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常春藤

这里是脑洞短篇和渣图的存放地。
戳一戳或者给投喂就会有甜虐肉不定的小短篇掉落的我~

【情景喜剧】科洛桑反婚指南(1-3)

一.

 

“塔金学员!”司法学院的大喇叭聒噪着,响彻整个校园,所有的学生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转头去看正在做战术策划的主人公,“塔金学员!立刻到校长办公室报道!你父母专程来找你了!”

塔金正在画行军路线的手哆嗦了一下,随即镇定自若地继续画着路线。旁边的同学担忧地看着他:“你还是停下吧,塔金学员,这肯定跟你的人生大事有关,咱们学习小组的计划一时半会儿没有你也是可以的。”

“不能停,我好不容易来了思路。”塔金头也不抬:“这次任务敌众我寡,幸好作战地形复杂,易于隐蔽。树木不但高大而且众多,可以掩护我们的行踪。莫蒂学员,我要你带二百人埋伏在这里。”他的手一指,“科伯恩学长,麻烦你在这里驻守,截断他们的后路。”然后他收回手:“至于我,我会带五十人组成冲锋队,吸引敌人进入我们的包围圈。”

“威尔赫夫·塔金!立刻到校长办公室报道!你父母来找你了!”大喇叭仍旧在孜孜不倦地响着。

一个黑皮肤的女学员抬头看他:“学长,看这架势,你要是不去的话,整个司法学院都会知道你父母专程来找你的。”

事实上,即使不用大喇叭,天空中悬停的军舰编队,以及那艘拉风的,画满了腐肉高原大猴子,啊不,维尔莫克猿的旗舰也已经昭告全校埃里亚杜有人来访,而能有这么大阵仗的,自然就是塔金的父母——塔金入学的情景大家可还都记着呢。

塔金揉了揉眉心,瞥了一眼莫蒂:“莫蒂学员,有一句非常重要的话,需要你一字不落地转达给我的父母。”他严肃地问:“你能完成这艰巨的任务吗?”

“请放心,塔金学长!”被点到名的学员立正站好行了个军礼。

“你就告诉他们说,塔金学员不幸牺牲在了伊冷之战的荒野中,不能去见他们,让他们节哀顺变。”塔金又转回了蓝色投影的战术沙盘,莫蒂哆哆嗦嗦点头:“嗯……”然后在对方严厉的注视下落荒而逃。

十五分钟后,谈天声由远及近,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莫蒂被一个衣着华丽的中老年妇女掐着脖子一只手拎着,她和另一个同样衣着华丽的男人正跟帕尔帕庭议员有说有笑地进来。可怜的莫蒂脸都憋红了,塔金看不下去,出声道:“妈,你来干什么?”

“来参加我儿子的葬礼。”女人说:“哇,你死而复生了,真是奇迹,亏得我还为你难过了五分钟。”

“这简直是塔金家族史上排名前三的难过了。”塔金干巴巴地回答。“够了,妈,你把莫蒂放了吧。”

女人终于松了手,吓的屁滚尿流的莫蒂连滚带爬地跑到塔金背后躲起来了。塔金叹口气:“我在学校里挺好的,你们来干什么?”

“我们给你介绍的相亲你又翘掉了,”女人很是生气,“你又不谈女朋友,就每天待在学校里不出去,怎么找到未婚妻?没有未婚妻,你怎么结婚?不结婚,你怎么生孩子?不生孩子,你的人生要多不完整?”

“不结婚又不生孩子怎么了,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能力炸掉一颗属于自己的星星,他们也没觉得人生不完整。”塔金不满意地嘟嘟囔囔一句:“而且人类的幼崽真的是一种令人厌烦的生物好吗?”

“总之,我和你爸商量过了,也征询了帕尔帕庭议员的意见。我们一致认为,你之所以坚持独身,跟别人格格不入,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你没有带过孩子!所以才不能理解我们的苦心!”塔金的母亲下了结论,“所以我跟你们校长谈过了,以你的能力,完全能够应付勤工俭学的生活,所以第一,以后你的奖学金直接寄回家里不给你用,你的宿舍我们也帮你退掉了。”

“妈!外环又不能用信用点!”

“——第二,我们给你找了个包吃包住,女同事还很多的工作,你去那里住下吧!他们也需要男的工作人员。”

“……”塔金心知抵抗无用,只有认命:“我要去哪儿打工?夜店?餐厅?咖啡馆?”

他的工作地点位于科洛桑一座硬质氮化硼陶瓷高楼的顶层,装修是他喜欢的简约风格,整个房间内还以黑色为主色调。而且房间宽敞,各功能区有条不紊,还能允许他搬自己的书和战术沙盘进来。

“但即使是这样我也不会接受科洛桑至高保育院的工作。”塔金说。

“想想吧,塔金先生,这些可都是至高无上的未来呀。”帕尔帕庭抓起三只小宝宝塞进他的怀里:“好好干吧,你会喜欢这份工作的。”

 

 

 

二.

 

小宝宝看起来都很小,大眼睛,圆脸蛋,软乎乎,红头发,黑头发,棕头发,可以排一个色系阶梯,其中还有一只是蓝色的,眼睛闪闪发亮:“抱抱,抱抱,要抱抱!”他们整齐划一,奶声奶气地开始撒娇,非常自来熟地趴了塔金一身,远远看上去,年轻的军校生就像一根被迫挑着三只瓜的可怜竹竿。

塔金挣扎着把他们从自己的身上拽下来,一只一只的塞进摇篮里。两个穿着白色婴儿服的小宝宝立刻哭了起来,尤其以棕色头发,蓝色眼睛的那个人类小宝宝哭得最为响亮,声波都能震塌一栋楼似的。非人类的蓝色小宝宝哭起来像唱歌,一波三折,哭着哭着还会停一秒看看塔金的反应。红色头发的小宝宝很乖,只是默默地爬到摇篮边缩成一团,然后小小声地啜泣着。

“他们为什么在哭?”塔金皱着眉盯着摇篮里的三只小胖球。

帕尔帕庭略一沉吟:“可能是因为你没有抱他们?”议员指出,“小孩子们总是很需要抱,你看这里的其他人。”

塔金转头,果然这里除了他,所有的人都是背后背着一个包,包里装着两三个小宝宝,怀里还左右各抱了一个。只有哄睡了才往摇篮里放。相比起来,他只带着三个小宝宝已经是最少的一个了。

“您也带过这么小的孩子?”他问帕尔帕庭。“看起来您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

“啊,是的,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过他比较乖,不哭不闹的。”议员微笑着回答,“纳布的阿米达拉女王正巧在休假,我去跟她说说,我想她和她的侍女们很乐意在这里帮帮您,显示外环对核心世界的重视。”

我怎么就一点儿感激之情都没有呢?塔金心想。

“而且你也不用太担心,尽管你母亲确实有着一片苦心,但我觉得学生还是应该以学业为重,所以私下里让保育院院长给你安排的小宝宝都是最聪明或者最乖的。”帕尔帕庭接着和蔼地安慰他。

看不出来。塔金再次在心里默默地回复。

蓝色的小宝宝见塔金没有搭理他们的打算,默默地停住了哭声,跟红头发的缩到一起准备睡觉,唯有棕色头发的那个还在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喊:“我好饿!我好饿!”

塔金拿过来已经准备好的蓝牛奶:“喝吧。”

“我要白色的那瓶,那个才是我的。”宝宝吸着鼻涕,伸手给他指:“蓝牛奶是索黏黏的。”他一双大大的海水色眼睛看着塔金:“那个粉红色的牛奶是布伦的。”

“他能说这么多话?”塔金回过头去看帕尔帕庭:“那他确实很聪明。”

“是的呀!”被说聪明的小宝宝终于不哭了,从摇篮里爬起来,猛地朝塔金身上蹦过去。年轻的学员连忙凭着敏捷的身手接住他,却不妨脸上被他“啪”的亲了一口,留下一个白白的印子。

塔金擦了一下,“噫,好恶心。”他一只手抱起来小宝宝,蓝色的那个好像生气了:“我也很聪明,我也要抱抱。”他站起来伸出手。

“你是什么?我之前没有见过你们这样的种族。”塔金用右手捞起蓝色的小宝宝,“我猜猜,奇斯?可是你们不是在蛮荒空间吗,怎么会把你丢到科洛桑?”

“你猜的好准哦,我就是奇斯的。”蓝色的宝宝眨着眼睛憋眼泪:“我爸爸妈妈不要我了,头几次他们扔的不远,被我找回去好几次。所以他们就把我带到了这里……”他高高兴兴地指给塔金:“帕尔帕庭议员先捡到的我,他还教我基本语!”

“呀。”独自一个在摇篮里呆着的红发宝宝也凑了过来,他还不会说完整的句子,只能伸出手来:“抱抱,要抱抱。”

塔金叹了口气:“多谢您的帮助了。”他学着那些保育员的样子把宝宝们固定好,“我去查查他们的基础信息。”

 

 

 

三.

 

“睡觉觉,睡觉觉。”当塔金拖着被学校课业和另外两份工作折磨得疲惫不堪的躯壳回到至高保育院的房间里时,颇感安慰的一点是红头发的小布伦躺在摇篮里,一只手拍着一个宝宝哄他们睡觉。

但是颇不安慰的就是剩下的两个完全没有睡觉的意愿,任凭小布伦如何拍他们都不肯闭上眼睛,而且在塔金进门的瞬间,爆发出来大哭二重奏迎接他。塔金突然间很想立刻掉头冲出保育院,去问问码头酒吧里的海盗们需不需要招一个会修电脑的船长。

“饿了?”他把书包放在椅子上,走到摇篮边撑着护栏弯下腰问他们。

奥森摇了摇头,“你总是不在,我们好孤单呀。”他不开心地翻倒在垫子上,然后发现自己只能胡乱蹬腿,但是坐不起来了。“而且黏黏欺负我。”他指着已经自觉主动抱住了塔金胳膊的索龙告状。

“我没有欺负胖胖!他是一个坏坏!”索龙仰起脸来看着塔金,“我讨厌强光!他偏要开灯!讨厌死了!”

“这也不是你们不睡觉的理由。”塔金的态度很严厉,同时努力地把索龙从自己胳膊上拽下来放回摇篮里。

蓝色的宝宝不为所动,黏的牢牢的:“我们想跟你一起睡床床嘛,要睡床床,要抱抱。”而奥森也努力地探出来身子:“我们要睡床床,要抱抱。”口水从牙没长齐的嘴里面喷出来打在了塔金的鼻尖,恶心得后者把他抱起来,用他的小肚肚擦了擦脸。

虽然塔金自认是一个强硬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懂得妥协的艺术,尤其是现在他只想让这些宝宝们闭嘴,上床睡个安稳觉的时候。他把他们一只只抱出来放到床上,认真又严肃地命令他们:“不许哭了,等我刷完牙就睡觉好不好?”

三只宝宝整齐划一地乖巧点头,塔金担心离开时间太长他们又哭起来,于是匆匆洗漱完了就赶回去睡觉。索龙在他一躺下来的时候就抱住了他含住了他的手指吸起来,而奥森直接压上了他的肚子,并发出了一声抱怨:“硌得难受!”

“我还很难受呢,你那么胖。”塔金想要把他弄下去,又害怕他再哭起来,只得放任他睡成了一个大字型,手脚搭在了索龙和小布伦身上。

塔金侧过脸,小布伦趴在旁边乖乖的闭着眼睛,但是还睁着一条小缝,明显没有睡熟。他偏了偏头,用额头蹭了蹭红头发小宝宝的小鼻子,又在他软乎乎的小脸上亲了一口:“你好乖啊。”

“嘻。”小布伦凑得近了点,“晚安安。”

保育院每天会给小宝宝们配发三餐的奶粉和辅食,所以塔金起床洗漱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小宝宝们的早餐准备好。其实很好辨认,索龙喝的是蓝牛奶,奥森的奶粉里要加入舒拉果果泥,而小布伦的要加入约根果果泥。前者是为了增加甜度,而后者是为了让剩下两只宝宝不要抢他的喝。

另外随着他们渐渐长了一些牙,所以纳夫鸡肉肉松也成为了一种辅食,以及磨牙小饼干也成了大家经常吃的东西。小布伦最喜欢的还是牛奶,而索龙则吃起来一种梅卢伦瓜的果泥吃个没完。

至于奥森,他喜欢所有巧克力以及巧克力味道的东西,因此愈发朝一个小胖球发展了,但每天睡觉的时候仍旧会压在塔金的肚子上,并且惯例抱怨一句硌得慌。

另一件麻烦事是从游泳池里把这些小宝宝捉出来,然后给他们凃痱子粉。大家都很不愿意离开水,套着小泳圈在泳池里东躲西躲,塔金往往伸长了手都够不到奥森和索龙。小布伦倒不用他操心,只要他往岸边一站,红头发的小宝宝就会乖乖游过来。塔金弯腰抱起来他,在他鼓鼓的小脸上亲一口。

“先生你是要把他们捉回来吗?”这天捞上来小布伦后,身边有个八九岁的小男孩拽了拽塔金白衬衣的衣角。

“嗯,蓝色的那个,和最胖的那个。我不想下水。”塔金回答。

“我很想下水!我可以帮你把他们捉回来!”小男孩兴致勃勃地跳了下去,不一会儿掀起了一片水花。他是个绝地幼徒,而且看起来很强的样子,可以用原力拖动不小的物体,然而不小心掐的是奥森的脖子。

塔金从水里把索龙和被掐得顾不上哭的奥森抱上来,冲那个绝地幼徒微微颔首:“非常感谢你的帮助,不然捉回来他们两个还真的很麻烦。”

“嗯,先生,我叫安纳金,安纳金·天行者,你可以叫我安尼!”绝地幼徒很是开心,“以后你都可以找我帮忙捉他们!我讨厌沙子,但是很喜欢水!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

“多谢你的好意了,天行者先生。”塔金淡淡地笑了起来,“我叫威尔赫夫·塔金,在至高保育院兼职,很高兴认识你。”


评论(6)

热度(26)