得我们还是能建立深厚感情的。”

安纳金的舌头吐得老长:“天行者才不会跟你建立深厚的感情。”

成功赶走入侵者贝尔·奥加纳,绝地幼徒开开心心跑到塔金身边坐下,顺便赶走了刚刚还站在统一战线上的奥森和索龙,把他俩和小布伦一起撵到了床角去老老实实呆着,自己靠在了塔金的肩膀上:“塔金先生,我听帕米说你给我继父寄了一笔信用点,帮他给我妈妈解除了奴隶身份,谢谢你!”

“如果是因为这件事,你应该感谢你的继父,他筹集了大部分所需的花销。”塔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他感谢的,施米·天行者如果不是一个奴隶,可以对外环和共和国有更好的贡献。“我想阿米达拉女王应该也向你表达了你母亲的心愿,如果你真的想感谢我,不妨让我们一起去参加你母亲的婚礼。”

“奴隶?”奥森爬过来拽着安纳金的袖子问:“安尼哥哥,奴隶是不是就是耻辱?”

安纳金摸摸他软软的棕色头发,难得温和地笑了笑:“是的,你可以这么理解。”

“奴隶并不是耻辱。”塔金突然说,他认真地给好奇地爬过来的小宝宝们解释:“奴隶是一种只有落后的,就是很差劲的星球才会有的人,他们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只能按照主人的吩咐去干活。主人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得干什么,不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不能干。”

“那塔金先生的家里有奴隶吗?”索龙绕到安纳金不在的另一边偷偷地黏住了塔金。

“我家里只有仆人,没有奴隶。”塔金回答,“仆人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智力和领导力来担任其他职责,而奴隶是被迫成为的,奴隶们很可怜,他们即使很聪明,很有能力,也摆脱不了奴隶的命运。”

“安尼哥哥好可怜哦,好不容易离开了塔图因,又要在科洛桑当绝地奴隶。”奥森“呼”地叹了一口气,开始啃起了自己的球球。

塔金皱了皱眉头:“他现在可不是奴隶,你们不要瞎说。”

“绝地主人!绝地主人!”小布伦很着急地想要表达自己的观点,结果憋红了脸也只能说出来这两个词,而这对他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索龙帮他补全了想说的话:“安尼哥哥在绝地也有主人。”

“那不一样,那是主人,这是师父。”塔金教导他们,然后又转向安纳金:“别理小宝宝们瞎说,也不要说给绝地大师们,不然他们该生气了。”

“明明就一样嘛!”索龙不满意极了:“在绝地,不也是师父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得干什么吗?”而奥森扭扭捏捏地对安纳金说:“安尼哥哥……如果你不把我们从塔金先生这里赶走的话……你可以经常来这里的!这里没有主人!”

晚上,奥森终于再次趴上了他久违的塔金的肚子,“还是很硌。”喝饱了牛奶的奥森打了一个嗝。索龙也终于黏住了塔金的胳膊,把对方的手指含起来。安纳金依偎在塔金的另一边,两条胳膊挂在塔金身上。而小布伦则乖乖地缩在安纳金的怀里闭着眼睛,偷偷眯着一条小缝儿看他。

 

 

 

八.

 

塔金把一件件小衣服叠好,再放进自己的箱子里。三只宝宝一字排开坐在床边,抱着球球蜥蜴和洋娃娃,整整齐齐歪着头看他。

“带上我最漂亮的小斗篷嘛!要有花边那个!还要有像荷叶的那个!白色的白色的!都要白色的!”奥森哼哼唧唧,而索龙也扭扭捏捏:“我要带那个有金边的衬衣!要有艺术性的!不要那件,那么丑!”

小布伦将自己要的蝴蝶结都收拾好了,在塔金再一次抬头的时候,把一整盒蝴蝶结递给了塔金。

“乖。”塔金揉了揉他的头发,把他抱过来亲了一口。

“咿,”奥森和索龙又不开心了:“我们也要亲亲。”

塔金嫌弃地看了他们一眼:“你们两个自己把要带的衣服都收拾好。提醒你们一下,我们只在塔图因住三天,所以别把你们的小衣柜都搬过去。还有,塔图因是一颗沙漠星球,我要在行李箱里留出空间放裹你们三个的围巾。”

“沙漠是什么?”索龙把从腿上滑下去的蜥蜴重新抱起来,歪着头问。

塔金想了想,回答道:“沙漠就是有很多沙子的地方。”

“沙子!我们可以玩沙子!”奥森高兴起来,“我喜欢大海和沙滩,我要带泳衣!”他问塔金:“去了那里可以给我们买一个水球球吗?”

“不可以。”塔金直截了当地拒绝了他。

奥森“哇”地哭了起来:“不要嘛!为什么!”他眼泪汪汪地看着塔金,“游泳的话有水球球才好玩……”而后者冷冷地打破了他的幻想:“沙漠不是沙滩,沙漠里没有大海,你也不能游泳,只能吃一嘴沙子。”

“唉,我不想去了。”奥森抱着自己的球球推了索龙一把。奇斯小宝宝生气了:“你推我干什么!打你打你打你!”他伸手去拍奥森,两只宝宝打在了一起,混杂着毯子和小衣服变成了一个大球从床上滚了下来。

而小布伦慢慢地连走带爬过去,费力地把缠在一起哭了起来的索龙和奥森解开,然后软软地躺在地毯上,让另外两只宝宝趴在自己的小肚肚上,顺便拍着奥森的后背,给哭得不停打嗝的他顺气,又把索龙的长头发梳好,给他左右各扎了一个蝴蝶结。

塔金把他们收拾好,拎着两个大箱子塞进手推车底下,又把宝宝们扔进手推车里,给他们盖上同一条小毯子,任由他们挤来挤去。离和帕德梅约定的时间只剩下一个小时,他推着推车搭上公共穿梭艇到了共和国500。

到的时候帕德梅已经穿戴整齐等在车站了。她右手挽着安纳金,男孩像是在绝地圣殿和人打架了,眉骨上方青了一片,眼角还有道划痕。塔金拿自己总是随身携带的急救用巴克塔创可贴给他贴上,安纳金“嘶”了一声:“好痛喔!”

小布伦摇摇晃晃爬起来扑到他身上给他脸上吹气:“痛痛飞飞!”他努力吹着安纳金的伤口,小脸鼓起来,圆嘟嘟的。

“安尼哥哥是被欺负了吗?”奥森和索龙趴在手推车的摇篮边上。

“你们两个小坏坏,也不出来抱抱我。”安纳金弯下腰靠过来,在他们两个的鼻子上一人刮了一下,然后开始揉捏他们的小脸,一边捏还一边念叨:“黏坏坏呀胖坏坏,你们都是小坏坏。挠你们痒痒。”

奥森和索龙飞快地缩回摇篮的角落里去哭了起来:“安尼哥哥,你才是一个坏坏!”他们两个互相擦着眼泪,委委屈屈地嘟着嘴:“你为什么总是欺负我们……”

“看你们可爱,喜欢你们。”安纳金说得理直气壮。

“你不欺负塔金先生和帕米姐姐。”索龙偷瞄了一眼正在跟帕德梅聊天的塔金,小声地抗议:“而且你还抱小布伦。”被叫到名字的红头发小男孩呆呆地眨了眨眼睛,安纳金脸红了:“不要乱说,你们太小了,什么都不懂。”

这时塔金家族专门派来的军舰到了,小宝宝们开始高兴地拍手:“猴猴!猴猴!”而从穿梭机上下来的雷纳夫看到正在自己的侄子正在和另一个女孩谈论带宝宝的经验,几乎喜极而泣地接通了家里的全息通讯。

“妈!阿米达拉女王不是我女友!她还那么小!”塔金悲愤地抗议道。

“没事!只要能跟你结婚,像那个小的一样大我们都不介意!”塔金的母亲指了指安纳金。

“你们烦死了!”塔金推着宝宝们上了车,不理他们了。

 

 

 

九.

 

“塔图因好热呀!我要吃冰淇淋!”奥森在手推车里大声地哭着。

“热……”小布伦在啜泣。

但是索龙一反常态地非常安静,塔金感觉有点不对,停下手推车,发现奇斯宝宝由于体温比较低摸起来很凉快,在奥森和小布伦的挤压下已经被热晕了。

安纳金撇了撇嘴:“好娇气的小宝宝。”然后他吐了吐舌头:“不过我讨厌沙子,它们又粗糙又硬,要不要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主要是我不知道妈妈搬家了。”帕德梅也适时地说道:“是呀,我的妆都花了,咱们找个什么地方吹吹空调吧。”

埃里亚杜是一颗偏冷的星球,但塔金对塔图因的炎热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不论是体能上还是心理上。但看看宝宝以及神情崩溃的安纳金和帕德梅,他不得不再一次做出了战略上的妥协。

鉴于索龙已经热晕了,塔金没有挑环境,找了一间路边看起来还正常的冰淇淋店进去了,并给他们一人买了一杯冰淇淋。索龙被抱了出来放在桌子上吹空调,冰淇淋和降下来的温度让他醒了过来,开开心心地抱着蓝色的冰淇淋舔了起来。

“哇,这些都是你的宝宝吗?”一对夫妻凑过来好奇地看着一个一个抱出来宝宝们吹凉的塔金,“都好可爱啊!”尤其是那个怀孕的妻子,捏着奥森揉搓了半天把他弄得又哭了起来,被塔金狠狠地瞪了一眼。

“这个蓝色的是不是潘托拉人?”她有些讪讪地收回手去,指着正歪着头看她肚子的索龙问道。

塔金咳嗽一声,抱起来奥森开始哄:“不,这是一个奇斯的宝宝。奇斯是一个存在于未知空间的种族,据说他们都很冷静,理智,聪慧,性格和平,但是格外内向独立,对隐私很重视,并不喜欢与其他种族亲近。”

而索龙几乎都要黏在她的肚子上了,不停地“咯咯”笑,而且还会轻轻摸一摸:“塔金先生,肚子里的宝宝也会动!他喜欢我吗?”

“嗯,他喜欢你。”塔金随口应道。

索龙高高兴兴地拍着手,对着肚子说:“那太好了,我叫米特索龙努罗多,但是你叫不出来,所以可以叫我的核心名字索龙。”他含着手指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核心名字可是只有非常,非常亲密的人才能叫的呀,所以你要记得我,当我的好朋友!”

“咿,叫他黏黏就行。”奥森爬过来,很不屑地说。“一只黏糊糊的奇斯宝宝,每天都要黏着别人。”

“讨厌的胖胖!”索龙开始和奥森打了起来,奥森有体重优势,但索龙更加敏捷,两个人拍来拍去,难分胜负。小布伦伸着粉红色的小舌头,舔着杯子里橙黄色的柠檬柳橙冰沙,嘻嘻地低着头笑:“黏黏,胖胖,好朋友。”

“好啦好啦,他会记得你的,小蓝。”妻子拍了拍索龙的小肩膀,跟丈夫手挽着手离开了,“我们跑完生意要定居的星球离未知空间还挺近的。”出门时又说了一句:“先生,您真该在全息网上开个账号直播这些可爱的小宝宝,我们万托夫妇一定要第一个关注!”

塔金笑容僵硬地跟他们道别,转过头来冷笑一声:“谁有那个闲工夫。”

“我。”帕德梅从通讯器屏幕前抬头,她已经发布了一套自己喂三只宝宝吃冰淇淋,而安纳金在旁边看的图片,并在瞬间获得上千个赞,几百条留言。“宝宝这么可爱!我以后也要生宝宝!两个起步,十个不多!”

“宝宝。”小布伦凑过来,“生宝宝。”

“小布伦也生宝宝好不好?然后把宝宝送给我!”帕德梅把他抱到自己怀里逗着他,安纳金看小布伦懵懵懂懂地跟着点头答应,一边帮帕德梅上传短视频,一边乐不可支。

塔金白了他俩一眼:“你们知道生孩子有多痛苦吗?”

“不知道,难道塔金先生你生过?”帕德梅和安纳金齐刷刷地回答。

“你们在想什么,我怎么可能生过孩子!”塔金感觉自己有点崩溃,并深深怀疑起来纳布和绝地的基础教育,“都没有人教你们这些生理知识吗?”

面对着他俩整齐划一的摇头,塔金再一次觉得绝地武士团和共和国已经行将就木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